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译文学习区 登录 注册

你是头熊,还是只鹰?

  • 1348阅读
  • 0
  • 0评论
译者:晓飞翻译 原文作者:Steve Pavlina
发布:2017-04-17 09:15:54 挑错

有时当我和妻子在公开场合交谈时,那种场景就像电影Dogma(《怒犯天条》)里的一幕:Loki和Bartleby走过机场大厅,聊着他们以前身为天使时干过的壮举。我俩经常环顾四周,看着世上所有沉睡的人们,注意到他们几乎难以称作清醒生命。他们在人生中做着毫无意义的工作,忍受着令人不满的感情关系,用各种方式麻醉自我,回避自己无法面对的恐惧。在整个世界的宏大背景下,他们的对话交谈只不过是各种琐碎言论。

无论我俩何时新遇见某个人,最先掠过脑中的问题之一便是:“此人处于清醒状态吗?”世间绝大多数人依然处在沉睡状态,这意味着他们并非真正清醒,并能意识到自己的生命有何意义,他们为何存在于此,或他们活着的目的是什么。通过直接询问:“你此刻活在世上到底为了什么?”,我们就能轻松识别出这类人。这些熊 — 我和妻子把那些沉睡者叫做熊,就是因为他们仍在冬眠 — 将无法明智回答这种问题,因为这种问题已超出他们的正常思考模式。但清醒人士(以及那些正变得清醒自知的人们),会认为这个问题确实重要,也能提供明智回答,即便自己的答案还未完全成形。我将清醒人士想成飞鹰,因为他们有着明亮双眼,翱翔在地域之上,把一切尽收眼底,并能清楚看到远方景象。

我注意到有种美妙效果,就是若我俩和一头熊单独相处,有时能短暂将那头熊提升到刚孵化的小鹰的状态。这种情形能导向一些有趣交谈 — 将一头熊的意识觉悟,提升到可以共同讨论天空景色的程度,令人发自内心地高兴。但在那头熊召唤出自身勇气,经历过真正觉醒所需的经验教训之前,这种提升效果便难以稳定。熊并不喜欢飞得太多,也无法专注在天空中飞得太久。他们会感受到一种强烈冲动,要么逃回自己的洞穴之中,要么就想咬掉你的手臂。尽管如此… 和熊共同飞翔的时刻依然充满乐趣。

不幸的是,有些熊在洞中呆得太深,以至于我们无法温和地打破他们的沉睡状态。事实上,他们因为恐惧而陷于瘫痪境地,甚至无法召唤出面对恐惧的一点儿勇气。这些熊会激烈否认洞外一切事物的存在。你仍能通过将其强力拽出洞穴,拉到阳光下的做法,唤醒这样的一头熊。但那属于非常危险的工作,你需要些技巧才能安全应对这样的怒熊。但愤怒正是离开恐惧,走向清醒状态的积极一步,所以这种做法尽管会产生负面情绪,却是将一头打呼的睡熊,训练成一只飞鹰的快捷轨道。

哄诱一头熊离开自己的洞穴,向他展示天空的样子,会是个奇怪过程。许多熊根本不喜欢此事,他们将猛烈攻击任何打扰自己睡眠的人。每周都有一些熊会因为自身睡眠被打扰,而对我非常生气。由于那些熊害怕飞翔,所以并不喜欢被人提醒天空的存在,或知道一些熊族的兄弟姐妹离开了熊洞,最终变成飞鹰。这些都是顽固的熊们不想面对的事实,因为面对就意味着承认自己本可活得像只飞鹰,却把一生都花在一个洞穴里。

勿庸置疑,熊们早就把我排除在他们的洞穴之外,但我仍能通过偶尔穿着熊样外衣,混进其中。只要我闭嘴不言,这种做法便有效。因为一旦开口,熊们就会发现我听起来不像头熊。但有时我也忍耐不住 — 自己承认个人最喜爱的娱乐形式,便包括往熊洞里扔进一箱爆竹。没见过熊在这种情况下的反应,你简直不算真正活过。

幸运的是,有些熊在首次看到天空并遇见其他飞鹰后,发现那是种无比美妙与深受启迪的体验。他们就是已准备好训练成为飞鹰的熊。这些熊早已厌烦洞穴生活,甚至对那种生活沮丧失望。他们发现从洞中无法再找到喜悦,但还不确定该前往哪里,因为洞穴就是它们曾经知道的一切,其他熊对于这种生活似乎也毫无问题。通过一些刺激提醒,这些熊准备好去承认,洞穴里的工作在整个世界的宏大背景下毫无意义,和洞穴里其他熊的交往关系空洞浅薄又难获满足,而且一直困在熊洞生活的陷阱里确实无比难受。虽然从外部来看,他们仍像是熊,其他熊也把他们视为同类,但从内部而言,他们已开始感到非常不像一头熊。

遗憾的是,由于熊的数量远远大于鹰的数量,当一头熊开始醒悟时,他很难理解发生了什么。这头熊可能感到心神不安,做着其他熊似乎很享受的事情时也觉得毫无动力。他可能会寻求其他熊类成员的帮助,但熊类的解决方案都不怎么管用。长远来看,事情只会变得更糟,这头熊也感到和眼前世界 — 他唯一知道的世界 — 的联系越来越远。我对这些熊怀有极大同情;觉醒的过程并不轻松容易。

但是,鹰们所受的训练能识别出这些正在觉醒的熊,而这些熊也感到天然被鹰所吸引(尽管其他熊类同伴警示过他们别这样做,因为有其他见过飞鹰的熊们发生了永久性改变,现在已无法像正常的熊那样生活)。在觉醒道路上,这头熊会遇见新的重大挑战,许多挑战还很难面对,但他终将在这条道路上找到深入的满足感。在数年的受训期间,这头熊可能脚跨两个世界,有时活得像头熊,其他时候则像只鹰,但永远无法完全融入任何一个世界。这种状态会让那头熊非常困惑,但若他坚持下去,终将把熊的世界甩在身后,加入鹰的群体。和飞鹰们在一起时,那头熊便感觉像回家一般。

作为一名训熊者,我已被伤过多次,但对于有机会让另一头熊开始走上成为鹰的道路,这些伤痛完全值得。这个世界熊的数量已经太多,他们洞穴的脏乱状态正开始污染整个森林。但美妙的是,一旦一头熊受训成为飞鹰,那头熊之后就能出去训练其他熊也变成飞鹰。最近我一直注意到,天空中出现越来越多的飞鹰,所以我想这种影响正在加速发挥作用。我认为大多数熊类领导者们,对于发生着的事情仍浑然无知。但很可能用不了多久,他们便会开始注意到,越来越多的熊正离开洞穴,永远不再回来了。与此同时,鹰们还在储备着更多响亮爆竹。


Steve Pavlina(史蒂夫·帕弗利纳)

2006.01.09

www.stevepavlinachina.com

微信公众号:晓飞翻译


相关译文来自无觅插件
共计0条评论
×提示

您已经赞过此文了。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