×提示

您已经赞过此文了。

确定

美国人对花生过敏小题大做了吗?

译者: rhino
发表时间:2009-01-05浏览量:9589评论数:2挑错数:0
美国人对坚果过敏小题大做了吗?

5年前,在圣弗朗西斯科一家小学,一个护士站在门口让每个来到的孩子洗手,并检查他们带的午饭里是否有坚果类食品。采取这个预防措施是为了保护这个班上一个5岁的患有严重坚果过敏症的男孩。

 

2006年,(美国)康涅狄格州的一个小镇砍掉了3棵超过60英尺高的山胡桃树,原因是当一个居民知道这些靠近他家的树会结坚果之后,抱怨它们给他患有坚果过敏症的孙子造成了一个威胁。

 

最近,马萨诸塞州的一个校区疏散了一辆坐满10岁孩子的校车,因为发现了一个偶然掉到车厢地板上的花生。

这些安全措施是不是看上去有点——唔——疯狂?哈佛的Christakis教授认为是的。教授的一个孩子在那个经历了疏散的校区上学,这一幕促使这个医生和社会学家(他因在诸如肥胖和快乐等特性的“社会感染性”方面的研究而著名)写了一篇评论并发表在不列颠医学杂志上,质疑这些所谓的预防措施像滚雪球一样变成了社会性歇斯底里。

 

在患有坚果过敏症的330万美国人中,每年因为过敏导致的死亡有150例,Christakis说。与每年100人死于闪电、45000人死于车祸、1300人死于枪支事故相比,我们的优先级放错地方了。Christakis说出现这种情况基本是恐惧的结果。“我倾向于认为对坚果过敏的反应是一种焦虑的扩散,”他说。

 

根据疾病控制中心报告,19972007年间18岁以下儿童患食品过敏症的数量增至17%。专家不否认食品过敏的案例增加了,但是对为什么增加没有达成共识。有些研究者提出过度讲究卫生的生活方式可能妨碍了身体产生免疫力的能力,其他一些人认为统计数字的上升是合并了真实的病例和父母求诊的数字(也就是进行过敏测试,这种测试会发生很小的过敏反应,而且这种微小反应会不知不觉消失)。“你要区分就诊和真正的过敏,”Christakis说。

 

没有人否认那些患有威胁生命的过敏症的孩子需要保护,但是不断增长的对坚果的魔鬼化只会增加焦虑,Christakis说。给公众灌输坚果是“明确和现实的威胁”除了增加恐慌外别无用处。“有严重过敏症的孩子需要认真关照,”他说,“但是过度反应会加重症状的蔓延。”

 

更多的证据表明设立无坚果区或无坚果学校可能会对儿童的健康有害,增加他们过敏的风险。对86000名居住在英国和以色列的犹太人儿童的研究表明,一生中更早接触花生的孩子长大后更少得过敏症,Christakis在他的文章里引用说。在英国,饮食中不常食用花生,2%被调查的孩子有过敏症;在以色列,人们从幼年起经常食用花生,只有0.17%的孩子得过敏症。

 

但是伍德博士,约翰霍普金斯儿童中心儿科过敏和免疫科主任,告诫大家不要太相信这样的流行病学研究。“事实是,大部分的儿童——95%以上——不论你干什么都不会得花生过敏症,”他说,“0.5%1%的儿童不论你干什么都会得过敏症。”伍德说,虽然对英国和以色列儿童的研究结果是吸引人的,但是他们只调查了较少比例的儿童,需要进行更多的研究以揭示较早接触坚果对过敏症的影响。(有一个研究正在进行,伍德说,但是结果要3年以后才能出来。)

 

伍德说,除了有时候对坚果的过分预防,人们通常凭常识看待过敏的威胁。“我们肯定有时候对过敏的担心超过了实际的危险,但是对大多数学校来说,对事情的处理是经过权衡和正确的,”伍德说,他治疗了大约2000个过敏症病人。他进一步指出,重要的是要明白合适的保护措施取决于人们的年龄段。“我们给学前儿童和高年级儿童完全不同的建议。学前儿童处于真正的危险中——他们分享食物、小手脏脏,这种情况下会有很多过敏反应发生,”他说。“我认为设立无坚果学前班是非常有道理的。”然而对45年级的大孩子,伍德说即使很小的预防例如咖啡时间特意安排座位都可能是多余的。

 

在过敏症儿童妈妈的博客里,总是坚决要求设立无坚果区。她们担心空气散播的坚果微尘可能被吸入,油类坚果的残留可能被孩子的皮肤接触到。伍德,一个对坚果过敏了一辈子的人,说这些妈妈的担心可能是夸张了。危险和过敏的严重程度有关,但是主要和接触的程度有关。“坚果油或者教室里可能有的微尘,这样的接触顶多会引起局部反应,”他说。“另一方面,如果你是一个学前儿童并且把手放在嘴里半天,那就糟糕了。”

 

至于坚果尘埃,伍德说,可能会引起严重反应——但是仅仅在特定情况下,例如在封闭的空间里、很高的灰尘程度等。但是在棒球场,尘埃会被气流快速分散,得过敏反应的危险很低。如果你坐在餐馆的小房间里,桌上有一盘坚果,服务员手里端着坚果走来走去,你发生过敏反应的危险就很高了,他说。

 

但是与Christakis相同,伍德博士提醒不要过度惊慌。“一个对过敏症有着不正确概念的家庭使孩子相信50英尺外的一个斯诺克棒(花生棒)是个致命的武器,这是不合适的。”

 

相关译文来自无觅插件
末世
2009-09-24 15:12
我也是覺得美國人對花生過敏太夸張了,我從沒見過一個花生過敏的中國人。
findingdudu
2011-03-07 14:58
末世
我也是覺得美國人對花生過敏太夸張了,我從沒見過一個花生過敏的中國人。
有啊! 我对坚果过敏 呼吸不过来的感觉是不好受。
评论:
  • 0
  •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
译者信息
版权声明:
本译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
非商业转载请注明译者、出处,并保留文章在译言的完整链接。商业合作请联系 biz@yee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