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译文学习区 登录 注册
15年在爱丁堡艺术节上上演了一场特殊的体验式戏剧,整个剧只用声音让人们去感受故事,最初的故事叫《亚马逊之光》,记录了一个摄影家在玛约鲁那这个部落的故事,后来戏剧的导演为了改编这本书,并将其搬上舞台让更多人了解这个部落,又一次深入到了这个位于亚马逊丛林深处的原始部落,一探究竟。

遇见上帝:西蒙•麦克伯尼的亚马逊之旅,一场打破时间概念的意外之旅

  • 3287阅读
  • 7
  • 3评论
译者:发芽的小菜花
发布:2016-09-23 11:01:19 挑错

当摄影师罗兰•麦金太尔在查瓦利河流域旅行时,他所经历的一切推翻了以往他对这个世界的认知。现在我要用这只话筒把他的故事讲述给你们,请大家戴好耳机倾听。

一个来自玛约鲁纳德女孩正在用西蒙•麦克伯尼的双声道耳机聆听声音。 

                                                                                                                                                                                                                                                                             摄影:克洛伊•考特尼


“你为什么来这里?”

玛约鲁纳位于巴西亚马逊的中心,离特费不远。而索利蒙伊斯河沿着马拉亚的玛约鲁纳村流淌。在40℃的高温和100%的湿度下,我觉得自己就像跳进了这条巨大的河流里,浑身湿透。我舔了舔从上嘴唇滴下来的汗珠。

当我1994年拿到佩特鲁•波佩斯库的《亚马逊之光》这本书时,我完全没有想到这次旅行会占据我之后20年的时光。但是,今天,2014年3月,我来了,站在马拉亚酋长面前,村子里一半的居民挤在他的小屋里,满眼期待的看着我。

“你为什么会来这里?”

“我来这是因为我从没有去过亚马逊,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热带雨林”。我来这是因为我已经决定去改编《亚马逊之光》这本书。但是我不确定热情的主人会告诉我什么或者我自己想要知道什么。我只知道我太渴了。我环顾四周,并没有找到能喝的东西。我跟自己说,“世界上五分之一的淡水都来自于亚马逊流域,肯定会有人给我东西喝的。

所有的人集体保持沉默,用急切的眼神望着我。好吧,我必须告诉大家我来这的原因了。我清了清嗓,说:我来这是因为一个故事。然后我就沉浸在重述《亚马逊之光》这个故事中。

西蒙•麦克伯尼在2014年爱丁堡国际电影节上演话剧《遇见上帝》


                                                                                                                                                                                                                                                                        摄影:麦克劳德为卫报所作

这是一个有关于旅行和偶遇的故事。故事中,记录了摄影师麦金太尔在查瓦利河流域的经历。查瓦利河位于广阔的亚马逊流域较为偏僻的一处,在这里,麦克遇见了玛约鲁那人(Mayoruna),也称他们为猫人(Matsés.)。这次奇遇颠覆了麦克以往对世界所有的认知。之后,在接下来的20年的时间里,虽然到处游历,他只告诉了少数人有关于这次奇遇的事情,直到20世纪80年代后期,在去亚马逊上游的一次旅行中,他遇见了罗马尼亚作者波佩斯库。

“麦金太尔是个很棒的人物角色”,波佩斯库跟我说:“几年以来我都想把他的故事写成一部书,最后我真的这么做了,把他的足迹记录下来。”60多岁的波佩斯库现在住在洛杉矶,但是我们是在巴黎见到的他。. 波佩斯库也记录了他自己在齐奥赛斯库(Ceausescu)的生活,和他飞往西方世界的见闻,这些故事也十分的出色。但是我还是询问了他有关麦金太尔的一些事。

“他很有魅力吧?”

“对,但是它的魅力展现在一些很细微的地方,很低调,所以一开始并不很明显。他总是在拍照,并不经常做一些大的动作来吸引人,如果你愿意,他拍照的时候还会藏起来。他习惯了独处。请记住,在这次旅行中,他真的真的很孤独。”那你是怎样展现他的这趟旅行的呢?

“用一支话筒和一副耳机。

“话筒?”

“我认为,想要展现这个星球上最具多样化的地方,唯一的方法就是让人们去想象,麦金太尔的这次旅行是一次内心和外在的双重经历。或许麦金太尔心理上要比生理上遭遇了更多的磨难。

”那耳机呢?“

”我想让人们同时感受孤独与陪伴的感觉。

他用斜视的目光望着我。

就像我现在身处马拉亚,有同样的感受。孩子们在酋长的小屋里无所顾忌的跑进跑出,虽然身处在这个熙熙攘攘的村子中,但我却觉得十分的孤独。所有的人都专注的看着我。我继续讲述着麦克太尔的旅行奇遇。有一天,一行列人经过他河边的帐篷外,然后他跟随着这行人进入到丛林深处,却发现找不到回去的路了。它既不懂这群列人的语言,同样,这群列人也不懂他的语言。

当我们说到旅行的时候,会想到距离。但是,对于这个词还隐藏着另一层含义,那就是时间。这个词来源于拉丁文“diurnum”,而拉丁文这个词是从“dies”演化而来,其意义是“天”。关于时间来源的这个说法很贴切,同时道出了距离和其背后时间的含义。经历了这一切,麦金太尔此前笃信不疑的关于时间的概念也崩塌了。他确信他已经把自己的时间抛之脑后了。


