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译文学习区 登录 注册
你们某些医生相信灵魂在这个世界上是永不消失的,相信你们不真心地称之为鬼怪的幽灵。而我只是相信,活人有时会在他们并不存在的地方被人看见

安布罗斯·比尔斯:死亡诊断

  • 5087阅读
  • 0
  • 6评论
译者:七彩鱼
发布:2016-10-12 01:01:04 挑错

“你们有些当医生的,喜欢让人称呼一声‘科学人士’,其实比我还迷信,”霍沃尔开口说道,似乎在对一项并不存在的指控做出回应。“你们某些人——我承认,只是少数——相信灵魂在这个世界上是永不消失的,相信你们不真心地称之为鬼怪的幽灵。而我只是相信,活人有时会在他们并不存在的地方被人看见。他们曾经在那个地方居住过很长时间,也许对那个地方产生的影响太过强烈,因此周围的一切都留下了他们深深的印记。我清楚地知道,一个人的性格对他所处的环境可以产生很深的影响,时间一长,这个人的影像就会在别人的眼睛里呈现出来。毋庸置疑的是,这种能留下鲜明印记的性格必须符合某种特定的类型,而能够捕捉到这个影像的眼睛也必须是合适的类型——比如说,我的眼睛。”

“是啊,合适的眼睛,把视觉传递到不太合适的大脑里。”弗雷里医生笑着说。

“谢谢;人都喜欢听顺耳的话;也愿意出于礼貌捡好听的说。”

“请原谅。不过你说,你知道的事,听起来不那么简单,不是吗?也许你不介意费点神讲一讲,你都知道些什么。”

“你会说,那只是幻觉,”霍沃尔说道,“但也无所谓。”于是他讲起了事情经过。

<二>

“去年夏天,你知道的,我去了默里迪恩镇避暑。我本打算到一位亲戚家借宿,可亲戚病了,只好另觅住所。我费尽周折,终于找到一间空闲的公寓,租了下来。那栋房子曾经住着一位名叫曼纳林的古怪的医生,几年前就离开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就连他的房中介也不知道。房子是他自己建造的,他与一名老仆人在里面住了大约十年。因为找他看病的人寥寥无几,所以没过几年,他就彻底放弃了行医的行当。不仅如此,他还几乎退出了全部的社交生活,成了一位隐士。唯一与他有点联系的乡村医生告诉我,在隐居期间,他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一项独门研究当中,研究成果都被他详细记录在一本书里了。他的那本书并没有得到同行们的认可,实际上同行们都认为他精神有点不太正常。我没有读过那本书,而且至今也想不起书的名字,不过听说它阐述了一个相当惊人的理论。他认为:许多人的死亡日期可以在其身体尚处于健康的状况下准确地预测出来,预测的时间可能比实际时间提前几个月,最长时限,我想,也超不过十八个月。当地坊间传言此人已利用他的能力进行过这种死亡预测——或者,也许用你们医生的话说——诊断;据说,在每一例诊断中,如果某个人的亲朋好友收到过曼纳林的警告,这个人必定会在预测的时间突然死亡,死因不明。不过,所有这些,都与我真正要讲的事情无关;就当给你这位医生的一点消遣吧。

“那栋房子的陈设与布局与他住的时候一模一样。对一名非隐士也非学生的人来说,这样的住处有点太阴暗了。我想房子的某些特征传染给了我——也许是房子主人的某些性格,因为我待在里面总是处于某种忧郁的状态,我想过了,这既不是出于我的本性,也不是因为孤独。没有仆人与我同睡在这栋房子里,你也知道,我这个人特别喜欢一个人独处,在个人的小圈子里痴迷地读书,尽管很少做研究。无论出于什么原因,房子里的氛围是压抑而沮丧的,总觉得一股邪恶的力量正在向你逼近。这种感觉在曼纳林医生的书房里尤其强烈,尽管那个房间是整栋房子里最明亮,最通风的。书房里挂着一幅曼纳林医生真人大小的肖像画,透着一股主宰整个房间的气势。画像本身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画中人相貌俊朗,显然五十来岁,铁灰色头发,脸刮得很干净,乌黑而严肃的眼睛。这幅油画中的某些东西似乎一直在吸引和攫取我的注意力。画中人的相貌变得越来越熟悉,像‘幽灵’一样时常在我的脑海里出现,挥之不去。

“一天晚上,我提着一盏灯(默里迪恩镇没有煤气)去卧室,经过这这个房间。像往常一样,我在画像前停下脚步。灯光中的画像似乎出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表情,很难用语言来描述,但是很清晰,很诡异。我只是觉得有趣,并没有感到不安。我把灯从一侧移到另一侧,观察光线变化后的效果。当我在观察的时候,突然有一种想回头看的冲动。我回过头,看见一个人从房间的对面径直向我走来!他一走近灯光照射到的范围,我立马就认出了这个人的脸庞:是曼纳林医生本人,就像是画像在行走一样!

