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译文学习区 登录 注册

制造还是毁灭生命:他为试管婴儿论战三十年

  • 2896阅读
  • 6
  • 21评论
译者:ClaraTran 原文作者:Daniel Silliman
发布:2015-08-27 22:37:54 挑错

译者(排名不分先后):

ClaraTran独眼一点五StarryseaoflandLISAYU1988

作者:丹尼尔·西利曼 8月10日 9:52 AM

作者背景:海德堡大学美国研究中心,美国宗教和文化专业讲师

霍华德·琼斯预想会有论战,但没想到竟是这样的论战。

体外受精是一项还在发展的技术。在美国,琼斯是这项技术的拓荒者。他的妻子乔治安娜·琼斯则是该国最早从事生殖激素研究的专家。1978年,他们俩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退了休,并于次年移居到佛吉尼亚州的诺佛克,在东佛吉尼亚医学院(Eastern Virginia Medical School)筹建了一间诊所,希望能帮助受孕有困难的夫妇。

琼斯夫妇熟知针对不孕不育治疗的反对的声音,也熟知“试管婴儿恐慌“。但是,没料到他们的研究竟成了势头正劲的反堕胎运动的导火线。毕竟,这项研究不会造成意外怀孕,而是利用科技,帮助那些急切想要孩子的人。

佛吉尼亚州立卫生协调委员会(Virginia Statewide Health Coordinating Council)在1979年万圣节那天举行了一场听证会。原本一场简简单单,走走过场的会议,会场却挤满了听众。场外,反堕胎人士也聚集一起,宣扬体外受精这项新技术可能带来的恐怖的后果。

那些预言简直不可思议,”琼斯在回忆录中写到,“抗议者居然说体外受精一定会助长乱伦、人兽杂交等等,以及其他令人触目惊心、难以置信的事件。”

这不是琼斯最后一次在反堕胎运动的对话中迷失。琼斯今年7月31日去世,享年104岁。从听证会到他逝世的这些年间,就堕胎的公众讨论几乎没变过。

盖洛普(Gallup)民意测验显示,自1975年起,大部分美国人对这件事持中立态度,他们认为只有在某些情况下,堕胎才是合法的。

最近,美国计划生育联合会【注释1】的官员就流产和流产后对胎儿遗骸的处理发表了一些惊人的言论,这些对话都被偷拍了下来,随后被公之于众。民调公司尤格夫(YouGov)就此事件调查民众的反应。民调显示,除了反堕胎人士希望全国上下对堕胎的观念能够肃清之外,公众的观点几乎没有转变。一方面,与两年前的数据相同的是,16%的民众认为无论什么情况,堕胎都是非法的。另一方面,17%的民众认为堕胎应该合法,虽然比2013年下降了两个百分点,不过可以忽略不计。而其他人则态度含糊。

即使是那些自恃反对堕胎或支持堕胎合法化的美国人的立场也经常含糊不清。今年早些时候,在接受民调机构人民呼声(Vox Populi)的调查时,近20%的民众声称自己既反对堕胎又支持堕胎合法化。还有20%的人说持中立态度。

针对堕胎的意见摇摆不定,而琼斯的毕生事业正为这个现象提供了耐人寻味的案例。三十多年来,琼斯希望帮助人们受孕,但也与反对他这项工作的反堕胎人士“交战”。

针对琼斯参与研究的技术,一个反堕胎团体批评道:“这项研究浪费极大,会致使成千上万的胚胎被毁掉,无论是在子宫内死亡,还是当胚胎不再为那项治疗技术所需时被销毁。这种处理方式也助长了把人看做可以买卖的商品的心态。

琼斯想要劝说他们放弃这种看法。有些情况下,他受邀参加对话;另外一些情况下,则是被卷入某些讨论。最后,他和反对堕胎的人没有达成任何形式的共识,也没有澄清什么观点。

失败乃成功之母

从1980年到1981年,琼斯的诊所进行的41例体外受精实验,都以失败告终。他在《体外受精技术来到美国》In Vitro Fertilization Comes to America)中回忆到,美国第一位接受体外受精治疗的病人叫莎拉·史密斯,是来自弗吉尼亚州海滩市的一名女教师。史密斯没有输卵管,她自然受精的卵子不能从卵巢游到子宫和子宫壁结合。

