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译文学习区 登录 注册
《经济学人》就经济政策对美国总统进行了采访

文字本:采访特朗普【贸易篇】

  • 4426阅读
  • 0
  • 4评论
译者:Jenny_Peng
发布:2017-05-12 16:39:44 挑错

文字本:采访特朗普

《经济学人》就经济政策对美国总统进行了采访

美国

2017年5月11日

2017年5月4日,《经济学人》的编辑们对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进行了访谈,与会者还包括财政部长史蒂文·穆钦,国家经济委员会加里·科恩。以下是访谈的文字本,内容略微有所改动。

《经济学人》:我们可以从经济开始吗?

特朗普当然。

什么是特朗普经济?它与标准共和党经济有什么区别?

嗯,这个问题问得有点意思。我认为一般不这么问。但是的确跟国家的自尊自重有关。跟公平互惠的贸易协议有关,必须有几分互惠,但不要求完全平等。而且我认为,互惠是个很常见的词,因为美国贸易协议中需要互惠性。有的国家...他们对某些产品征收高达100%的税或关税,但是同样的产品我们国家分毫不收。对吧?这很不公平。其中有意思的是,如果我说我将要征收10%的税,那些自由贸易者,就会愚蠢地说“噢,特朗普不是个自由贸易者”,但是我绝对是个自由贸易者。我支持公开贸易、自由贸易,但我同事也追求smart trade和公平贸易。我说要征收10%的税,他们就说我“不是个自由贸易这者”。如果按我说的要征收对等的税的话,本应该达到62%或47%,反正数字很大,而且没人能抱怨。这真的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

所以,事情就是这么一回事。特朗普经济跟贸易挂钩。我们的贸易协议有许多都很糟糕。甚至我都怀疑是不是有一个是好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以下称NAFTA)是单方面收益的,我不清楚是谁要推动美国加入。它偏向加拿大和墨西哥,严重偏向。威尔伯【罗斯,商务部长】知道,我们在加拿大法庭上总是败诉。法官有三个是加拿大人,二个是美国人。我们总是输。但是,我们今后不会再输了。这简直太不公平了。

现在,我跟贾斯廷【特鲁多,加拿大总理】的关系很好,包括墨西哥总统。上周我打算终结NAFTA,一切都准备好了,准备。我打算给他们一封信,然后六个月后,NAFTA就不存在了。但是走漏风声了,他们打电话给我说,他们很想...他们单独打给我的,但是神奇的是,他们间隔七分钟先后打给了我。我刚刚跟墨西哥总统通完电话,突然加拿大总理就打过来了。而且,他们问了几乎一模一样的问题。“我们想知道,我们是否可能就终结的是好好谈判一下。”然后我回答他们:“可以,当然没问题。”如我所答,我们真的决定谈判了,即将开始。

我们遇到了一个麻烦事,NAFTA协议中的条款很荒唐,我们必须走“快速通道授权”。这个快速通道是我迄今为止见过的最慢的通道。在走快速通道之前,要提前通知国会。我们70天前发出过通知。叫冷却期,对吧?但实际生活中并不是这样的,他们打电话来是想尽快达成协议,我不想等一百天。所以我在70天月前就上交了相关文件,征求国会快速通道授权。但是他们到现在都还没批准。原因在于我们的贸易谈判代表,条款规定谈判代表得到批准后才开始算时间,而不是从你上交申请后。现在贸易谈判代表刚刚得到批准,正式批准应该是下周?

史蒂文·穆钦:对,没错。

特朗普:然后才开始计时。问题是有两个人打电话俩说“NAFTA还有商量的余地吗?”我说了好,我得等100天。我不清楚这一百天内会发生什么?到底会发生什么呢?NAFTA是一个严重单方面受益的协议,我们因此损失了上百万的就业岗位以及上几百亿美元。

听起来你在准备大规模重新谈判NAFTA协议。你认为,一个公平的NAFTA协议应该是怎样的呢?

大规模还不准确。超广规模。

超大规模?

必须的。

怎样的NAFTA才叫公平呢?

超大规模准备重新谈判是必须的,不然我们就直接终止它了。

怎样的NAFTA才叫公平呢?

我本来已经准备好终止的,你知道吗?这并不像...这不是像我玩的那样游戏。我不是再玩象棋或扑克,或其他任何游戏。我从来没想过...跟着感觉走总是最好的。但是我...我没有其他任何想法,只想终结NAFTA,在场的这两位知道。但是鉴于我跟加拿大和墨西哥那两位的交情,我愿意尝试一下,那是可以的。我指的是出于我对他们俩的尊重。如果我说不,会显得对他们俩特别不尊重。

总统先生,如果美国不退出的话,你觉得那些方面必须做出改变?

