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译文学习区 登录 注册

重新探索过往

  • 1505阅读
  • 0
  • 0评论
译者:晓飞翻译 原文作者:Steve Pavlina
发布:2017-04-19 08:46:28 挑错

我是从湾区酒店商务中心的一台PC电脑上打出这篇文章。此刻是凌晨2:25,妻子就在楼上的客房里,当然是处于睡眠中。我们入住的酒店有个24小时开放的商务中心,而且提供免费的高速网络,这对多相睡眠者来说简直棒极了。妻子似乎不喜欢当她睡觉时,我在房间里用笔记本电脑写博客。

我们的酒店位于Emeryville市,就在洛杉矶海湾大桥的另一端。我从1990-91年曾住在Emeryville的一间公寓里,距离港区只有很短的步行距离。昨天我拜访了住过的旧公寓楼,发现它已变成独立公寓。自己月租曾经600美元的小开间公寓,现在大概值30万美元。那几乎等于我们在拉斯维加斯的四居室房屋总价。

严格来讲这是一趟度假之旅,但它也是对自己过往的重新探索。Emeryville就是我对个人发展开始感兴趣的地方,这也是我离开此地后第一次回访。在1990年,我对和自助相关的任何事情都毫无兴趣。这种概念对我而言如同外星事物。住在Emeryville时,我曾和朋友们玩过许多扑克,到了年尾,自己在扑克上的进步也没比年初强多少。我只是感觉那时的状态还不错。对于如果想要,我便能提升个人技能和性格品性,自己毫无概念认识。那种想法从未进入自己脑中。我对个人成长的概念认识,仅限于自己可能从学校学到的东西 — 我可以获取知识,但无法改变自己会成为的那个人。

但在咎由自取陷入严重麻烦后,那种限制性思维给我造成了太多痛苦,以至于除了将它舍弃,我并没有什么选择。我发现自己身处无法忍受不再成长的境地。我那时迅速走着下坡路,假如不改变自我,就将自毁前程。如果没有舍弃那时的限制性信念,我现在很可能正坐在监狱里。痛苦便是让我致力于提升自己(尤其是自身性格品性)的最初推动力,不过一旦开始看到努力结果,让我保持前进的,就是随之而来的享受和愉悦感。如今追求成长便是真实的我 — 成长已是自己灵魂的组成部分。

我和妻子昨天拜访了伯克利市,今天也要花大部分时间在这里。当走在电报大街时,自己简直就像走在记忆之路上。我谈论着街道各处很大 — 以及很小 — 的改变。Blondie’s披萨店看起来仍像15年前一样。我在伯克利生活时经常在那儿吃饭(搬到Emeryville之前,我在伯克利生活了一年)。

在拜访一些老地方时,我讲着各种故事逗妻子开心。我俩直到1994年才相遇,这也是她第一次来到这些城市。她不禁感慨我那时该有多么不同(但她用了比“不同”更丰富多彩的一个形容词)。我那时确实挺狂野。自己几乎每天都要犯些罪行... 通常是商店偷窃。那时的我并没有正直感或道德心。

高中毕业后,我进入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学习,但没过多久便被开除。当你很少现身课堂,GPA开始只有小数点水平的成绩时,校方就会这么干。我只是在上大学时,对学习毫无兴趣,所以甚至没有尝试去努力。我在伯克利学到的,是一些非常与众不同的人生课程,它们与学业毫不相关。我的主要学业回忆,就是藏在计算机实验室的打印机旁,在他人领取打印结果前,偷偷将打印出的作业抢走。当发现有做好的作业内容时,我便写上自己的名字,将打印件作为自己的作业结果交给老师。那便是我当时的时间管理概念。由于一门课有500名学生,我从没被抓住过。自己真的很讨厌Lisp(计算机表处理语言)。

当和妻子穿过学生服装商店时,我指着衣服图案告诉她,学校的吉祥物是头熊(加州小熊)。妻子扭头对我说:“哈哈!原来你被熊族学校踢出来啦!”我俩都为这句话大笑不止。

尽管惹了那么多麻烦,正如自己创作的第1个音频里所提到的那样,我感受最多的却是一种深深的感恩。倘若没有当初那个鲁莽的少年,我也不会来到今天的生活位置。假如那时坚持面前的现成道路,我便会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毕业,很可能继续读取博士学位。我将像高中时那样一直做个全优学生,今天则可能干着程序员的工作... 或像自己的父母那样做名大学教授。也许在某个平行宇宙,此刻就有过着这种生活的另一个我… 给其他学生教授Lisp语言,而那些学生也学会了憎恨Lisp里的双括号。