另一位病人,也就是第十三位病人,叫朱蒂·卡尔。她的丈夫罗杰曾经三次成功让她受孕,但是每一次受孕,胚胎都进入了卡尔的输卵管,形成了危险的宫外孕。为了挽救她的生命,外科医生切除了她的输卵管,这样一来,卡尔再也不可能自然受孕了。

卡尔得知第三次手术结果的噩耗当天,她看到了报纸上讲述琼斯在体外受精研究上所做的努力的故事。1981年5月,卡尔开始在琼斯那儿接受治疗。

同时,一个名叫查尔斯·迪恩的天主教反堕胎人士,站在东弗吉尼亚医学院(East Virginia Medical School)外面,背着广告牌,牌子上写着:“看我揭示真相”。迪恩认为的真相是,因为用人类比用动物便宜,所以琼斯在人类身上做实验。他还引用了一位天主教学者的话来宣传反堕胎:“幼小的人类现在一文不值,你可以杀死他。处理胚胎不需要任何代价,因为甚至连他的父母也已完全抛弃了他。” 

琼斯努力帮助朱蒂·卡尔和萨拉·史密斯这样的妇女受孕,迪恩不是唯一一个批评这种做法的人。

当地一家报纸发表社论,警告那些漠然无视人类生命的医生,社论说,如果尚未出生的孩子不正常,也就是说发育畸形,那些医生就会强迫妇女堕胎。这项指控让琼斯夫妇感到恐惧,他以诽谤罪起诉这家报纸。最后,他们私下进行了和解。报社付给琼斯一笔和解费,资助了诊所好几年。

然而,有医学专家担心体外受精的婴儿是否健康。例如,在《新英格兰医学期刊》(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上,一位医生声称这些孩子会畸形、不育或者迟钝。琼斯认为不会发生这种情况。但是,鉴于大家对这类情况密切关注,琼斯就草拟了一份新闻稿,假设如果诊所第一个出生的试管婴儿有畸形或者发育有障碍,他会作何解释。

“我的这些疑虑,乔治安娜未曾担心过,”琼斯在回忆录里写道,“到头来,我的担心完全没有必要,因为婴儿伊丽莎白漂亮又健康。”

1981年圣诞节过后的几天,凯尔生下了伊丽莎白,她成为了美国首例试管婴儿。不久后,史密斯也生下了一对双胞胎。据估计,迄今为止,全球约有5百万试管婴儿健在。人们普遍认为,美国试管婴儿的比例占出生人口的1%。随访研究的结果表明,这种生育方法没有任何副作用。成年后的伊丽莎白·凯尔·科莫对琼斯夫妇赞誉有加。她说,虽然有争议,但是琼斯夫妇一直清楚,试管婴儿最重要的意义是造就了生命。

与天主教的讨论

并非对所有人来说,试管婴儿都这么简单。比如,天主教就对此充满了疑虑。

教会领袖们想知道,这种制造婴儿的方式是否贬低人类的生殖功能。

琼斯夫妇受邀到罗马教廷讨论试管婴儿问题。他们起初非常谨慎,但是也非常期待与反堕胎人士进行真诚的讨论。1984年11月,他们参加了教皇科学院(Pontifical Academy of Sciences)的讨论会。琼斯夫妇认为对方友善热情,而且科学院的人士表示这次讨论会的目的是为了探索真理。

琼斯曾先后三次写到过这次讨论会:第一次是在讨论会刚结束后,他为弗吉尼亚生育诊所(Virginia fertility clinic)的工作人员撰写了一篇备忘录。第二次是1999年,应美国生殖医学会(American Society of Reproductive Medicine)之邀撰写。第三次是写入了2014年出版的他的个人回忆录中。根据琼斯记录的内容,他时常无法理解罗马教廷在讨论问题时使用的术语。比如,琼斯就非常惊讶教廷的人从不谈论生命从何开始。因为在天主教官员的眼中,这个问题的答案毋庸置疑。

天主教人士真正想要讨论的是“夫妻恩爱的维系”(bonds of conjugal love)。这句话出自1968年保罗教皇六世通谕——人类的生活(Humanae Vita),然而琼斯夫妇并不是天主教徒,他们无法理解为什么试管婴儿“阻碍了夫妻恩爱。”

琼斯在1984年的笔记中写道:“他们一而再,再而三地讨论这个问题。”

