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译文学习区 登录 注册
早起鸟或夜猫子?我们何时上床,很明显地影响着人们看此装为什么颜色——这在两年前引起半个世界争议的事件。

服饰颜色之争 研究员解释了混乱色彩与睡眠的喜好

  • 14547阅读
  • 0
  • 0评论
译者:鲁德维 原文作者:SPIEGEL ONLINE, Hamburg, Germany
发布:2017-04-18 10:11:12 挑错

认知心理学  礼服  颜色决定着睡眠的嗜好


Samstag, 08.04.2017   16:56 Uhr

·  认知心理学 > 礼服:此装是蓝-黑色或白-金色的?决定着睡眠嗜好

服饰颜色之争 研究员解释了混乱色彩与睡眠的喜好

早起鸟或夜猫子?我们何时上床,很明显地影响着人们看此装为什么颜色——这在两年前引起半个世界争议的事件。

霍尔格·达姆贝克   Holger Dambeck

原图

swiked/Tumblr

此装应是蓝-黑色或白配金色的

有些人认为蓝-黑色图案,另一些觉得是金-白色,有的甚至蓝色和金色的条纹。在2015年2月“摄的不好的服装照”在一些“朋友、熟人和同事间引起争论”。在名为哈斯塔格礼服疯狂论被广泛传开。例如,有人认为具消极的态度的人会看到的衣服是蓝色。

其间/最近心理学家们在很大程度上都认同,为什么人们对同一图像的颜色会有不同的视觉感。我们的视觉系统会持续不断地校正色彩,同时也会顾及具体的照明情况。

雪蓝色

此服意味着这样的情况:那些认为,此装在有日光的阴凉地感觉占主导地位的,蓝光会被减去。我们知道,白色的东西在阴影下看上去有些发蓝 - 例如雪。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将亮蓝色视为白色的原因以及另一种条纹视为金色。而谁觉得相反,认为此礼服被人工的黄色灯照射着就会觉得此图案是蓝-黑色为真

现在一种专业杂志"视觉期刊"发表研究证实了这个混视颜色轰动全球的解释——并且提供了另一个有趣的假设,什么人会偏爱什么颜色。

来自纽约大学神经科学研究员帕斯卡尔·瓦尔李氏Pascal Wallisch说,“原照片曝光过度,这使得照明状况很难评估”。“我们需要假设关于此着装的照明,并因此而影响我们最后看到的颜色是什么”。

60%认为是白配金色的衣服

娲李氏Wallisch为他的研究先后在线采访了13417人。在此服装炒作后几个星期的2015年3月就收集有8084人,然后到2016年三月又有5333人。

受访者当回答,他们看到的衣服是哪些颜色。对此几乎60%认为是白配金色,而蓝-黑色的有30%左右。其余的人给出的是其他的颜色组合。

但娲李氏Wallisch还想知道,观察者对光线条件的评估;他们是住在农村还是在城市以及自己是属于哪种时间类型。人,是有早起的,常被称作云雀型,以及所谓的猫头鹰型,喜熬夜和早上睡得更久之分。

夜猫子对早起型

哪种时间类型对提问的答案给出了极为吸引人的结果:夜猫子较之于云雀型看此衣服是白-金色感的明显要少得多。

在2016年3月第二次的调查中这种现象就更加明显。认为是白-金的比率,典型猫头鹰型仅有47%,而典型的云雀型则是66%。

娲李氏Wallisch解释道,很显然,人的色彩感取决于他花多少小时在日光下或是人工照明下。谁长在充足的阳光下就会认为此衣裳更近于白-金色。夜猫子,常于人工照明下的人则少有如此强烈的倾向。

草莓是红的?

娲李氏Wallisch说,“这证实了,一个人通常暴露在什么光下,就会怎样影响他对颜色的感知”。在调查中对其他的提问因素,如性别或年龄,仅有较为次要的作用。

我们的头脑会怎样快速地校正永久色彩,研究人员阿基幽希·基陶卡Akiyoshi Kitaoka给出草莓的照片举证。这个日本人将图像的颜色这样处理,使得单个像素不再含红色。

昨日のイチゴのケーキの画像で自己模倣の作品を作りました。今日は事務仕事が多くて、帰宅間際になってやっと遊べました。研究時間は確保したいです。
草莓看起来是红色,虽然其并不具此(红色的)像素Strawberries appear to be reddish, though the pixels are not.pic.twitter.com/ZyHtByDkAm

—阿基幽希·基陶卡Akiyoshi Kitaoka (@AkiyoshiKitaoka) 5. April 2017

更正了两种颜色变化的概述,证明颜色的恒定性Corrected summary of the two color changes to demonstrate color constancy

昨日の色の恒常性のまとめ画像の修正版です。左のオリジナル図の赤をR255, G0, B0に訂正したものです。 pic.twitter.com/14noHvnjry

但即便如此大多数观察者看草莓的颜色为。  Aber trotzdem sehen die meisten Betrachter die Erdbeeren in der Farbe Rot.

人只是在做那他愿意看到的。就这么简单Der Mensch sieht einfach das, was er sehen will. So einfach ist das.。


相关译文来自无觅插件
共计0条评论
×提示

您已经赞过此文了。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