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译文学习区 登录 注册

5月15日:惠特曼《草葉集》的初版發行

  • 4552阅读
  • 0
  • 0评论
译者:lxdhk 原文作者:Steve King
发布:2017-05-18 01:07:13 挑错

  1855年的这一天,沃尔特.惠特曼在纽约联邦地区法庭向职员注册了《草叶集》的书名。初版在七周后发行,大概是7月4日前后。此后的36年中,“沃尔特.惠特曼,美国人、科斯摩斯的粗犷汉子”,在最初的12首诗之上频加修订和增入新作,再版了七次。他的使命是“把门上的锁打开/把门从门框上卸下来”,实现了“在新世界写出最辉煌的原创诗篇,完成美国的浪漫主义文学,开启美国的现代主义文学”(引自贾斯汀.卡普兰《沃尔特.惠特曼)。

  惠特曼本职是印刷厂工人,他在印刷了自己最初795册诗集的布鲁克林公司帮忙排字。诗集的初版也许从一开始就没被看作是完成品:没有制纸型铸铅版,铅字是散拣的,手稿在印刷厂放了好几年,惠特曼后来说,“突然一天,它完全离开了我们──像通常那样点了火,或扔给捡破烂的人了。”惠特曼是个颅相学的信徒,《草叶集》初版只在福勒和威尔斯的颅相学小陈列室里摆卖,放在“胸像、样品、古董和相关研究书籍之间”。就像比彻、爱默生、韦伯斯特以及许多才智之士一样,惠特曼也让人看过他的颅相;虽然不及韦伯斯特的颅相骨格清奇──据说它与普通颅骨相比较犹如“圣彼得教堂无比宏伟的穹顶之于小圆堡”──但惠特曼也颇为满足,自诩颅相“庄严”、“仁爱”等等,在1855年底《草叶集》初版的第二次印行时列成单子加了进去。加进诗集的还有关于他的诗歌的九篇评论,其中三篇是他自己匿名写的,形容自己是个“纯种美国佬,健康无忧,他的肉体完美,从头到脚趾都不曾受污染,永远不会头痛或消化不良,血气方刚,身高六呎,营养良好,从不吃药,只喝清水──河流、港湾和大海边的泳者”。

  爱默生在翌年五月写信给卡莱尔,形容这些诗──而不是那诗人──有着边疆的血统:“去年夏天,有本书在纽约问世,是个难以形容的怪物,有着恐怖双眼,野牛般的蛮力,但无可置疑是美国的。”爱默生关于这个话题的最著名的信件是更早时于1855年7月21日祝贺惠特曼的一封私人信件。惠特曼有足够的时间──虽然自诩“粗汉”,但他也是个善于推销的人──擅自把这封信放进了诗集的第二版,没告知爱默生,不仅如此,还用烫金文字把信的一部份印在书脊:

   我恭贺你

   开启了

   伟大事业

     R.W. 爱默生

  但惠特曼也会打另一副牌:在《草叶集》第二版的“叶上留滴”章节的一篇评论里让《伦敦批评家》的一位评论者质疑有没有可能“这个世界上最假正经的民族允许一位猥亵诗人的臭味熏着他们鼻子?”而他会则留出初期评论中最好的一篇,它出自女权主义者范妮.弗恩之笔:“沃尔特.惠特曼,这个柔弱的世界需要你……(一个)得到女人恋慕的人,不是女人气的男人,不是文质彬彬的绅士……它需要敢于说话的男人,当着怯懦者、谄媚者、共和贵族、咬文嚼字之徒、伪君子、社团和教义的面,大声说出他强大、诚挚的思想。”他还会让诗歌为自己代言:

   我赞美自己,歌唱自己,

   我所承担的你也将承担,

   因为属于我的每一粒原子也同样属于你……


相关译文来自无觅插件
共计0条评论
×提示

您已经赞过此文了。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