他认为,有些天主教官方人员是倾向在道德层面上认可试管婴儿的。 但著名的现今教会的红衣主教卡洛·卡法拉蒙席却是个例外。根据琼斯的笔记,卡法拉反对生育过程中出现诸如技术人员等的第三方的干涉。他认为,纵然一个人无法生育,也没有权利去决定是否可以拥有自己的孩子。他认为试管婴儿是不尊重人类尊严的行为。

几年后,教会公布了其官方教义。教义体现了卡法拉的看法。

教义中有一条叫“生命的恩赐”(Donum Vitae),它的内容是:“这种生育方法将生命和胚胎个体交由医生和生物学家掌控,使得科技凌驾于人类的起源和命运之上。”

教会警告说,即便出于对人类生命的尊重,做好了每一项防护措施,这个过程仍然因为“堕胎观念(abortion mentality)”而显得道德败坏,还“可能导致一种进取性优生学(radical eugenics)体系”【注释2】。

琼斯夫妇感到为“生命的恩赐”所背叛,面对无谓的付出,他们感到心烦意乱。教义里并未提到他们或者任何其他专家。他们觉得教会忽视了他们,不理解他们。 

生命从何时开始?

反堕胎人士对体外受精技术的不断谴责让霍德华·琼斯一再受挫。他承认并非所有胚胎都植入了母体,而植入的胚胎也无法确保最终发育成胎儿。但这“不是人们通常设想的流产。”这是“游离受精卵的损失,是一小团细胞的死亡”。 但他反对的呼声被湮没。 

2012年,一名维吉尼亚政客将体外受精描述为“有点邪恶”,并支持一项“人权(personhood)”法【注释3】,这项法律将胚胎视为人类。

不仅仅只有反堕胎人士关心在体外受精而没有植入子宫的胚胎,甚至有一些坚定支持堕胎的人士认为,冷冻胚胎作为“‘真正意义上的’婴儿,拥有不容忽视的权利。”正如《琼斯母亲》(Mother Jones)在2006年的报道中指出的那样【注释4】。

在琼斯看来,那些批判是对生殖技术的重大误解。在他看来,问题的关键在于堕胎和生命从何时开始还存在争议。

在102岁时,琼斯决定进行最后一次对话。在查阅了科学文献、宗教文本及法律史后,琼斯写下《再论人权》(Personhood Revisited)。“我们何时起成为人?” 琼斯写道,“21世纪初,人权的获得再一次成为了热门话题……随着年龄增长,不同的发育阶段成为了记载这种人权的获得的里程碑。例如,一次心跳,一次胎动,一个脑电波,而这其中的生育能力被认为是人权获得最初的始源,也因此获得了社会保护。”

这本书是自费出版,没有书评,没有广泛传播,也不易获得。时至今日,在亚马逊网站上仍然只有一个评价。它没能引发琼斯所期待的讨论。

上个月琼斯去世时,他作为试管婴儿之父受到赞颂,作为一个成就卓著的人被铭记。 但是,从某个层面来看,他仍是一个悲剧人物。他用了30多年的时间,同反堕胎人士讨论堕胎话题,但时至今日,就这一话题的讨论仍一如既往地充满争议、冲突不断、暧昧不明。

注释:

1.  美国计划生育联合会(Planned Parenthood)全称是Planned Parenthood Federation of America (PPFA),国际计划生育联合会(International Planned Parenthood Federation (IPPF))在美国的分支机构,是一个提供提供计划生育、生殖健康,以及妇女儿童健康服务的非营利组织。

2.  进取性优生学:是指研究维持和增加人群中产生有利表现型的基因频率,以促使体力和智力上优秀的个体有更多的生育机会的方法。所以,有人把进取性优生学称为积极优生学或正优生学。

3.  此处人权不同于法律意义上的人权(human rights),英文释义为being a person。

4.  《琼斯母亲》:以美国劳工运动领袖玛丽·哈里斯·琼斯的名字命名的杂志。该杂志官网:http://www.motherjones.com/


相关译文来自无觅插件
共计21条评论
Ciara_叶发表于:2015-08-28 17:15:05

译友们好,我是北外翻译专业学生,最近在做一个关于译者地位的调查,非常希望大家能帮忙填一下问卷,如果想知道统计结果的话留邮箱,后期结果出来后我可以把结果发到各位邮箱,拜托了!地址是:http://www.sojump.com/jq/5667897.aspx,跪谢啊!(非常抱歉在大家的译文下面打广告,如果不想看就自动屏蔽吧,嘤嘤嘤~)

回复

ClaraTran发表于:2015-08-28 21:38:56
Ciara_叶:译友们好,我是北外翻译专业学生,最近在做一个关于译者地位的调查,非常希望大家能帮忙填一下问卷,如果想知道统计结果的话留邮箱,后期结果出来后我可以把结果发到各位邮箱,拜托了!地址是:http://www.sojump.com/jq/5667897.aspx,跪谢啊!(非常抱歉在大家的译文下面打广告,如果不想看就自动屏蔽吧,嘤嘤嘤~)

@Ciara_叶 which level? Master's program or PhD program?

