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译文学习区 登录 注册

探索清醒意识的一种科学方法

  • 774阅读
  • 0
  • 0评论
译者:晓飞翻译 原文作者:Steve Pavlina
发布:2017-03-21 08:15:53 挑错

在探索清醒意识本身时,我们有多大程度的可能,去寻求并探索其中的“真相”?我们的内在现实又有多大的可知性?

当然,我们拥有科学方法。观察。假设。验证。然后得出结论。最后利用好所得结果。显而易见,这种科学方法的反复应用,已在外部现实世界产生一些非凡的探索成果。

但不幸的是,我们无法只用科学方法,去帮自己理解清醒意识本身。为何不能?因为科学方法预先假定存在一位独立的观察者,而在研究自身清醒意识时,我们并没有这种特权。你没法在不影响观察对象的情况下,独立观察自己的清醒意识。在对清醒意识进行观察试验的过程中,我们无法将主体与客体分隔开来。我们要同时扮演观察者与被观察者的角色。

我所指的“清醒意识”,是你的觉察认知感。你的清醒意识,就是个人想法的思考者。我们能用外部设备测量自身脑电波,还能用药品改变个人意识状态。但我们没有由外向内的手段,从清醒意识本身的视角,去测量清醒意识本身。我可以体验自己的清醒意识,但体验的也只是自己的清醒意识,而非其他任何人的。我没法像你亲身体验的那样,去观察或验证你的清醒意识。

不过尽管存在这些问题,我们并非完全无助。我们确实有某种观察自身清醒意识的能力。我们可以觉察认知个人想法和信念。

但我们该如何利用自身一定程度上的智性,来研究这些主观体验?科学方法只能让我们研究清醒意识的外象,而非它的丰富内在。假如我们无法使用科学方法,又有什么可以替代使用的智性选择?

对此问题,我并没有理想答案。虽然我们无法全面应用科学方法,仍能尽最大努力应用一种个性化的、主观版本的科学方法。此时我们将对自己进行试验,同时扮演观察者和被观察者的角色。这样做可能显得混乱和不够严密,但我认为它比什么都不做更好。即使我们对试验数据的解读,如同解开一张蜘蛛网,这种做法也能提供一些有用数据。

我发现很可能最有用的试验方法之一,就是以某种方式改变个人信念,在新的信念系统之内体验现实世界,并对自己的感受认知和观念想法记下大量笔记,尤其要记下那些看起来发生了改变的地方。然后当我再次改变信念,便可回顾那些笔记,还有自己的回忆.... 重新用一种不同视角看待它们。随着不断转变个人信念,我可以多次进行这种试验。再次说明,这种做法有些混乱和不够严密,因为我的笔记和记忆没法完全精确地记录自身清醒意识。但到目前为止,它们就是我能采用的最好认知工具。因为能有效利用时间视角,这种方法允许我作为半独立的观察者,检查个人清醒意识发生的前后变化。我可以在那些变化发生后,再次检查自己对旧体验的个人印象,就像古生物学家对化石所做检查那样。

与此同时,我的笔记和记忆能使自己在清醒意识中,重新部分载入先前的信念背景。它就像从电脑硬盘把一部分软件载入内存,以便CPU能快速运行这部分软件。通过一些练习,我现在能很好地将个人清醒意识分解为某种多任务处理器模式。这样我就能在运行了解先前体验的同时,从另一种信念的视角观察它。

虽然你很可能还未试过充分拓展这种能力,但你也有做到此事的能力。你对后见之明的概念是否熟悉?所谓后见之明,就是从崭新视角回想认识过往体验。此时你将扮演观察者角色(你的当前视角),同时载入被观察的对象(你的回忆)。你会记起少年时所做的事情并想着:“那样做简直太蠢了。”少年读者们,请对眼前生活做好笔记哦。但与只是再次回忆往事并融入其中不同,你和个人回忆将保持分离状态,并利用时间距离对它进行观察。

后见之明只能为你提供一种观察视角,不过,对于我们追求的目的而言,这种做法还有太多局限。使用后见之明时,你只是从当下时刻的有利位置看待过往。你有没有试过反向使用后见之明?若你能应对思维上的体操活动,我便鼓励你尝试这种做法。此时,你将回想过往记忆,完全融入其中。请通过你的双眼看到那种生活 — 真正身处其中。利用个人想象力让那种感受尽可能真实。倾听各种声音。闻到各种气味。想着你那时会有的同样想法。在一段时间里,直接允许自己变成那个人。把过往自我重新载入你的清醒意识。