在马拉亚,西蒙的住家洛里瓦尔和多纳•若阿基娜正在听他的录音

                                                                                                                                                                                                                                                                               摄影:克洛伊•考特尼

马库斯•杜•索托伊是哈佛大学科学与数学系的教授,在为这场演出彩排的时候我见到了他,教授说:“我们觉得时间就像箭一样,从我们眼前水平飞过,直到消失不见,一去不复返,但是,说实话,我们并不知道是时间是什么。

在西方的定义中,时间的主要特征就是流逝。麦克太尔告诉波佩斯库说,对于玛约鲁纳人来说:时间既是运动的又是静止的。人动时间就流逝,人停止,时间就静止。时间随着人的运动和静止而前进或后退。他们并不用此去评判一个人,度过了短暂悲惨的一生。对于他们来说,时间是庇护所,能让人感到安全,获得重生,时间是一所仓库,其主要的功能并不是储存那些虽然完整但却消逝的过去,而是如何使过去保持其生命力,依旧可以为人所得。所以当白人侵入了他们的领地时,是过去帮助他们接受具有威胁的当下。

但是,麦克太尔发现,他不光开始质疑时间这个概念,同时开始质疑距离的概念,尤其是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所有这些想法没有需要语言来表达,而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传递给了他。在这种出色的展现交流的伟大表演中,虽然”独立的自我“这个概念对于定义现代意义上的身份来说是十分珍贵的,但对于麦克太尔来说,“独立自我的“概念已经被贬低到完全成为了一种幻觉。”个体“,这些所谓的独立的个体意识,可以以他完全没有想象过的方式联系在一起,被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世界所联系在一起。因为科技的发展,正是现在,人们理应比以往任何都更加相互联系在一起。

有人跟他说:“我们要去到“起点”“或者他认为有人跟他这么说。因为他们是不用语言来交流的。

“什么‘起点?”

“就是起点,你要跟我们一起去么?”

找不到回去的路又无法跟其他人联系上,麦克太尔别无选择只好跟着这些狩猎者上路去往那个所谓的“起点”。这像是一个仪式,能指引他和他的住家克服障碍来到另一层时间维度。在这个“开端”,没有白人,没有移民,这是玛约鲁纳人的起点,是保证他们生存的起点。从那里归来的经历形成了我正讲的这个故事的结尾。

在马拉亚的时候,故事的最后,我跟人们解释说是这本书把我带到了这里。我希望在影院里将这段经历告诉更多的人,我意识到自己已经讲了一个多小时了,但全场都是默不作声的。时间在流逝。我不知道有什么其他的事情正在发生,但是我真真切切的感到口渴。酋长清了清他的嗓子说:我们被你所说的这个故事所感动,被故事里走失的这个男人所感动,谢谢。”

我什么也没说,就有一个人拿了瓶水放在我的手里。然后他讲了一个他自己的故事来回应我的故事。他的故事也讲了很久很久,我们就静静听着,接着,副酋长也开口了。故事很长,我们依旧听着。剩下的人也开始讲述他们的故事,人与人之间的连接是需要时间的,是这些人让我们觉得我们应该这么做。

想到旅行时,总会想到距离,但是在这个词的背后还隐藏着另一层含义.....西蒙•麦克伯尼

                                                                                                                                                                                                                                                                   摄影:麦克劳德为《卫报》所摄

在马拉亚的经历坚信了我的想法。让麦克太尔产生质疑的是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世界。我们要懂得人们之间是相互联系,不可分离的,这十分重要的就像我们同自然一样不可分离。无论我们在那,是在郊区或者忽略了自己的感觉,我们都是这个生态系统的一部分,这是无法逃避的事实就像我们无法逃离这个星球一样。共同生活在这个星球上,或许彼此倾听对于这种集体性生存是十分重要的。以上所说的这些既重要又紧迫,因为,为了生存,我们必须承认的是,存在着另一种方式去看待这个世界,去看待我们所生活的这个地方。

和村民们一起相处了几日,临走之前,酋长握着我的手说:你们的到来具有很重要的意义,当你向人们重述这个故事的时候,希望你可以告诉人们:我们,玛约鲁纳人,是真实存在的。





















相关译文来自无觅插件
共计3条评论
李雪巴拉拉发表于:2016-09-24 22:41:38

原文It takes time to connect. And these people are
determined we should do so.你的译文是“人与人之间的连接是需要时间的,是这些人让我们觉得我们应该这么做。”我觉得翻译成“人与人之间的连接”有些奇怪,是不是说“人与人之间更深入的交流是需要时间的”呢?
仅供参考~~~~

回复

李欣禹发表于:2016-09-25 11:41:26

倒数第二段开头,原文:My stay in Marajaì reinforces my belief that the questions that challenged McIntyre are radical and urgent in the self-centred times we live in. 译文“在马拉亚的经历坚信了我的想法,让麦克太尔产生质疑的是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世界。”不符合中文表达。
可否修改为“在马拉亚的经历,让我更坚信我的信念。麦克太尔曾质疑我,他认为我们生活在一个激进、急促又以自我为中心的时代。”

回复

教授翻译fking86发表于:2016-09-26 13:23:39

“人与人之间的连接”是有些奇怪。“人际交往的形成需要时间。而这些人就是觉得我们应该相互交往。”

回复

×提示

您已经赞过此文了。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