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译文学习区 登录 注册

おにぎりの味

  • 2191阅读
  • 0
  • 1评论
译者:莹宝宝 原文作者:中谷宇吉郎
发布:2017-05-11 10:28:50 挑错

饭团的味道

 中谷宇吉郎        

对于饭团,我有着很多的回忆。

在北陆的偏远乡村长大的我们,到上中学之前,谁也没有见过穿着洋装的小学生。只有藏青碎点花纹的筒袖和服,配上一双磨得破烂烂的木屐。下雨天,就披上一件灯心草做的笠帽蓑衣,往学校去了。外套呀雨衣这些自不必想,就连拥有一把雨伞,对当时的小学生来说都是极其奢侈的。

 

  正因为在这样一片土地上,饭团,与日常生活,才有着更为密切直接的联系。郊游或开运动会时自不必说,便当里也总会出现饭团的身影。有时会将放有梅干的大饭团,用海带丝包裹住,有时会在上面撒上紫苏粉。卷上浅草海苔这样奢侈的事情,则是少之又少。

 

  然而,那类饭团在自己的记忆中并没有留下太多的痕迹。比起这来,至今都记忆犹新的是,饭做好时的锅巴饭团了。

 

  因着是有十几人的大家庭,女佣在早晨天还没亮时就起身,将大锅架在被烟熏得黑黝黝的灶上,点燃柴火。在稍暗的泥房子里,淡蓝色的烟升腾弥漫,如蛇信一般的红色火焰,从灶口明灭闪烁地探将出来。

 

  我和弟弟,时常早起,来到这个设有灶台的屋子里。因为这样我们就能得到锅巴饭团了。饭一做好,女佣就拿起锅,将它端到铺有地板的宽敞厨房来。因锅的外围,沾满了烟灰,烟灰上燃着的火,就变成了细长的光点亮线,闪闪发光。在还没完全清醒的惺忪睡眼中,仿佛还置身于梦境一般。

 

 

  终于,这些火也熄灭了,女佣就把盖子揭开,顿时,白蒙蒙的热气鼓鼓地冒上来。当时觉得,这刚煮好的米饭香味,慢慢地渗透到了我们肚子的每一个角落。女佣用饭勺大勺大勺地将米饭盛进一个碗里。最后只将锅巴的部分,完美地原封不动地留在了锅底。然后在这淡狐色的锅巴皮上,随意撒上一些盐,用饭勺巧妙地一刮,一张看起来很美味的锅巴,就被取了下来。女佣简单地将它捏了几下,作成一个小饭团,说了一声:“诺,拿去吧”,就递了给我们。

 

  香喷喷的锅巴,配上恰到好处的咸味。拿着这个热乎乎的饭团,一边吹着一边吃,刚出炉的饭香,就源源不断地扑鼻而来。这就是至今都印刻在我脑海某处的,五十年前的饭团的记忆。

 

  长大之后,虽也吃过很多美味佳肴,但却觉得再也没有遇到过,像小时候的锅巴饭团那样,充满着温暖健康味道的食物了。

 

  在大都市长大的我们的孩子们,恐怕在成长过程中一定不知道还有这样的味道吧。也想过让他们也体会一次这种味道,但那几乎是不可能的吧!因为这锅巴饭团的味道,对于这些曾经有过带伞上学这样奢侈经历的孩子来说,是一种无法实现的味道吧。


相关译文来自无觅插件
共计1条评论
莹宝宝发表于:2017-05-11 10:27:26

若有不当之处,还请大家指正!谢谢!

回复

×提示

您已经赞过此文了。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