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译文学习区 登录 注册
窥斑见豹,通过对被毒品侵蚀的泰国农村的跟踪纪实,折射出泰国社会背后的种种不为人知。

毒瘾侵蚀下的泰国村落

  • 9127阅读
  • 0
  • 2评论
译者:Shadow Fiend
发布:2017-06-14 16:49:00 挑错

很多生活在泰国南部的村民已经受到了毒瘾问题的影响

在泰国南部的很多府,近年来尽管政府采取了严厉打击和教育措施,但毒品使用量仍在不断增加。一些村庄已被毒瘾侵蚀殆尽,英国广播公司泰国Nanchanok Wongsamuth报道。

在那拉提瓦府一处橡胶园中央的一个小木屋里,28岁的菲德尔经常和他的朋友吸食一种叫克腊托姆的毒品。

在泰国人们也称之为“4X100”,克腊托姆含有四种主要成分:当地一种叫克腊托姆的植物的叶子,止咳糖浆,可口可乐和冰。在泰国售价将近100泰铢(2.30英镑,2.9美元)/包。

“过去我们常常要自己煮叶子喝,但是现在我们买即饮的那种,”菲德尔在散落一地可乐罐子的木屋里,对着记者说道,这就是他和朋友们吸食克拉托姆的地方。

           

          菲德尔和他朋友吸食克腊托姆的小木屋

菲德尔定期吸食毒品已经有11年了。他还吸食冰毒和亚巴——一种含有冰毒和咖啡因混合物的兴奋剂,这种兴奋剂每片售价将近100泰铢。

现在当他疲于橡胶园的工作的时候,他每两天吸食一片亚巴,每周喝三次克腊托姆。有时他也会偷售一些干槟郎果来为他的毒瘾提供资金

       

以前菲德尔都是自己煮克腊托姆,但这些天他可以买即饮的了

泰国最南部几个府在主要居民是穆斯林。这几个府有80,000到100,000的瘾君子,约占总人口的5%。菲德尔是其中之一。

根据泰军方的说法,北大年、也拉、那拉提瓦这三个府的吸毒率最高,据估计有1/5的年轻人都是瘾君子。克腊托姆是目前最受欢迎的毒品。

一项近期调查发现:生活在这些省份的人群里,超过80%的人认为毒品才是他们最迫切的问题,他们希望政府能解决这一问题。

村民告诉BBC泰文网说在这里盗窃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因为吸毒者们都为了获得毒资铤而走险。

那拉提瓦的缓刑犯监督官山玛·拉卡塔表示:“这里的大部分人都是农民,当他们入睡后或者没人操心田里的时候东西就会被偷”

"问题在于买家也在里面,他们知道卖家是瘾君子。"

吸毒者越来越多

毒瘾已经给人们的社交和人际关系造成了很深的影响。

在泰国南部的北大年府,不忠曾是导致穆斯林离婚的主要原因。但近些年来随着越来越多的女性因丈夫吸毒而受到忽视,这一情况发生了改变。

北大年府伊斯兰委员会秘书阿哈玛·哈耶德米说“如今,当一个男人求婚时,女孩的父亲问女孩子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她的男友是否吸毒。”

去年,委员会收到525起离婚案例,其中80%都是因为毒品的缘故。

该委员会说,他们试图调解,但因为大多数男人都不参与调解,所以大多数调节都以离婚告终。该委员会的大楼有一个房间,当地的穆斯林可以去那里投诉。

委员会大楼设有一个房间,当地的穆斯林可以在这里投诉 

那拉提瓦的玛纽博托克分区的一个村庄里,一个叫伊斯梅尔的当地人告诉我们说他的继子赞巴去年结婚了。四个月后赞巴的妻子和他离婚了,原因是妻子的母亲发现赞巴吸毒。

伊斯梅尔说,赞巴在9岁的时候就开始闻吸油漆稀释剂,然后才对大麻上瘾,最后是对亚巴上瘾。赞巴二年级的时候就辍学了,然后在他16岁的时候被送进青少年拘留中心两年。

哈耶德米说克腊托姆上瘾是在2012年的时候开始成为问题的,他估计大概有将近90%的帕塔尼村民都是吸毒者,而且几乎都是青少年。

哈耶德米:“我们不知道这事为什么,但是瘾君子越来越多。”

“我之前问过我们的士兵帕塔尼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毒品,它们是怎么逃过关卡的。他们也说不出答案来。”

“叛军通过毒品交易”

泰国军政府称,在叛乱频发的南方,安全问题已经阻碍了他们解决该地区毒品相关的问题。

这导致了2009年国家安全委员会向内阁提交了一份“秘密”报告。报告指出,叛乱组织通过毒品诱导青少年加入他们,并且通过毒品贸易赞助他们(叛军)的暴力活动。

负责监督南部军事任务的第四区内部安全行动指挥(ISOC)的高·苏万·柴尔德晒讲道:“很多次,当我们抓捕那些毒枭的时候,我们都发现了武器。”

