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译文学习区 登录 注册
爱沙尼亚已经在使用此技术了。

【哈佛商评】区块链将会帮助我们在数字世界证明我们的身份

  • 980阅读
  • 0
  • 0评论
译者:ChaRlIEHeatHadJaNI 原文作者:Michael Mainelli
发布:2017-03-20 19:37:50 挑错

“你是谁?”也许是世界上问得最多的问题了。在网站上、夜店里、机场中,或在银行柜台前,每个人想我们证明我们就是自己声称的那个人。

目前,世界范围内有24亿贫困人口,其中15亿已超过14岁,但是他们的回答任然无法令当局满意。尽管他们肯定知道自己是谁,但是他们很多时候都无法享有财产所有权、自由迁移和社会保护,这仅仅是因为,他们无法证明自己的身份。比起其他人,他们更容易成为腐败和犯罪的受害者,包括人口贩卖和奴隶。(联合国深刻了解此情况,也计划改变此情况,其出台了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 #16、和平、正义和强有力机构,旨在“于2030年前,为所有人提供合法身份,包括出生登记。”)

全球化和不断增长的人口造成巨大压力,使得我们无法找到廉价高效的方案去证明身份。最近生物识别技术的发展,包括虹膜扫描、DNA分析和语音模式识别,对于固定我们的身份,可能会扮演重要角色,但是,身份不一定是一成不变的。我们的身份是我们过去行为的记录,而且它们随着时间不断改变。再者,取决于谁在进行身份识别工作,我们的身份也会有所不同。比如,税务局十有八九对你的成绩单不感兴趣,但是可能极度在意你成年后在国外度过的日子。

不论穷富,身份证明都是个问题。对于富人而言,反洗钱方面的法规、“了解你的客户”制度,和最终实益所有权都增加了法律和监管成本,以及让事情变得麻烦。国际商会于2016年开展了一项有关贸易金融的调查,百分之九十的公司回应认为,反洗钱法规严重阻碍了贸易的发展。

对于穷人而言,著名(因其在非正规经济方面的贡献)秘鲁经济学家Hernando de Soto观察得出:“缺乏完整的正轨产权制度,现代市场经济是不可想象的。”因此,缺乏正确的身份验证,现代市场经济是无法想象的,因为缺乏经过验证的财产权持有人。

尽管对于富人而言,他们的麻烦和无身份证明的穷人每天进行的苦活不相干,但是解决他们问题的方法可能是相同的:互通分布式账本(mutual distributed ledgers,MDLs),这是一项区块链技术。MDLs是不可改变的登记本,允许各群体在一个分布式计算器系统的网络中,去验证、记录和追踪交易。网络中的计算器遵循一套共有的协议,允许个体添加新交易信息和利用点对点结构发放这些信息。MDLs是跨组织的数据库,含带超级清晰的审核追踪。集中式数据库会自然地导致垄断,使得每个人不得不使用此数据库,但是MDLs是互通的,即共有的,这意味着它们无法像自然式垄断一般被利用。我复制了一份账本,但是你不能收我钱,因为此账本的拥有人不是你。没有任何人拥有此账本。

在MDLs出现了20年后,人们大多会问这个问题:“那火爆的软件是什么?”自从比特币于2009年发布以来,答案很简单,且某种意义上说是不可靠的,那便是:加密货币。比特币自身也经历了大起大落。比特币社区秉持自由主义“新货币”理念,和认为价格波动应有较高程度,这在经济上激起了较大争议。比特币也同样搅动了社会上的争议,因为,有传闻说,不法分子使用比特币来进行毒品和枪支交易,而这也的言论无疑引来执法机构的关注。不过,此种分散式加密货币,以及其背后的MDL技术,都有不错的成效,而一些监管机构很不情愿地允许金融机构使用它。

目前,一项运用MDL技术的、更为根本的火爆应用正在兴起,这应用能够安全地储存和传送含带数字签名的文件,并且进行审计跟踪。这些不可改变的文档交互网络在贸易金融、运输和保险业逐渐兴起,在这些行业中,人们都有一个大问题,那就是验证其他人和资产的身份。身份文件交换通常包含三方:(1)主体,即个体或资产,(2)认证者,通常是对文档进行公证的组织,例如政府机构、会计公司,或信用调查机构,以及(3)检查者,即审查机构,对主体开展“了解你的客户”或反洗钱(KYC/AML)行动。

