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译文学习区 登录 注册
【“什么是德国特色”系列】 长久以来,人们并不将移民的历史视为本民族的文化。因此,一部分德国文化遭到无视,宝贵的批判亦不为人知。

文化并非融入方针

  • 1570阅读
  • 0
  • 0评论
译者:牛奶加糖_ 原文作者:Shermin Langhoff
发布:2016-02-01 22:44:51 挑错

在德国,“文化”一词十分受欢迎。文艺专栏(即文化版面)在报刊上的地位与德国其他四大版面不相上下:政治、经济、体育以及巴伐利亚州。实际上,那些既不能单纯视为政治也不能单纯视为经济或体育或巴伐利亚州的,都可以被视为文化。

一个自学者简短的伪语言学的开场白:在德语的复合词中,“文化”一词的出现几乎与“风景”一词一样高频:教育风景和教育文化,在媒体风景中的欢迎文化,党派风景和主流文化,戏剧风景和文化公司。

在以上这些复合词中,“文化”一词均有正面的内涵。但是“恐怖文化”,“屠杀文化”,“灭绝文化”却有所不同:尽管这样构词是可以的,但是这里的“文化”,即复合词中决定句法作用的语法中心词与决定词意的核心词贬褒不一致。这种浪费语言的、以给予文化以价值的抵抗,这种文化与野蛮的辩证关系,对我来说,与“什么是德国特色”这个问题倒有几分相关。

“这里非常美,但是某个地方一定比这里美”

对我来说,所谓“德国特色”首先是文化和风景(除了对复合词的巨大热情)。所谓德国的风景,就如萨沙·斯坦尼西奇在其长篇小说《节日之前》中来自德国东北部的主人翁所说的:“这里非常美,但是某个地方一定比这里更美”。

对于德国文化来说这种“德国特色”就更加难以描述了。当启蒙时代的车轮被“这里非常美,但这里实际上可以像某个地方一样美”的思想所驱动并且尝试弥补与世界思想之间的差距的时候,当对于黑格尔来说,文化因差异而生仍是符合逻辑的时候,在十九世纪的德国,对“德意志之在”的呼声已成为主流。

“我们现在可以看到,德国的所有美德与魅力在战争中大放异彩。和平与德国并非永远相配,在和平时期人们偶尔忘记,德国有多美。”这句话出自托马斯曼100年前写下的文字,以试图向来自法国的作家朋友们解释,为什么偏偏是文化民族——德意志民族会在一战中的帝国主义狂热中陨落。

“过去的25年里,德国的风景未曾改变,但是这个国家却焕然一新”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西奥多·阿多诺在转变观念后接受了这样的观点。带着著名的论断,“在奥斯维辛之后,诗歌变得野蛮”,他还发表过直到今天依然广泛流传的观点:文化是被纳粹主义滥用的无罪之物。他强调了,放弃文化意味着退步到野蛮社会。

这是一个无法解开的矛盾。直到1990年,它以不同的方式影响了东德和西德的文化:德国文化创造者们对于在奥斯维辛后重建世界上独特的文化根基的可能性的怀疑。这种相互矛盾的同时性使得不可能的东西变得可能了。

在纳粹德国将对中心词的歪曲(灭绝文化、恐怖文化和战争文化)变为主流文化时,一种批判文化在战后从文化批判中诞生了。这种批判文化表现在明确对社会关系的责任,以批判为核心,以文化为中心。

批判文化的发展

因此,德国的风景与文化的共同点首先在于:他们都受到法西斯主义毁灭道德影响。如果让我正面回答“什么是德国特色”这个问题,那么答案将会是批判文化的发展,至少是在作为政治批判实践的艺术方面。它赢得了自由,同时将文化变为政治研究的地方。文化意义上的艺术是分裂的,它不想让自己被融合,它常常偏离目标。这无可厚非。

但是德国对于什么是德国特色的苦恼,依然具有德国特色。60年国家引导的移民历史极大改变了德国的社会现实。但是移民的历史并不被视为本民族文化的一部分,而总是作为陌生的,而不是从属的文化。因此,长时间以来一部分德国文化被无视,宝贵的批判亦不为人知。

相关译文来自无觅插件
共计0条评论
×提示

您已经赞过此文了。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