回复

Starryseaofland发表于:2015-08-29 22:13:21

@永恒的贝多芬 多谢指正!

回复

Starryseaofland发表于:2015-08-29 23:55:28

@永恒的贝多芬 再次打扰,请指教:【The science he helped develop was “far too wasteful of human life,” as one pro-life group put it, “resulting in thousands of embryos which are destroyed, either by chance in the womb or on purpose when they are no longer needed for the treatment.】这句话的翻译,我在和协作的小伙伴们讨论的时候分歧较大,她们认为“either by chance in the womb or on purpose”是指”胚胎无论是在子宫里自然形成的,还是人为植入的”,我的理解则是“胚胎被毁无论是在子宫内意外被毁,还是被人为毁掉”,请问哪种理解是对的呢?这句话是最后定稿时才改成我理解的版本,后面那句贴漏了,多谢您细致的挑错。最后请教下这句话这样翻是否还有可以改进的地方:针对琼斯参与研发的体外受精技术,反堕胎团体批评道:“这项技术是对生命的践踏,导致成千上万的胚胎死亡,无论是在子宫内意外死亡,还是当这项技术完成后,不再需要的胚胎被故意销毁。……”谢谢!

回复

永恒的贝多芬发表于:2015-08-30 08:36:00
Starryseaofland:@永恒的贝多芬 再次打扰,请指教:【The science he helped develop was “far too wasteful of human life,” as one pro-life group put it, “resulting in thousands of embryos which are destroyed, either by chance in the womb or on purpose when they are no longer needed for the treatment.】这句话的翻译,我在和协作的小伙伴们讨论的时候分歧较大,她们认为“either by chance in the womb or on purpose”是指”胚胎无论是在子宫里自然形成的,还是人为植入的”,我的理解则是“胚胎被毁无论是在子宫内意外被毁,还是被人为毁掉”,请问哪种理解是对的呢?这句话是最后定稿时才改成我理解的版本,后面那句贴漏了,多谢您细致的挑错。最后请教下这句话这样翻是否还有可以改进的地方:针对琼斯参与研发的体外受精技术,反堕胎团体批评道:“这项技术是对生命的践踏,导致成千上万的胚胎死亡,无论是在子宫内意外死亡,还是当这项技术完成后,不再需要的胚胎被故意销毁。……”谢谢!

@Starryseaofland 我觉得你是对的:
...which are destroyed:
(1)by chance (in the womb)
(2)on purpose (when they are no longer needed for the treatment)
如果是自然形成凋落的,那就跟体外受精没有关系了。

译文或许可以调整下顺序:
……践踏:不论……,还是……,其结果都会……。
【这项技术】→治疗。体外受精会培育好几个受精卵,然后选择生长最好的移入母体,剩下的就废弃了。

回复

ClaraTran发表于:2015-08-30 16:58:56
永恒的贝多芬:@Starryseaofland 我觉得你是对的:
...which are destroyed:
(1)by chance (in the womb)
(2)on purpose (when they are no longer needed for the treatment)
如果是自然形成凋落的,那就跟体外受精没有关系了。

译文或许可以调整下顺序:
……践踏:不论……,还是……,其结果都会……。
【这项技术】→治疗。体外受精会培育好几个受精卵,然后选择生长最好的移入母体,剩下的就废弃了。

@永恒的贝多芬 感谢贝多芬的评论,辛苦你啦!

回复

Starryseaofland发表于:2015-08-30 22:00:48
永恒的贝多芬:@Starryseaofland 我觉得你是对的:
...which are destroyed:
(1)by chance (in the womb)
(2)on purpose (when they are no longer needed for the treatment)
如果是自然形成凋落的,那就跟体外受精没有关系了。

译文或许可以调整下顺序:
……践踏:不论……,还是……,其结果都会……。
【这项技术】→治疗。体外受精会培育好几个受精卵,然后选择生长最好的移入母体,剩下的就废弃了。

@永恒的贝多芬 多谢!白天有点忙。译文调整顺序后确实更流畅。那项技术我也了解一点,我是临床医学专业的。还是谢谢你的热心。今天仔细看了你的挑错,惭愧,好多地方确实是我们校对不仔细,仅从字面意思看了一下没有深入思考。再次感谢!