MDLs通常分为两类:一类是内容账本,内含个人的加密文档,另一类是交易账本,内含加密密钥,能够访问一系列“密钥圈(key rings)”。这些密钥圈是一些文件夹,里面是如身份、健康或学历等文档。主体能够准许身份验证人去在主体的密钥圈里放置已经进行了数字认证的文档。比如,一家法律公司或许会向主体提供含带数字签名的文档副本,供他们留着和使用。政府或许会给我们提供含带数字签名的驾照副本。认证人往后再也无法获取这些数据,但是检查者依赖这些可信的第三方机构认证过的数据,正如公证人给实体文档进行公证一样。

主体向检查者提供自己掌握的密钥,而检查者需使用智能合同,搭配这些密钥,进而检阅相关文件。智能合同是记录在MDL上的代码片段。此网络能够限制检查的数量,和安排时间,而且会为主体记录它们。根据已编写入MDL的权限框架,银行、保险公司或政府等第三方能够获得权限,访问这些文件。而商业认证机构,比如会计、律师或公证人可能会向检查机构提供保障服务(如保险有效期),收取一些费用。

爱沙尼亚从07年开始,便已使用区块链技术,运作一项覆盖全国的数字身份计划,这十分引人关注。所有关于个体的政府数据都储存在一个分布式账本上,个体对此拥有控制权,且能够传送给他人。这个数字身份系统减少社会的文书工作,因为其采用的是数字签名技术。这项计划十分凑效,乃至欧洲其他地方的人也使用此计划来储存自己的个人数字签名。

无论是高净值客户,亦或是低净值客户都指望找到合乎情理的、廉价的、覆盖全球的方式,去证明他们的身份,无论是用于支付、信用、政府记录,还是健康档案、学历。从理论上而言,MDL技术十分适用于不可改变的身份文档交互网络,而且已有许多项目旨在实现它们的潜力。给予个体权利去储存、更新和管理他们数据的权限,包括行使他们“被遗忘”的权力,即取消他们的密钥,这似乎挺明显的。

目前,证明你的身份非常昂贵。每一项身份文档的认证都需要花费大量时间,涉及技术含量较低的文书工作。对于花了大价钱验证的身份文档,人们希望其有更多的用途。那么,其中一个方法就是增加使用数量。比如,在爱沙尼亚,银行意识到,账户权限既能够与国民身份证绑定,也能够和银行卡绑定。多用途身份证的发展会转而促进少数具有竞争力的全球体系的发展。

但这并不是万应灵药。围绕不可改变身份账目的终极问题是:这对于人类而言,最终会变成生活必需品,还是变成负担?使用这样一种永远不丢失数据的账本,可能从根本上改变人们对待社会、隐私和安全的方式。官僚过失,譬如输错的名字,就能够得到解决,但是,这样的过失永不可能遗忘。行为会变,而且社会习俗也会想要变化。比如,当其他人看到我们自己有还未还清的罚款或过失行为时,相应地,我们可能会更能容忍他人的过去。或许,对于重要的事情比如学历造假,我们会更严厉,而对于不那么重要的事情,比如少数成绩较平庸的学科,我们则更加宽容。

想想我们留下的永恒遗产。如果我们的遗产是不可磨灭的,那么可能我们会更加负责任地行动。比如,我们或许会选择使用健康合同,一旦我们离世,合同就会把我们的健康数据捐赠给研究项目。如果我们的身份永恒的刻在不可改变的石头上,“请不要忘了我”这句话可能成为更加经久不衰的曲子,余音绕梁,其影响远比我们想象的要持久。


Michael Mainelli是Z/Yen Group的执行主席。Z/Yen从1995年开始,就已经从事MDLs方面的工作,创建了 IDchainZ身份文档系统。他与Ian Harris合著了一本书,名为The Price of Fish: A New Approach to Wicked Economics and Better Decisions,赢得了2012年的独立出版人金融、投资&经济学金奖。

相关译文来自无觅插件
共计0条评论
×提示

您已经赞过此文了。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