“很多次,我们也收到了那些参与毒品交易的人把钱汇给当地叛乱组织的消息。。。。。。那些被安全部队逮捕的人说他们的酬金是毒品”。

              高·苏万表示毒品贸易和叛乱组织有关

但是这一消息和无政府组织--艾滋病通路基金会所给出的消息有出入。

一位在2007--2011年实地调查调查人员发现,没人和与叛乱组织有关系的任何吸毒者有过接触。

泰国艺术大学的一位人类学助理教授帕弗·斯利萨卡达蒙坤说:“政府说那些扩散毒品的人都来自叛乱组织。。。。。。但是当地人却认为是政府把毒品带进来的。”

“他们面临的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既然有那么多的关卡,那么毒品是怎样进入的?”

          在严密的安全系统下为何毒品能普遍流通

 高·苏万表示尽管泰国南部有很多的关卡,但是过往车辆都是随机检查的或者在只有密报的情况下才会检查车辆。

高·苏万:“只有在有密报的情况下才会对车辆进行彻底的检查,因此,毒品都是来自那些未被检查的车辆”

“新途径”

泰军方正在尝试其他途径处理毒品问题,比如通过教育。

在帕塔尼的也兰区的ISOC毒品预防培训中心里大概有145个村民、村庄首领、前吸毒者者前贩毒者在宣誓。

培训中心主任高·苏万告诉这些人:“只要你们能让孩子们厌恶毒品,你们干什么都行。”

这群人正在参加亚兰纳巴卢项目,这也就是马来语里面的“新途径”。


         亚兰纳巴卢的志愿者们在背诵培训课程里的誓言

亚兰纳巴卢项目最初在2007年成立的时候旨在教育那些有趋势发展为吸毒者的年轻人。在2015年,志愿者们开始触及到村庄里的每一个有需要的人,不需要执法。

该中心目前有来自352个村庄的2512个志愿者。这一数目有望在明年达到2075个村庄的20750个志愿者。

高·苏万说:“打击收效甚微,对于吸毒者来说,这不可能让他们停止吸毒,因为他们已经染上毒瘾了。除此之外,政府无法接触到吸毒者。”

亚兰纳巴卢项目的参与者正在学习吸毒的有害影响以及其他恶习,比如吸烟

来自无政府组织--臭氧基金会的兰大·宁果说,政府还应当通过创造就业来解决毒品问题,但是这也遇到了问题。

她说道:“给他们新工作是为了表明亚兰纳巴卢项目有这么多成功的参与者是一件做起来很不简单的事情,因为有时候你会让橡胶种植者必须学习怎样成为一位理发师来满足政府的目标。”

她补充道说村长的后续尝试也会引起社区内部冲突。

我们不讨论这个

一些村庄已经把事务掌握在了自己手中。

伊斯兰教认为吸毒史一种大罪,一些地方已经制定了一种叫做“胡库姆巴科”的规定,比如宗教首领不得和吸毒者一起参加活动。

在斑·乌一波这个村子里,废旧金属、电线、锅炉,甚至是槟郎、椰子香蕉和废橡胶基本每天都会被偷。

这就导致村庄制定了规定:在那里,毒品买卖双方都会被罚款,上报警方。

这些规定被印在了塑料板上,放在了清真寺里,今年三月份生效。

规定声明:毒品买卖双方将被处以罚款并上报警

村子的村长罗萨里·哈杰特声称,自从法令颁布后,从此盗窃就停止了。

但是其他地方却依旧在努力着。

马纽博托克分区的村民伊斯梅尔说道:“我之前就告诉过村长说,因为这里周围都是小偷,我们的村民都不幸福,但是我们的村长并不作为。”

“在我们村甚至没人谈论这件事,而且政府也不管。”

为保护村民身份,本报道采用的是化名


相关译文来自无觅插件
共计2条评论
meihelen发表于:2017-06-15 20:40:01

£2.30, $2.90:【2.30法郎,2.9美元】英镑。

and ya ba, a stimulant containing a mixture of methamphetamine and caffeine:【和亚巴以及一种含有冰毒和咖啡因混合物的兴奋剂】逗号后面的部分是“亚巴”的同位语,不是另一种东西。

为什么后面用黑体,而且字号越来越大?影响阅读。

回复

Shadow Fiend发表于:2017-06-16 17:28:53
meihelen:£2.30, $2.90:【2.30法郎,2.9美元】英镑。

and ya ba, a stimulant containing a mixture of methamphetamine and caffeine:【和亚巴以及一种含有冰毒和咖啡因混合物的兴奋剂】逗号后面的部分是“亚巴”的同位语,不是另一种东西。

为什么后面用黑体,而且字号越来越大?影响阅读。

@meihelen:已完善,谢谢指教

回复

×提示

您已经赞过此文了。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