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译文学习区 登录 注册
一个公营的社交媒体平台将负有公民使命,为我们展示多样化、全球视野的世界。 ——科技能拯救民主吗?(7)

尝试公营版的Facebook

  • 8457阅读
  • 0
  • 0评论
译者:lxdhk 原文作者:Ethan Zuckerman
发布:2017-06-06 17:55:19 挑错

关于有负期望并使许多美国人忧虑我们公民社会未来的2016年总统大选,有大量着墨于技术角度的解说:假新闻、剑桥分析公司、过滤泡泡、俄国黑客、维基解密、宣传机器人,等等。

似乎人们很不情愿承认自己生活在一个深刻分裂的国家(有谁还记得小布什对戈尔的大选吗?),各种政治条纹的美国人对政府的信任早已所剩无几。修补Facebook过滤假新闻的算法,似乎要比修补机能失职的国会或竞选财务体系容易得多。

我和我的同事Y.班克勒最近对特朗普胜选提供了一个不同的解释。我们与哈佛和麻省理工的团队一起分析了在推特和Facebook上被提及和用超链结指向的125万条新闻报道,做成了竞选媒体生态图。我们发现,左翼和中间派的选民主要依赖传统媒体去了解大选,而右翼选民在Facebook和推特上分享的信息主要来源则是布赖特巴特新闻网(Breitbart),它把那些在网上将竞选宣传、阴谋论和党派新闻混为一体的新广播站台构成的媒体生态系统锚定在一起。

我们发现,这些小网站不像寻常意义上的假新闻网站那样,刊载些七拼八凑起来为骗来网络广告而写的文章,它们刊载的是非常党派色彩的、部份真实的新闻。它们的部份真实,就像它们习以为常的捏造、虚假陈述一样,经常让人如同身处回音室一般,令它们不易识破。读一下每日传讯网站(Daily Caller)那些不可置信的东西,你很可能发现它是在重覆《华盛顿观察家报》、InfoWars以及布赖特巴特新闻网。我们认为,这种回音室负责采取中止合法移民的极端立场,让这问题成为2016总统大选竞选活动的中心焦点,并最终帮助愿支持这一立场的候选人上台成为总统。

那么,我们是否只是用一个技术解释代替了另一个?非也。如果网络新闻,社交媒体、以及党派回音室的结合引导向政治两极化和意识形态化的认知,那么我们应该看到左派阵营也出现和右派阵营同样的现象。但并没有看到。在我们的研究中,极左派信息源──例如「每日科斯」(Daily Kos)和「琼斯妈妈」(Mother Jones)──的读者一般也会阅读中间派或中间偏左的信息源,例如《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和CNN。新右翼的回音室是密封的,而左翼的则不然。当然,如果你身处密封的回音室里,你很可能会把CNN看作和《民族》杂志( the Nation)一样左倾。

逃离回音室和邂逅广阔开放的新闻全景,也许是走向功能良好的民主社会的必要先兆。美国建国初期的媒体以高度鲜明的政党色彩著称──历史学家保罗.斯塔尔认为,是报纸让政党崛起,而不是相反──但同样有着强大的文化规范,去重新印刷出版建国早期不同地区、不同政治倾向的各色各样的新闻报道。检视早期美国的报纸可能令人感到别扭:我们两百多年前的祖先也许比我们今天所选择遇到的人有更广阔的视野。 

在加拿大、英国、德国这些强大的民主国家中,最优秀的公营广播利用其地位把宽光谱段的观点和声音带进广泛的公众话话中。这保证了多样性的存在,而不只是让左翼和右翼有自己的声音:加拿大广播公司(CBC)努力表达本土的“最初民族”(指当地印第安人等土著居民)的声音,而英国广播公司(BBC)在非洲和亚洲维持着一个广泛报道的广播网。

对于那些寻求对于今日社会的两极化和孤立化寻求技术解决方案的人,我的想法是:像Facebook这类个人平台是没有义务为我们提供多样化世界观的。如果让我们看朋友的孩童相片或让我们自闭于意识形态的舒适信息肥皂泡里比政治报道更有利可图,它怎会不干?一个公营的社交媒体平台则将负有公民使命,为我们展示多样化、全球视野的世界。不是聚焦于报道生财,而是聚焦于聚集与组织,推送生疏的观点供我们咀嚼,刺激我们离开那些意识形态上习以为常地吸引我们的舒适消息。

正如大多数公共广播一样,我们会争论这种拓宽视点的聚合平台是否真正公平和没有偏见。(如果我们够聪明,我们会建设一个聚合平台,其算法听众和学者能加以评议,用户能调整他们的选择参数以接收较观点多样或较观点单一的消息。)我们会争论它是否接触到足够广泛的听众,我们为它纳的税金花得值不值?没准这东西也会以令人生厌告终。但也可能我们需要的就是它。

无论如何,若不找出答案,那风险太高。


相关译文来自无觅插件
共计0条评论
×提示

您已经赞过此文了。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