回复

独眼一点五发表于:2015-08-31 09:14:00
永恒的贝多芬:@Starryseaofland 我觉得你是对的:
...which are destroyed:
(1)by chance (in the womb)
(2)on purpose (when they are no longer needed for the treatment)
如果是自然形成凋落的,那就跟体外受精没有关系了。

译文或许可以调整下顺序:
……践踏:不论……,还是……,其结果都会……。
【这项技术】→治疗。体外受精会培育好几个受精卵,然后选择生长最好的移入母体,剩下的就废弃了。

@永恒的贝多芬 谢谢贝多芬!学到了很多!

回复

ClaraTran发表于:2015-08-31 20:09:27
永恒的贝多芬:@Starryseaofland 我觉得你是对的:
...which are destroyed:
(1)by chance (in the womb)
(2)on purpose (when they are no longer needed for the treatment)
如果是自然形成凋落的,那就跟体外受精没有关系了。

译文或许可以调整下顺序:
……践踏:不论……,还是……,其结果都会……。
【这项技术】→治疗。体外受精会培育好几个受精卵,然后选择生长最好的移入母体,剩下的就废弃了。

@永恒的贝多芬 这句话:最近,美国计划生育联合会【注释1】的官员就流产和流产后对胎儿遗骸的处理发表了一些惊人的言论。 talking about译为“发表”确实不准确,请指教。

回复

ClaraTran发表于:2015-08-31 20:27:46
永恒的贝多芬:@Starryseaofland 我觉得你是对的:
...which are destroyed:
(1)by chance (in the womb)
(2)on purpose (when they are no longer needed for the treatment)
如果是自然形成凋落的,那就跟体外受精没有关系了。

译文或许可以调整下顺序:
……践踏:不论……,还是……,其结果都会……。
【这项技术】→治疗。体外受精会培育好几个受精卵,然后选择生长最好的移入母体,剩下的就废弃了。

@永恒的贝多芬 “今年早些时候,在接受民调机构人民呼声(Vox Populi)的调查时,近20%的民众声称 自己既反对堕胎又支持堕胎合法化。” 贝多芬的建议:……,(在)接受VP意向调查的民众里,近20%的人…… ……,在VP发起的调查里,近20%的(受访)民众……。 讨论:1.既然是翻译,除非真是到翻不出来的地步,不建议使用VP等英文单词。哪怕是专有名词,第一次出现时,应先翻译为中文,再加括号,补充出英文原文。之后再出现即使用中文译名即可。2. 既然是调查,“民众”就表示“受访民众”了,不用再加其他的了吧。加了反而显得啰嗦。有上下文,就一目了然了。

回复

ClaraTran发表于:2015-08-31 20:44:56
永恒的贝多芬:@Starryseaofland 我觉得你是对的:
...which are destroyed:
(1)by chance (in the womb)
(2)on purpose (when they are no longer needed for the treatment)
如果是自然形成凋落的,那就跟体外受精没有关系了。

译文或许可以调整下顺序:
……践踏:不论……,还是……,其结果都会……。
【这项技术】→治疗。体外受精会培育好几个受精卵,然后选择生长最好的移入母体,剩下的就废弃了。

@永恒的贝多芬 “因为在天主教官员 的眼中,这个问题的答案毋庸置疑。” 原文的“official”的确不是中文“官员”所指的官员。但是没想到更合适的词。你觉得怎么说好呢?多谢!

