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译文学习区 登录 注册

人类是如何变聪明的

  • 3803阅读
  • 0
  • 0评论
译者:收发室的老光棍
发布:2017-03-17 16:15:06 挑错

《从细菌到巴赫:心智的进化》

作者:Daniel Dennett 

人类的神经元远比微小的酵母菌复杂,其源头却是更为简单地微生物。然而它们经过系统性地组织却产生了不可思议的创造力。那么这个世界是如何在细菌和真菌的基础上演变出巴赫与赋格曲的呢?美国哲学与认知学家Daniel Dennett在他的新书中通过回顾与发展他半个世纪以来关于这一问题的研究成果来告诉我们答案。

这个问题涉及了达尔文的进化论:复杂的心智是随着人类趋利避害的进化逐渐形成的。它需要读者做出一些“不同寻常的逆向推论”——在对设计、意图和意识的看法上做出大胆的改变——用来摆脱“笛卡尔的上帝论”或人类倾向心智是神秘的和非物质的天性。

“日用而不知”是Dennett的核心观点之一。就像计算机能演绎复杂的算法却不理解算法本身,动物能做出许多细腻的行为却不知为何要这么做。这些行为(吓退捕猎者、交流或求偶)的机制是“飘渺的”——暗含在生物的进化中却不被其自身所认知。Dennett认为日用而不知是一种本性的缺失,即使在高级动物中也是如此。

那么人类的理解能力是如何形成的呢?人类并没有特殊的理解天赋。然而人类的理解能力却通过文化基因随着文化发展而得到了增强。文化基因是可传播的行为——语言就是一个好例子。

起初,文化基因在人类中像病毒一样扩散,单纯地通过传染性来选择。不管怎样,其中一些是有用的,人类的大脑逐渐适应了培育这些基因:生物基因与文化基因共同进化。语言和其它文化基因赋予了人类强大的新能力——用来交流、表述、反应、自省和自我监督。拿计算机来类比,文化基因进化产生的“思维工具”——有点像智能手机上的应用程序——让人类摇身一变成为了具备理解能力的、智慧聪明的设计者,使文化与科技突飞猛进地发展。

Dennett还提到了人类的自主意识,将其看作是生物基因与文化基因的共同产物。他认为沟通或保留想法的需求使人类在认知过程中产生了“筛选汇总”这一大脑自己的“用户界面”。他对产生意识的精神层面的描述相对于内在真实的精确表达更像是在凭空捏造。

“从细菌到巴赫”在结尾做了一个展望。Dennett预计电脑会在能力方面继续提高,但他不认为电脑会很快产生理解能力,因为它们缺乏自主性与社会实践,而二者恰恰培养了人类的理解能力。他担心人类可能高估了其创造物的智能而变得对其过分依赖,最后人类理解能力所依赖的机制与实践可能会因此而退化。

以上只是这本书丰富内容的一个概括。Dennett还对他所引用的观点给出了清晰的解释并例举了许多引人入胜的实验。他的许多观点都具有争议性,未必所有读者都会接受。但无论如何,Dennett在认知学领域的发展过程中已经做出了许多杰出的预判,现在否定他的观点还为时过早。无论接受与否,读者们都会发现自己的头脑被许多强大的思维方式所丰富。


相关译文来自无觅插件
共计0条评论
×提示

您已经赞过此文了。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