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译文学习区 登录 注册
请允许我向你描绘如下图景:从今起十年内,如果某个人,某家公司或者某个组织对你产生兴趣,想知道你是否曾说过冒犯他们的话,或者曾发出威胁,或者是任何他们感兴趣的只言片语,他们只要在谷歌的云服务器上进行搜索——公开的搜索结果、法院传票、或者其他任何东西——你被谷歌眼镜记录下的每一个字都会以文档的形式呈现在他们面前。

为人所忽视的谷歌眼镜真面目

  • 22149阅读
  • 23
  • 9评论
译者:年糕神 原文作者:Mark Hurst(何马克)
发布:2013-03-07 17:34:30 挑错

谷歌眼镜可能会改变你的生活,但并不是你想象的那种方式。谷歌眼镜上存在着种种可能,还没有人曾对此进行过探讨。因此今天我撰写本文,对这些可能性加以描述。

如果你读了那些谷歌委托的科技记者们写的吹捧文章,你大概会觉得谷歌眼镜简直就和喷气背包和魔杖一样:超酷,超豪华,简直是难以抗拒。这种眼镜肯定能取代过气落伍的智能手机。

昨天,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目前是Google董事兼技术部总监)说了一大通话。他声称用智能手机就跟“阉割”一样,“只是在一块平淡无奇的玻璃上擦来擦去而已”。他提出了一个取代玻璃(glass)的解决之道,没错,就是眼镜(Glass)。谢尔盖提出的解决之道,如VentureBeat网站所言,“谢尔盖·布林把用智能手机说成是‘阉割’,但蠢兮兮的谷歌眼镜反倒是完美的。”

就像许多夺人眼球的创新产品一样,谷歌眼镜的命运只取决于人们的使用体验。而眼镜最直接而致命的问题就是人们带着这幅眼镜看起来傻逼透了。没有人想成为酒吧里唯一一个看起来像是从1992年那部虚拟现实电影(译注:电影中文名为《割草者》)跑出来的半机械人。这太糗了。如果早期的体验者们在佩戴谷歌眼镜时没有感到社会认同,他们就会抛弃眼镜。

谷歌似乎已经意识到了这点,而且在最近宣布将与美国眼镜电商网站Warby Parker合作。Warby Parker因其设计的眼镜广受年轻人青睐而著名(我前几天提出过一个建议,开玩笑地建议谷歌好好研究一下过去的那种单片眼镜)。

如果抛开难看的形状设计,谷歌眼镜的使用体验倒赢得了评论家们的高度好评。看着数据在你眼前漂浮,似乎是一段令人心醉神迷的经历。天气!方位!社交网络的各种请求!铺天盖地的邮件!这些全在你眼前飘来飘去,永远不会跑出你的视线!对那些患有重度数码资讯焦虑症的家伙来说,这可比用智能手机要爽得多。因为每当你把手机搁在一边,你就会被迫回到沉闷的现实世界。要是带上了眼镜,这就永远都不会发生。事实上,这是谷歌一个相当大胆的举动,眼镜就像是数码资讯焦虑症患者们的解药,因为使用者再也不用低头看手机了。没错,因为这些分散注意的讯息现在都已直接呈现在你眼前(如果要更准确地了解谷歌眼镜引发的数码资讯焦虑症,请看这段带有黑色幽默色彩的模仿短片。这儿还有一段更犀利的短片,顺带警告,短片中的对话十分犀利。)!

如果上面这些还不够,那谷歌眼镜还有一项更重要的功能:lifebits。这项功能能够让你随时随地录下你周围发生的事情。一些老读者大概还记得六年前我在《比特素养》中写下的预言。以下文字来自第十三章:

记录生活的比特流将会导致一些新生且重要的问题。社会会欢迎这种做法吗?比如,记录一段与朋友的私人谈话?谁又能保证他不会被公开或私密地拍摄下来?公司、警察甚至朋友,任何使用“生活录像功能”的人无论喜欢与否,都将录下视线中的每个人。