若我走上那条人生路线,便会错失某些精彩体验。我不会和自身内在的那个伟大灵魂建立联系。在Berkeley和Emeryville,我打破了以往所有的生活模式。我强迫自己作为一个成人重新开始,学会自主思考,而非扮演跟随其他跟随者的角色。我让期望自己获取出色学业成就的所有人感到失望,包括我自己。但通过这种充满困惑,经常还无比痛苦的历程,我探索出命中注定该成为的那个核心自我。

我在此时此地感受到一种强烈的命运感。所有这些经历就像本该发生。它们导向了个人清醒意识的拓展,并开始将我唤醒到全新层次的存在状态。接受标准教育,然后找份体面工作,确实不属于我人生道路的一部分。

我认为每个人体内都有一个伟大灵魂,只有通过自身情感体验,我们才能触及它。有时我们的灵魂被深埋在层层恐惧之下,只有通过自己最深入、黑暗和发自肺腑的情感体验,我们才能重新与之相连。这条道路会从某种感觉开始,可能只是一种疑惑,尽管个人逻辑思维说我们过得还不错,自己却觉得生活里某样东西不太对。

我的灵魂想要反抗规则和僵化事物,因为灵魂的自然存在状态,就是自由和无所畏惧。因此不管自己对何事感到害怕,我的灵魂都强迫自己去亲身体验。无论何时困于某个僵化系统,自己的灵魂都吩咐我要么脱离它,要么就打破它。我越试图否认或控制这部分自我,就会体验到越多冲突和痛苦。但现在我能清醒主动地与那部分自我共事协作,自己也从未如此幸福快乐或心满意足。我再也无法回到活在恐惧躯壳里的状态。

帮助他人唤醒自己体内的伟大灵魂,就是我人生目的的一部分。有很多次,当我遇见人们时,自己都能感受到他们灵魂的在场。那种状态几乎像是双方在通过和语言完全不同的渠道进行沟通。虽然每个人的灵魂都独一无二,所有灵魂却共享着相似品质。或许最为共同的品质,就是无所畏惧。不管某个人从外在看起来有多不堪和恐惧,我都能感受出他们体内更强大的存在状态,那个灵魂渴望无所畏惧。

我活得与自身灵魂越和谐一致,就越容易和他人的灵魂建立联系。我是通过将人们作为灵魂生命对待,而非三维世界里的实体对待,建立起这种联系。我尽力绕过各种社会教化思维,因为那会迫使大家用并非真诚沟通的话语去交流。无论何时激起了人们内心的情感,我都知道自己正和对方的灵魂进行沟通。

随着自己不断成长,与个人灵魂联系得更加紧密,我注意到人们在我周围时,也变得更情感化。那种状态就像我用共鸣方式产生了某种能量,搅动人们体验到某种感受。起初这种感受似乎令人感到不安。我让人们觉得自己需要去做某件事情,虽然那件事情是什么很可能还不清晰。我并非出于自负或虚荣说这种话 — 它就是我过去一年一直在见证的事情。但我认为这种感受对所有人来说都很真实。当我们将自己三维世界里的思维和身体,与体内的伟大灵魂保持和谐一致,我们便在帮助他人做着同样的事情。而这种唤醒灵魂的过程,能带来大量的情感释放。

这就是我想用整个人生去做的事情。我发现没有什么事,能像唤醒人们体内的伟大灵魂那样,有着天然内在的奖赏感受。即使再大的世俗成就,也比不了帮助唤醒某人,看见我自身灵魂的一部分,正从对方眼中凝视自己,所带来的那种喜悦。



Steve Pavlina(史蒂夫·帕弗利纳)

2006.01.21

www.stevepavlinachina.com

微信公众号:晓飞翻译


相关译文来自无觅插件
共计0条评论
×提示

您已经赞过此文了。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