“‘请原谅,’我有点冷冷地说,‘但是,如果你敲过门,我没有听见。’

“他从我的身旁走了过去,与我只有一臂之隔,竖起了他右手食指,像是一个警告;然后一言不发地走出了房间。如同他进来时一样,我没发觉他是怎样出去的。

<三>

“当然,用不着我替你,你也一定会说,这是一种幻觉,而我则称之为幽灵。这个房间只有两扇门,其中一扇是锁死的;另一扇门通向卧室,卧室没有出口。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时的感受,还不是这件事的重点。

“毫无疑问,在你心里,这是一个平淡无奇的鬼故事:一个编故事的老手,一些老套的语言,构思也并不离奇。但事情若果真到此为止,我也不会费这么多口舌讲来讲去,即使确有此事。可问题在于这个人并没有死;今天,我在联合大街上遇到了他——人群中他与我擦肩而过。”

霍沃尔的故事讲完了。两个人都沉默不语。弗雷里医生心不在焉地用手指敲打着桌子。

“今天他说什么了吗?”医生问道——“他都说过,或干过什么,让你觉得他没有死?”

霍沃尔瞪大了眼睛,没有回答。

“也许,”弗雷里医生接着说,“他打过什么手势,摆过什么姿势——竖手指,像发出一个警告?这是他的小把戏——当他要说一些严肃事情时的小癖好——比如说,宣布一项诊断结果。”

“啊,是,他做了一个,像是他的幽灵在书房里做过的手势。可,可是,我的天啊!你以前认识他吗?”

霍沃尔明显开始紧张起来。

“我认识他。我读过他的书,将来有一天,所有医生都要读。这本书是本世纪医疗科学领域最惊人,最重大的发现之一。是的,我认识他,三年前我为他治过病。现在他已经死了。”

霍沃尔惊慌失措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迈开大步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然后凑到他朋友的身边,用战战兢兢的声音问道:“医生,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作为一名医生?”

<四>

“没有,霍沃尔,你是我认识的最健康的人。作为朋友我建议你回自己的房间去。你拉小提琴的样子像个天使。去拉吧,轻松愉快地拉几首曲子。把这件该死的坏事抛到脑后。”

第二天,人们发现霍沃尔死在自己的房间里,脖子里夹着小提琴,琴弓搭在琴弦上,乐谱摆在面前,是肖邦的《葬礼进行曲》。


相关译文来自无觅插件
共计6条评论
passerby98发表于:2016-11-12 17:23:08

【相信你们不真心地称之为鬼怪的幽灵】believe ... in apparitions which you have not the honesty to call ghosts,对have not the honesty to的处理不太合适;另外apparition与ghost有些意思是相通的,最好能予以区分。“相信灵异现象,却不够诚实、不愿意将其称作鬼怪”?

【不过你说,你知道的事,听起来不那么简单,不是吗】But you say that you know. That is a good deal to say, don't you think,原文是两个句子,译文不必合并成一个。“但你说你知道。这还需要说详细点儿,是不是”。

【预测的时间可能比实际时间提前个月】several months in advance of the event,少了个“几”字?【预测的时间】容易产生歧义。“可在其死亡发生前若干个月做出预测”。

回复

七彩鱼发表于:2016-11-15 17:24:37

谢谢谢谢read这篇译文并挑错~~
你指出的问题确实存在,这我在翻译的时候只注意前后文的连贯,原文的词法句法处理不对应的地方较多,欢迎进一步探讨

回复

meihelen发表于:2016-11-15 20:50:52

who, indeed, considered him not entirely sane:【相反,同行们都认为他彻底疯掉了】=> 同行们实际上都认为他精神不太正常。(程度不同哦。)

回复

七彩鱼发表于:2016-11-15 22:17:22
meihelen:who, indeed, considered him not entirely sane:【相反,同行们都认为他彻底疯掉了】=> 同行们实际上都认为他精神不太正常。(程度不同哦。)

@meihelen:谢谢谢谢read这篇译文并挑错~~
who, indeed, considered him not entirely sane.这个问题比较严重,not居然没看见--改!

回复

七彩鱼发表于:2016-11-15 22:21:57
meihelen:who, indeed, considered him not entirely sane:【相反,同行们都认为他彻底疯掉了】=> 同行们实际上都认为他精神不太正常。(程度不同哦。)

欢迎两位参议院高手继续关注并挑错:)

回复

七彩鱼发表于:2016-11-15 22:43:00

有些日子没来翻了翻以前的译文图怎么都不见了( ˇˍˇ )

回复

×提示

您已经赞过此文了。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