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译文学习区 登录 注册
1962年的这一天,安东尼.伯吉斯的《发条橙》(A Clockwork Orange)出版。许多人认为这本书不是他最好的小说——很多票似乎投给了《尘世权力》(Earthly Powers, 1980) 。尽管如此,《发条橙》成就了伯吉斯的国际声譽。

5月14日: 尖刻的《发条橙》

  • 4915阅读
  • 0
  • 0评论
译者:lxdhk 原文作者:Steve King
发布:2017-05-17 04:44:56 挑错

  1962年的这一天,安东尼.伯吉斯的《发条橙》(A Clockwork Orange)出版。许多人认为这本书不是他最好的小说——很多票似乎投给了《尘世权力》(Earthly Powers, 1980) 。尽管如此,《发条橙》成就了伯吉斯的国际声譽,这大部份要归功于1971年斯坦尼.库布里克把它拍成电影引起的大论战。有些人发现这本书预示了我们社会的崩溃;有些人指责这本书为虎作伥,引发或利用了社会的崩溃;有些人则对书和作者都瞧不上:“安东尼.伯吉斯是个自作聪明的作家,他的小说《发条橙》近年博取了某些批评家的吹捧,例如威廉.伯勒斯,错把他那些性虐狂、古惑仔风格、黑话以及贝尔兹俄语乱炖的胡言乱语当成了社会哲学。”


  伯吉斯说,这是他最不受人欢迎的书,但他不认为自己是胡言乱语——这本书之所以令人困惑,应归咎于电影,它是根据该小说的美国版拍成的,砍去了原书的最后一章。伯吉斯在介绍1986年美国版(这一版补回了被砍掉的部份)时解释说,他当时向美国编辑屈服了,因为他需要钱,但他们把他的小说变成了无稽之谈,一味耸动煽情而不是“一幅人类生活的美好画像”。他解释说,在书的最后一章——象征性的第21章——“我那谋财害命的年轻主角长大了”,因为他认识到“人的能量最好用来创造而不是毁灭”:

  人天生赋有自由意志。他能用它在善与恶中作出选择。假若他只能按善或恶来行事,那么他只是一个“发条橙”——那意思是哪怕你外表色泽鲜艳,汁水甜美,像个可爱的有机物,但事实上只是个被上帝或魔鬼或全能国家(由于它越来越代替了前两者)拧紧了发条的玩具。

  伯吉斯写这本书时,逼自己处于“一种近乎昏醉的状态,好处理令我非常烦燥的素材”,他不开心,因为别人认为他鼓吹的是暴力而不是对机械化的抗议:“让街道受凶残流氓的侵扰,也比否认个人选择强。”同样,街头暴力也比呆在电视机混吃等死强,反英雄主角阿历克斯对他的小混混同伙如是说,其时他们正要上街去“喧哗吵闹、横冲直撞、或躲在黑影里嘿咻嘿咻”:

  ……而从所有公寓的窗户里,你会看见幽蓝跳动着的同样的光。那是电视机。今晚播的是所谓的“世界片”,意思是世界上所有人,通常是已届中年的中产狗想看的老一套节目。节目里有出名的搞笑蠢货或者黑人歌手,那都是从外太空的特别电视卫星蹦出来的哈,老弟。


相关译文来自无觅插件
共计0条评论
×提示

您已经赞过此文了。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