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译文学习区 登录 注册
This an article talk about how people plan to end the disease, make human perfect. But some genetic changes say different thing: Life is a progress of evolution. Disease may be helpful for our body.

百万富翁说他们可以消除疾病,进化论却不这么认为。

  • 10810阅读
  • 0
  • 0评论
译者:Yuning 原文作者:Jim Kozubek
发布:2017-03-10 20:29:03 挑错

2016年下半年,Facebook 的CEO 马克扎克伯格和他的妻子普林西拉陈保证在“治愈、管理和预防所有疾病”上,投资最少30亿建立一个非盈利性质的生化中心,保留唯一商业化其发明的权力。微软几乎同时宣布他们计划在2026年解决癌症问题,Facebook 的联合创始人Sean Parker 承诺拨款2.5亿美金(他那个免税、非盈利性质的组织的所得或者志愿组织免除的税务)与癌症抗争,并保留专利权力。慈善家 Eli Broad 和Ted Stanley 从私人资产里贡献了14亿建立Broad学院研究中心(另一个志愿组织免税,被卷入到高风险的专利战中)和主攻精神病学研究的Stanley 中心。两个研究中心都是为了打开精神分裂症的黑匣子,进而对精神病学的遗传代码进行增加、删除或修改。像不久以前把自己的财产捐赠出去,建立公共图书馆以及基金会的Andrew Carnegie 和John D Rockefeller一样,今天的硅谷百万富翁们在健康和疾病领域探索一个传奇。

但是,这里就有个断点。把人体比作一台机器,通过基因修改工具例如适应性免疫防御,修正错误,与达尔文的进化论理论相悖:机器和电脑都不会进化,而生物会。进化之所以在这里很重要,是因为对一个机能影响失败的代码通常会强化第二个机能,或者当环境变化时,会改变新机能的用处。进化让所有事情都为了自己的目标变贪婪,坏掉的部分可以变成下一个最好的。

演化的时间元素被以为用数据和金钱可以彻底解决疾病的技术专家们丢掉了。对达尔文来说,物种进化取决于生物个体的物竞天择。后来DNA 的发现导致"现代合成",为小到基因、大到种群,这种种建立了统一框架,同时保留了达尔文最核心的理论——淘汰依个体而定。1966年,进化生物学家Richard Lewontin和 John Hubby 提出了“平衡选择”的这一概念,即由于罕见的基因加入到遗传多样性中,所以他们会在种群里保留下来。事实上,无论是一个多种多样的还是单一版本的稀有基因,即使不那么理想或者可能会带来遗传危险性,对个体而言也是好的,这就使这种基因小频率地保留在一个物种内。

理论生物学家Stuart Kauffman提出罕见的基因变异是创新的基础,留在循环之中,并不是因为偶然,而是因为它们增加了适应性,对种群里的至少小部分个体有益处。“进化论不仅仅是'抓住翅膀的机会',它不是临时的修补、拼装、设置,它是一个自然发生的规则,经过淘汰的历练,生成并以此为荣。”他在《规则起源》(1993)中写道。

相比之下,现代数据科学家经常采取简化姿态:生物学里,更多的数据和更好的解析可以让问题解决。分子生物学家James Watson 1989年曾说过的话:“我们过去常常想象星象承载着我们的命运,现在我们都知道了,我们的命运很大部分取决于基因。”我们可能会喜欢这一解释的原因就是:我们的大脑疲于寻找答案,而是简单的因果关系。但是,成功排列染色体之后的这将近二十年里,我们几乎没有什么药和解决方法。于是,我们更偏向于进化论的生物学原理,而不是质量分析。把人类本身想成一个闭合的系统,不如阅览开放的生态学镜头,系统自身就被外界的投入所影响。即使在单一的生命时间内,我们的身体会承担基因突变的冲击,数百亿的突触连接到时会重新连接我们的大脑。病原体炮轰我们,刺穿器官和血脑屏障,生成一个永远变幻的微生物群系,加强或侵蚀健康。

在进化中,没有什么是白白得来的。压力既可以触发创造力,也可以加重大量慢性疾病。造成囊胞性纤维症的基因变化可以让人免受霍乱,那些导致家族黑蒙性白痴的基因,可以让人免受肺结核。一个基因PCSK9的变体,可以降低你的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也增加了你得缺血性中风的风险。基因转移可以有效治疗由于单一错误基因造成的疾病,同时冒着那些影响疾病的变体不会消失的的风险,因为随着时间推移,变体环境通常会提供良好条件。

与其把癌症比喻成一个混乱的细胞巡回机器,不如说它是一个实时经历着进化和变幻的进化实体。可让癌症逃脱医学治疗的变型诡计可不依赖于遗传密码永久性的改变。免疫治疗的方法这么实用的其中原因之一就是:它从生态学角度治疗癌症。癌细胞进化了,一场大战蓄势待发时,免疫系统有时也可以跟上步伐。

达尔文引入了一种从根本上尚未定论的观点:我们如果不进步成为一个完美的形态,就要适应当地环境。如果人类可以当成机器,我们可以随意修理破损的部分,但如果有某些比纯粹的生物机制对生命危机更根本的事情,风险和危险的因素将一直伴随着我们。我打赌有些更过分的事情:因为基因的变化是变革和多样化的基础,也使我们自己变得过于完美,这往往意味着我们的厄运。


相关译文来自无觅插件
共计0条评论
×提示

您已经赞过此文了。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