现在在保持这种过往视角的同时,请载入你当下的现实生活,把当下生活看作一份记忆那样。请保持分离状态,从第三人视角看待你的当下生活。把你的当下自我,想象成电影屏幕上播放的内容,也许会很有帮助。而真正的你(在此例中是你的过往自我),正坐在影院里看着电影。这样一来,你是从坐在影院里的过往自我视角,通过电影屏幕审视当下自我。然后请允许当下现实生活播放一点儿内容,并让自己从过往视角去解读它。我认为你会发现反向使用后见之明的做法,的确是种令人神往和充满启迪的体验。例如,你可以用此方法来想象少年时的自己,会如何看待今天的你。不妨试试!

你还可以用这种方法,针对两种过往记忆,两种想象出的未来记忆,或一种过往记忆,一种未来记忆,分别进行试验。通过在思维上不断转换不同视角,同时扮演观察者和被观察者的角色,然后对自己探索发现的内容做好笔记(这样你便可在以后用更多视角回顾它们),你最终会为探索个人清醒意识,创建出伪科学类型的日志记录。

通过这种做法,我能从天主教徒、佛教徒、不可知论者、其他无神论同伴等身份视角,探索发现自己对无神论有何感受。这可以帮我在某种程度上,分离出独立于个人视角的“事实真相”。例如,无论我持有何种信念系统,自己对它会有良好感觉非常重要。一种让我始终处于恐惧状态的信念系统,也许从内部看来十分正常,但从外向内凝视时,它就总显得令人难以忍受。我感觉一旦自己能从内向外,和从外向内检查审视不同信念,以及它们会带来的结果时,我就能做出更佳选择。

你还可以用这种方法帮自己做出关于个人未来的决定。例如,假设你正试图为自己选择一种职业,但不确定哪种职业正确合适。这种情形在20多岁的年轻人那里十分常见。比如说你难以决定是要进入医学院(成为一名医生),还是进入法学院(成为邪恶人士)。我开玩笑哒!:)

于是你可能会想象成为医生是什么样子,然后又想象成为律师是什么样子。但最有可能的是,你会从当前视角想象这两种可能,而此种做法也许无法提供你能帮自己做出决定的有用信息。我推荐你可以先采用那种做法,但之后也这样去做:请想象你是位医生,自己完全融入那种角色,与此同时,请想象自己用医生身份思考做一名律师的样子,并留意你的亲身感受。请用我早前提到的电影屏幕技巧。然后采取相反做法。把自己想象成律师,从律师身份思考做医生是什么样子。这种做法并非后见之明或先见之明,所以我猜想它是旁观者之明。但我认为,当必须在两种同样有吸引力(或没吸引力)的选项间做出选择,这个方法会很有帮助。你还可能发现,那些额外信息恰恰是你需要获得的清晰感。若你成为一名医生,会后悔永远没能成为一名律师吗?相反情形又将如何?

这个方法帮我做出了去年的重大职业转变。对我而言,针对个人发展主题去写作和演讲,是从所有视角看起来都合情合理的唯一职业。尤其是从内向外看时,这种职业看起来非常合适。它就是那种理想职业,不会让我晚点去想:“也许我该做些其他事情。”最终结果也确实如此。

希望上面所写的内容,足以让你对我探索清醒意识 — 或至少是作为清醒意识一部分的信念系统 — 采用的伪科学方法,有了一定了解。目前这种方法仍有点疯狂,但现在的我也是如此。:)

这种方法应该至少能为你提供一种途径,在不会过度迷失于个人想法的情况下,用一定程度的观察、假设和验证能力,去探索你自己的信念。若你害怕尝试它,好吧,缺乏勇气的问题就是你开始这种试验的一个好地方,难道不是吗?


Steve Pavlina(史蒂夫·帕弗利纳)

2005.10.12

www.stevepavlinachina.com

微信公众号:晓飞翻译


相关译文来自无觅插件
共计0条评论
×提示

您已经赞过此文了。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