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译文学习区 登录 注册

河流之迹

  • 3320阅读
  • 0
  • 1评论
译者:panzhiyi
发布:2017-03-20 15:05:24 挑错

河流之迹

2017年3月10日。8位摄影师沿着蓝色多瑙河,呈现其彼岸——法兰克福的极乐华尔兹与浪漫。

五十年代时,当印歌莫瑞特第一次开始拍摄多瑙河及其周边的环境时,她并不认为多瑙河有那么浪漫。她也没有沿着河流走这么远。铁幕演说的开始很快就将她的摄影之路给封死了。但是这条河对她来说也不是一条梦幻的,令人遐想联翩的河。“这条河有深远的历史”,她当时这么写道,“在她的河岸旁,一代又一代的人谱写着这一段又一段的历史。” 她在寻找历史的遗迹,寻找人们遗留下的痕迹,和这些留下痕迹的人:因此她在这儿拍摄宫殿的城墙,拍摄在河岸上笔直耸入云中的工厂烟囱,拍摄在堤岸上玩水的孩子们,拍摄在树下有限休息的家庭,拍摄那些望向远方的男子,因为看着滚滚河流他们总是可以寻找到一些生活的意义:生命是如何消逝与度过的。

印歌莫瑞特于1923年出生于格拉茨,但是她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在柏林,巴黎度过的。之后她游嫁给了亚瑟米勒,并在纽约定居。自此以后她于多瑙河就再无交集。90年代起她又沿着河流旅行,不知道怎么的在这些她走过的河里也正映射着她职业的交叠:从亨利卡地亚布赖森的助理,到第一个被著名报社马格努招聘的女性,直至有关波斯,突尼斯河俄罗斯那些美到窒息的影集的女作者。同时,她并不是单单以人类生活的角度去观察这个世界,而是以一个最简洁的角度去感受世界。因此她在她1955年出版的书“多瑙”里只能找到与近日相比仅有的变化。然而在过去四十年里,政治上却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印歌莫瑞特逝世后,在奥地利人们也以她的名字命名在国际上成立了莫瑞特摄影奖。这个奖是专门颁给那些摄影不超过30年的年轻摄影女记者的。然而在这第十个颁奖典礼上,几个得奖的女摄影师突发奇想:她们要再走一遍印歌莫瑞特走过的路。最后,她们之中有8个人启程了:从黑森领的源头一直到黑海——2800公里,十个国家,34天,就这样她们走走停停穿越了19个城市。一辆载重货车陪伴着他们,在这辆货车的车壁上印着印歌莫瑞特拍摄的多瑙河,在车子的货舱里陈列着她的一系列照片。“看!”,一个参观者在半路上喊着。“那个就是我!莫瑞特拍的那个就是我!时间不等人啊。”

当这个摄影师开始她们的旅途时,他们已经记下了印歌莫瑞特的照片。但她们并没有将重心放在印歌拍照的动机上。现在这些印歌的黑白照片和这个年轻的照片记者的作品都在法兰克福的论坛上展出着。这8位摄影师不仅仅要重复印歌的旅途,或是全面的呈现多瑙河岸的风景。换言之,他们更多的是想寻求自己的小世界,面对自己的脾性,寻求属于自己的画风——在名人或者手机的帮助下。

来自美国的凯瑟琳库把自己的小孩也带着一起来旅行。夜晚,当她孩子睡着了的时候,她变开始寻找童话般的风景,似魔法的画面。在如此这般画面里,人们也不会对从水中探出头的美人鱼或是从树中冒出的仙女而惊奇。但是接下来这种画面就会渐行渐远,与其说他们想呈现出格林兄弟的童话美景,倒不如说他们追求一种全新风格的诗歌风景。

英国的奥利维亚亚瑟自己也是马格努的成员。她开始这一段旅程其实是想要研究关系史。她在家,在街上给男孩儿们拍照;她不停的经历这相爱相离。因此这些云,黑色的,沉重的云,绝对不能仅把他们看做是天气预报的一个工具。正是他们的自由与豪放的姿态吸引了这么多的摄影师。

澳大利亚的克莱尔马丁原来学的是社会学,离开了妇女协会,只是为了去塞尔维亚,希望年轻的吉普赛人可以向她解释他们对于豪放野马和体能锻炼热爱的大男子主义崇拜。

这些算不上浪漫。就好像克劳迪娅瓜达啦玛在匈牙利目睹河中生锈的轮船废墟,或是艾米席费在保加利亚看到生活在拆迁房里的人们,在这里,所有伊甸园里的幸福快乐,都因为贫穷,灾难消失殆尽。

这个展览并不旨在传播那种华尔兹式的极乐状态,它也不是为了吸引游客。更多的,这些年轻女性就好像研究旅行者,他们根据自己内心的陌生世界在作品开始就呈现出令人惊叹的作品,随着自己随之而来的灵感,再立马修改这些作品。莫瑞特奖的评委是如何早先一步发现这些摄影师的过人之处呢?这却是是令人惊奇的。如今,许多获奖者都在为各大杂志和报社工作。因此这个展览不仅向我们展示了如今新闻摄影视角的一瞥一屿,而是战争与暴乱的另一面。


相关译文来自无觅插件
共计1条评论
panzhiyi发表于:2017-03-20 15:06:16

请大家批评~

回复

×提示

您已经赞过此文了。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