现在,未来终于到来了:一家大公司给了你这样一种能力,只要下达一个简单的声音指令,你的生活就被记录、储存、分享。

现在让我们转一个弯,说说谷歌眼镜带来的其他弊端。没错,这幅眼镜看起来蠢兮兮的,但是谷歌会解决这个问题。没错,眼镜永远地把使用者栓在了谷歌的数码世界中,公司才不太会关心这个问题,大部分使用者也不会关心这个问题。不对,谷歌眼镜导致的真正问题,或者将使这个眼镜项目流产,或者将产生一种你不愿看见的必然结果(我将做说明),这与lifebits功能有关。又一次地,这是一个关于使用体验的问题。

(几乎)没人讨论使用谷歌眼镜的感受,我说的不是佩戴者,而是除了佩戴者以外的所有人。就像大卫(David Yee)发的一条推特所说的那样:

一个孩子戴着谷歌眼镜坐在这家餐厅,从今以后,我再也不喜欢光顾这里了。

与谷歌眼镜使用体验有关的关键问题不是戴上它看起来怎么样,而是其他周围带着谷歌眼镜的人。我举个简单例子。你正在跟一个带着谷歌眼镜的家伙进行一对一谈话,这可能就会变得让人烦恼。因为你会怀疑与你交谈的家伙注意力并不集中,而你也不方便让他们把眼镜摘下来(这幅眼镜最终不可避免地整合了带度数的镜片时将更是如此)。最终,真正的问题在这里:你并不知道他们是否在对着你摄像。现在,假装你并不知道有一个人正带着谷歌眼镜在外面散步。你走到任何公共场合——商店、人行道、公交车或地铁——你可能已经被记录了下来,也许是录音,也许是影像。也许一辆公交车上的五十个人都没有戴谷歌眼镜,但只要有一个人戴了,你,所有四十九个其他乘客,就都可能会被记录下来。这并不只是一段像安保监控那样的一次性短暂影像,而是一段被记录、永久储存并分享到整个世界的视频。

有人会说:“安保摄像机整天对着我拍,我也没觉得书名,这有什么区别呢?”且继续听我讲,我还没说完呢。谷歌眼镜独特的原因就在于它是谷歌的产品,而谷歌能够把眼镜与其他谷歌掌握的技术结合起来。

首先,谷歌从全世界每一个谷歌眼镜使用者那里获取视频。无论这段视频只是一段短暂的记录,就像第一次戴上眼镜之后的测试视频,还是为了未来不时之需而存下的视频,所有视频都会被发送至谷歌的云服务器。现在加上面部识别技术和Google+的数据库(这一数据库强调准确性和实名信息):谷歌的服务器就能够悠闲地对视频文件进行处理,以尝试识别每段视频中出现的每一个人。如果Google+听起来还不够,请注意,扎克伯格已经承诺Facebook将为谷歌眼镜开发应用。

最后,想象一下谷歌已经在服务器和眼镜上采用的将语音转换为文字的软件。从技术上说,任何视频中的对话都能被转化为文字,并被标注上说话人,最后被完整地收入谷歌的搜索索引。

现在这些步骤已经很明显了:我并不是说这些一定将会发生,而是通过结合谷歌已经掌握的工具,这些在技术上都是可以实现的。

现在让我们回到公交车上。可以想象,车上那个谷歌眼镜的佩戴者能够立刻认出你是谁,并把摄像机对着你拍摄。你在听力可及范围内说出的每一句话都会被记录下来并转换为文本,然后打上你网络身份的标签并被储存在谷歌的搜索索引中。这一切都是永久性的。

这还没完。

真正有趣的事情是,所有这些索引、标签和储存工作甚至都没有经过谷歌眼镜佩戴者的请求。任何谷歌眼镜在任何地方拍下的任何视频都可能被存在谷歌的服务器中。随后,谷歌,或者其他公司,或者政府机关就可以在未来的任何时候对这些视频进行后期处理(面部识别、音频文字转换等)。