回复

独眼一点五发表于:2015-08-31 20:55:11
永恒的贝多芬:@Starryseaofland 我觉得你是对的:
...which are destroyed:
(1)by chance (in the womb)
(2)on purpose (when they are no longer needed for the treatment)
如果是自然形成凋落的,那就跟体外受精没有关系了。

译文或许可以调整下顺序:
……践踏:不论……,还是……,其结果都会……。
【这项技术】→治疗。体外受精会培育好几个受精卵,然后选择生长最好的移入母体,剩下的就废弃了。

@永恒的贝多芬 楼上说的这个official,我们当时的确是讨论了半天,想不到什么答案。

回复

永恒的贝多芬发表于:2015-08-31 21:39:25
ClaraTran:@永恒的贝多芬 “今年早些时候,在接受民调机构人民呼声(Vox Populi)的调查时,近20%的民众声称 自己既反对堕胎又支持堕胎合法化。” 贝多芬的建议:……,(在)接受VP意向调查的民众里,近20%的人…… ……,在VP发起的调查里,近20%的(受访)民众……。 讨论:1.既然是翻译,除非真是到翻不出来的地步,不建议使用VP等英文单词。哪怕是专有名词,第一次出现时,应先翻译为中文,再加括号,补充出英文原文。之后再出现即使用中文译名即可。2. 既然是调查,“民众”就表示“受访民众”了,不用再加其他的了吧。加了反而显得啰嗦。有上下文,就一目了然了。

@ClaraTran 不好意思,这是我个人的习惯:我做眉批的时候一般不会提供翻译(因为没必要,有时候也做不到,偶尔有也会加上“【译例】”加以说明),而只是按自己的理解做一番解释,所以不重要的地方,随手省去(比如用……或字母Aaα或甲乙丙丁代替成分,或是如此处提到的VP那样用简称,或忽略不重要的形容词),主要还是为体现句中联系和句式。有的解释其实就是把意思说出来,看上去可能就像是在翻译了。眉批中“()”里的内容,是我认为可加可不加的成分;加与不加,不同人有不同看法,我一并写出,只是为做参考。
以上算是解释,如果还有在其它地方造成误解,实在抱歉。

回复

永恒的贝多芬发表于:2015-08-31 22:16:16

@ClaraTran
或许可以说:近日,一份暗拍视频曝光出XX官员就流产问题做出的惊人言论,……
@独眼一点五
“official”我也没查到确切的职位,也许可以称为“教士”。

回复

独眼一点五发表于:2015-08-31 22:29:23
永恒的贝多芬:@ClaraTran
或许可以说:近日,一份暗拍视频曝光出XX官员就流产问题做出的惊人言论,……
@独眼一点五
“official”我也没查到确切的职位,也许可以称为“教士”。

@永恒的贝多芬 谢谢啦~!真是个热心肠的人~向您致敬。

回复

LISAYU1988发表于:2015-09-01 08:35:59
永恒的贝多芬:@ClaraTran
或许可以说:近日,一份暗拍视频曝光出XX官员就流产问题做出的惊人言论,……
@独眼一点五
“official”我也没查到确切的职位,也许可以称为“教士”。

@永恒的贝多芬 多谢指正

回复

ClaraTran发表于:2015-09-01 21:08:02
永恒的贝多芬:@ClaraTran 不好意思,这是我个人的习惯:我做眉批的时候一般不会提供翻译(因为没必要,有时候也做不到,偶尔有也会加上“【译例】”加以说明),而只是按自己的理解做一番解释,所以不重要的地方,随手省去(比如用……或字母Aaα或甲乙丙丁代替成分,或是如此处提到的VP那样用简称,或忽略不重要的形容词),主要还是为体现句中联系和句式。有的解释其实就是把意思说出来,看上去可能就像是在翻译了。眉批中“()”里的内容,是我认为可加可不加的成分;加与不加,不同人有不同看法,我一并写出,只是为做参考。
以上算是解释,如果还有在其它地方造成误解,实在抱歉。

@永恒的贝多芬 ICCI,那是误会啦。O(∩_∩)O~

回复

ClaraTran发表于:2015-09-01 22:05:46
永恒的贝多芬:@ClaraTran
或许可以说:近日,一份暗拍视频曝光出XX官员就流产问题做出的惊人言论,……
@独眼一点五
“official”我也没查到确切的职位,也许可以称为“教士”。

@永恒的贝多芬 多谢多谢!你太热心了!做翻译就是需要这样的钻研精神啊。

回复

Ciara_叶发表于:2015-09-07 15:28:09
ClaraTran:@Ciara_叶 which level? Master\'s program or PhD program?

@ClaraTran 硕士论文

回复

吴星星发表于:2016-07-22 15:37:08

创造生命不比制造生命更好吗

回复

ClaraTran发表于:2016-07-25 12:01:08
吴星星:创造生命不比制造生命更好吗

@吴星星:Good point. Thanks! We'll think about it.

回复

×提示

您已经赞过此文了。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