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译文学习区 登录 注册

你什么都看得见,却什么也看不清

  • 2485阅读
  • 0
  • 1评论
译者:夏小糖
发布:2017-04-21 13:31:57 挑错

我经常提到这一点:我们内心不被看见、不被触碰的地方会带来痛苦。只有当我们面对此时此刻,不再逃避任何一种感受和情绪时,我们才能体验到完整和自由。

同样,我们在探索和他人、和世界的关系时,如果总是有所保留或者躲避、拒绝,也会因不完整的自我而感到痛苦。当我们生存在怨忿之中,我们实际上远离了自身的存在。

虚幻的对方

一切生命形式都会感知分离,这是进化机制的一部分。一旦我们感到自己陷于某种激烈反应、冲突或分裂中时,我们就会制造一个“虚幻的对方”。这时,对方不再是一个生命,不再是拥有需求、恐惧和欲望的存在,而变成了我们头脑中的一个印象、一个不真实的形象。其他人变成了二维扁平的形象,你内在的压力越大,这个形象就会越失真。我们仍是自己故事的主角,他人则成了木偶或棋子。对我们而言,他们作为一种客体存在,一种要么对我们有助、要么对我们有害的客体,或者干脆毫无关系。

一旦我们在与人交往中开始感到厌恶和距离感,我们就会创建出虚幻的对方。导致这种行为的是我们在亲密关系中常体验到的愤怒、责备和怨恨,但更多的是内心的逃避和拒绝。我们常常下意识地给别人也给自己贴上标签,比如“另类”、“低级”、“邪恶”甚至“危险”。只要陷于某种负面情绪之中,我们就创建出一个“虚幻他人”。

带来痛苦的刻板印象

对分别感的狭隘理解让我们无法启用大脑中拥有流动思维和同理心的那一部分。我们自带强大的过滤器,将自己与他人分离,这个过滤器的名字可能是政治、种族、性别、性取向、经济阶层甚至外貌。我们自己也会有同样的遭遇,别人通过刻板印象来评价我们,尽管那可能完全是偏见。

如果不能意识到,正是这些刻板印象和预设塑造了我们的看法,我们就会和他人之间形成一种分离感。而我们的文化和社会制定的标准、态度和故事,还会进一步扩大这种分离感。如同鱼在水中不识水,生活在文化中的我们很难意识到它严重地扭曲了现实。我们如此依赖既定的评价体系,而正是它给我们带来巨大的痛苦。

在名为“搭建桥梁”的项目中,来自不同文化背景(此例中,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青少年被要求一起生活1到2周,促进彼此的了解。其中有一段关于正念和共情的聆听体验。

一个巴勒斯坦女孩分享了她的故事:以色列士兵曾经闯入她家并殴打每一个人,在意识到走错地方后匆匆离开,没留下一句道歉的话。

项目的主持人随后请一个以色列女孩用第一人称复述这个故事,假设这一切都发生在她身上,描述她可能有的感受—愤怒和恐惧。听完故事后,那个巴勒斯坦小女孩开始抽泣:“我的敌人听到了我。”

注视对方的眼睛

感知对方总是从感知我们自己开始。如果我们无法坦然面对自己身体里的恐惧、羞耻和悲伤,那我们也不会有勇气和另一个人的痛苦同在。

第二步,交流时尝试着注视对方的眼睛。你可以从那些近在咫尺却偶尔让你有距离感的人开始:不守承诺的爱人或你调皮不懂事的孩子。这些练习会让你意识到自己在什么时候陷入分隔的幻象、并开始制造虚幻的对方。留意自己的情绪变化,此时此刻,你的感受如何?

深入的感知是真正交流的开始,这将引导我们学会接收对方的感受、并回以关怀。当我们逐渐摆脱彼此之间的分离感,我们就可以从共有的存在开始真实地生活。

End.


相关译文来自无觅插件
共计1条评论
理想的乌托邦发表于:2017-04-22 00:23:28

翻译的真好 很厉害

回复

×提示

您已经赞过此文了。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