还记得当年人们被谷歌摄影车拍下房子后略感不适的历史吗?大部分人算是挺过来了,因为他们最后在谷歌地图中看到了漂亮的谷歌街景。

而谷歌眼镜就像是成百上千乃至成千上万佩戴者在每一天,每一个地方——人行道、饭馆、电梯、办公室、你的家——开着摄影车转来转去。从今天起,从现在起,只要你去过谷歌眼镜佩戴者呆着的地方,你所做的每一件事都会被记录下来并上传至谷歌的云服务器,这些数据将会伴随着你的余生一直被储存着。你将不会知道你是否正被拍摄,就算你知道了,你也无力对其加以阻止。

我的朋友们,这就是谷歌眼镜带来的体验。我们应该对这种体验加以思考。谷歌眼镜佩戴者们的体验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所有其他人的体验。在公共场合当一位公民的体验即将发生改变。

请试想一下:如果世界上有一百万副谷歌眼镜正在储存佩戴者周遭的声音和视频,谷歌的搜索范围就将大大扩展,你将会出现在搜索索引之中。请允许我向你描绘如下图景:从今起十年内,如果某个人,某家公司或者某个组织对你产生兴趣,想知道你是否曾说过冒犯他们的话,或者曾发出威胁,或者是任何他们感兴趣的只言片语,他们只要在谷歌的云服务器上进行搜索——公开的搜索结果、法院传票、或者其他任何东西——你被谷歌眼镜记录下的每一个字都会以文档的形式呈现在他们面前。

这才是我们对谷歌眼镜应有的讨论。现在的科技论坛无论怎样都应该主导这个讨论,但是直至今日,大部分科技论坛仍在讨论这幅眼镜戴上去之后看起来酷不酷。

顺带一提,关于外观设计的问题,如果谷歌眼镜成功推广开来,并将开发后续的新版本,还是忘了Warby Parker吧。谷歌的下一个合作对象将是博士伦。如果能把所有装置整进一副隐形眼镜之中,那还要戴什么笨重的框架眼镜?当然,这将是谷歌眼镜的终极理念:一旦植入使用者体内,这将会是一个更加难以关闭的数字世界。倘若如此,你甚至都不知道究竟谁正在对着你拍摄。退出之道将不复存在。

相关译文来自无觅插件
共计9条评论
年糕神发表于:2013-03-07 18:11:22

(此处请丢弃节操二十个)如果有人在眼镜上装了一个自动过滤衣服的APP。。。。。

回复

Naziparaphernalia13发表于:2013-03-07 21:19:27
年糕神:(此处请丢弃节操二十个)如果有人在眼镜上装了一个自动过滤衣服的APP。。。。。

@年糕神:Despite all the hokum and commercial hype you would come across on webpage ads claiming with a pair of high-tech glasses you'd see a world of exhibitionists, I think a pair of glasses with raw computing power of a typical smartphone can, indeed, as easily remove clothes of whatever moving object you have a crush on, and rebuild a 3D naked one in real time.

回复

pangjon发表于:2013-03-07 22:01:01

年糕会招收会员呗?

回复

pangjon发表于:2013-03-07 22:02:01

年糕会招收会员呗?

回复

年糕神发表于:2013-03-08 09:28:49
pangjon:年糕会招收会员呗?

@pangjon:好啊~年糕神教左右护法各处坛主均在火热招聘中。

回复

pangjon发表于:2013-03-08 10:21:33
pangjon:年糕会招收会员呗?

@年糕神:给个联系方式呗

回复

年糕神发表于:2013-03-08 10:29:19
pangjon:年糕会招收会员呗?

@pangjon:= =#好羞射!!教主的行踪怎可轻易暴露。。。神粥大地上年糕神无处不在,顿顿吃年糕,就能得年糕神保佑哦~

回复

Naziparaphernalia13发表于:2013-03-10 12:32:39

我非常不喜欢google眼镜的语音控制,它在很长时间内都应该无法完成精确/复杂的任务。何不弄一个键盘。

回复

Tyron发表于:2013-03-11 22:58:06

google眼镜走向了错误的研究方向,最好的应用方向是游戏眼镜,而非生活眼镜。

回复

×提示

您已经赞过此文了。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