协议要公平。现在,美国对墨西哥的贸易逆差达到了700亿美元左右。对加拿大的贸易逆差约为150亿美元。美国从加拿大进口木材,其谈判进行了35年。美国处于劣势,情况太糟糕了。他们永远不可能达成协议。

怎样算公平?那700亿美元的贸易逆差必须归零吗?

那倒没必要。这其中当然需要相当漫长的时间,因为我不想冲击当前体制。但至少要公平。那700亿美元的贸易逆差没必要马上归零。但是到某一时间点,总会归零的,可能有时候我们是顺差,有时候他们是顺差。

你刚刚谈到了互惠性的税收。你想的是,对很多国家的很多产品都征收税项吗?还是说那只是个谈判筹码?

不,我觉得可以对很多国家征收,很有操作性。我之前说过,一百天的不好之处在于,我对他们说:“我们什么时候开始谈判?”他们回答:“总统先生,时间还没开始决定。”因为这必须由我们的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海策来决定,他在这方面很有经验。我又说:“你一定是在开玩笑。”可以看出,是真的贸易逆差。这是NAFTA谈判的情况,所有关于NAFTA协议的事情都很糟糕。真的很糟糕。但是,在韩国方面,美国和它也签订了协议,是希拉里经手的,该协议同样也很糟糕。今年五年之期到了,需要重新谈判,我们已经通知他们将开始谈判。同样,我们也寻求公平的协议。我们不想要单方面收益,一定要公平。如果美国签订的协议都很公平,那我们国家发展才会好起来。

有些人认为税收只是个谈判筹码——你说很戏剧化,但是你实际上确实会退让并做出微小改变。对吗?

不,并不是谈判。真的不是。而且我不会做出退让,我会委曲求全吗?是,谁不会呢?没人会不愿意。我一直在强调灵活这个词。我很灵活。【此处有省略】【美国】和美国的关系渊远流长。当然,和中国历史相比,还是很短的【笑声】。【习近平】和我会见时,他很高大,和我站在一起的时候,他显得很高大。他当时告诉我,中国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八千年前,美国现代史真正开始要从1776年开始算起。他们觉得1776年宛如昨日,他们历史很长嘛。他们跟我聊了许多战争,相当有意思。我们相处很愉快。我告诉他们,“但是中美两国还是存在问题的,我们应该解决问题。”他想要帮助我们解决问题。

你肯定猜不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们跟我提起了货币操纵,说“特朗普拒绝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我开始明白了点什么。我在跟一个人打交道,我还很喜欢这个人。我觉得他应该也很喜欢我。我们本应该会见十分钟,然后他们要去棕榈滩的海湖庄园开一个40人的会议。但是十分钟最后变成了我和他独处三个小时。第二天本应该只有十分钟,因为接下来还有40人的会议。新闻媒体等了很长时间。十分钟又变成了三个小时。晚宴也变成了三个小时。总之,他是个不错的人。

如此一来,他代表中国,他寻求的是中国的利益。但是,就目前而言,他一直很友好。但是,他们提到为什么拒绝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想想看,我对他们说,“近平,请帮助我们,我们做个交易。帮我们管管朝鲜,明天我们就宣布中国是汇率操纵国,这样对吗?”那些假媒体从来不把话说全,他们从来都是断章取义,那些媒体总是只报道特朗普拒绝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这是第一点。第二,他们事实上不是汇率【操纵国】。从我之前一直称他们及其他国家操作汇率以来,他们就停止这么做了。

穆钦没错,总统先生当选之后,他们就不那么做了。

最后一个关于贸易的问题。你认为你已经永远改变了共和党对待贸易的立场了吗?

我不这么认为。因为,总会有一个人站出来说他有不同意见,但是这个意见不会更好。我们有更好的主意。我觉得关于很多...比如说医疗保健。医疗保健这个话题非常大。在这件事情上,不存在两次机会,只有一次机会。某些人给它设置了时间期限,这是错的,我说过,永远不要设置时间期限,但某些人还是这么做了。所以当他们没有在设置的期限内达到目标,就说“我们根本达不到目标”。他们不应该设置时间期限的。


相关译文来自无觅插件
共计4条评论
MaZhuzu发表于:2017-05-13 19:16:19

“文字本”打成了“文宇本”吧?题目下边

回复

Jenny_Peng发表于:2017-05-14 13:09:36
MaZhuzu:“文字本”打成了“文宇本”吧?题目下边

@MaZhuzu:我又敲了一遍,发现还是这样...应该是字被压缩矮了- -

回复

MaZhuzu发表于:2017-05-14 18:28:16
Jenny_Peng:@MaZhuzu:我又敲了一遍,发现还是这样...应该是字被压缩矮了- -

@Jenny_Peng:神了

回复

MaZhuzu发表于:2017-05-14 18:29:15
Jenny_Peng:@MaZhuzu:我又敲了一遍,发现还是这样...应该是字被压缩矮了- -

@Jenny_Peng:没有啊,改过来了

回复

×提示

您已经赞过此文了。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