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译文学习区 登录 注册

“《银娇》想说什么?欲望无关乎年龄”

  • 3381阅读
  • 0
  • 1评论
译者:爱上熊的猫 原文作者:시사IN
发布:2016-08-29 10:06:52 挑错

刑场上最冷静的人往往能使刑场的气氛沉静下来,这人是谁呢?答案很意外,是死囚。据说死囚能舒缓行刑之人的内心并引导自己走向平静的死亡。为什么?因为这些人里只有死囚在准备着死亡。无数次勾勒自己的死亡之像,只有面对死亡的死囚才能做到平和如常。

对作家朴范信(66岁)来说,《银娇》就是这类小说,如同死囚即将面临的死刑。对像临近死刑一样的衰老进行反省并使自己接纳它。“70多岁老人和10多岁少女的爱情”,问题不在于是否可行,对作者来说最重要的是通过这部小说来探讨能否克服走向衰老的恐惧并接受它。

两年前出版的《银娇》要被拍成电影一事重新成为了话题,畅销书排行榜的地位直线上升。80年代全盛期时,作者对自己的小说被拍成电影和电视剧已经司空见惯,但对这次的电影作者的心情半期待半忐忑。幸运的是电影超出预期,由于电影的宣发成功,《银娇》如今再次成为话题,我们采访了作家朴范信。

**


ⓒ金洪具

对受电影影响小说重返畅销书排行榜一事,作家朴范信如是说:“喜忧参半,韩国的读者到底在哪儿”。

众多读者从主人公“李适耀”的身上看到了朴范信的影子,衰老对您意味着什么?

我从50岁进入60岁的时候曾想过,如果能像浮士德一样向恶魔出卖灵魂就能永远年轻的话,我也想那样。即使烧掉我所有的小说我也想那样做。衰老的悲伤很残酷,因为作家更敏感,所以就更痛苦。时间虽然能让思考更深邃,但同时也能毁灭思考。

我们的社会不待见衰老,可能是对衰老的反省不足吧。

“李适耀”(主人公名字)经历了两次屈辱。一次是在出版社,另一次是在电影公司。最初在博客上以《杀人驴子》的题目连载时李适耀的年龄是77岁。但是出版社在以《银娇》题目出版的时候嫌主人公年纪太大,要求改成65岁左右。所以我追问,因为主人公年龄大就卖不出小说还是好世道吗?我说必须要过70岁,在我固执的坚持下最后文中用了70岁。拍成电影的时候说如果主人公用年龄大的演员没有视觉效果,年轻的观众不会看,所以角色用了年轻的演员。

“70多岁老人和10多岁少女的爱情”怎么会发生,在我们的社会这属于问题爱情吧? 

看到过有人对李适耀用了“老欲”这样的词。想拥有美好东西的心理只是单纯的欲望,“老欲”这样的用词本身就已经贬低了价值判断,老人不能有欲望这是暴力视角,老人为什么就要把欲望藏在盔甲里活着呢?欲望无关乎年龄,是价值中立的,被美好事物所诱惑的欲望对谁都是一样的。

这部小说对您自身有什么样的意义?

1993年封笔后1996年又重新开始写,从那时起到现在评论家们叫做“渴望期”,所以这也像是在诉说最后的渴望。想要超越死亡,对永生的渴望,《银娇》就是这样一部正面突破渴望的小说。最能够直接表现衰老感的就是肉体,能反映痛苦地走向死亡和表现生命有限的正是肉体。我呼唤出体内的野兽将肉体的问题诉说出来,真的像暴风一样写完,写完这部小说我的内心变得平静,现在可以不再痛苦地接纳时间的流逝了。

变得可以接受衰老了是吗?

对于生命的有限性,不是说一句“别怕,妈的”就完了,都应该害怕。我通过这部小说克服了很多,我的心结好像解开了,也能接受衰老这件事情了。敌人似的死亡变成了朋友,也可以直视死亡的瞳孔,现在不在被死亡纠缠或屈服于它了,像可以拥抱死亡一样变得成熟了。练习面对死亡,这部小说对我而言就是驱魔术。

对濒死的李适耀而言银娇是怎样的存在?

不是英淑或英子,没有当成女性,是中性的感觉,所以起名叫“银娇”(从这句看网上的中文名普遍翻译有误啊,汉字用“银桥”会不会中性一点)。银娇不是17岁,可以是25岁,也可以是30岁,甚至男女都不重要。她是被渴望的绝对的存在。

通过小说《银娇》里体裁文学作家徐志友也揭示了文坛内部的问题。通过文坛类似六头品(新罗时代王族下面的阶级)一样的体裁文学作家们唤醒了对文化权利的认识。

这部小说不只是描写性的问题,而是拉开本能的拉链呈现内里的作品。挑战藏不住拉链里的躁动一般行动的知识分子的社会。因为提到了文坛内部文化权力的构造,所以可能有些许不适,但我还是想说说这些虚幻般的东西。这个具有名分和本性紧密结合的双重构造。我们知识界是前人种树后人乘凉,表里不一,知识分子社会的本能就是卡特尔(由一系列生产类似产品的独立企业所构成的组织,集体行动的生产者,目的是提高该类产品价格和控制其产量)。

您拥有首尔文化财团理事长、韩国放送公社理事等头衔,不是文坛的主流吗?

我是局外人,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主流。不是好大学出身,不是创批派(创作和批评),也不是文知派(文学和知性),被到处碾压。如果隶属派系得到保护就能过的安稳,但我过的是作为不属于任何一派的“独行者”的生活。独行者是在边缘危险矗立的人。在文学祭坛上,我很骄傲自己能像个少女般一直奉行文学纯情主义。

不属于某一特定文坛,因为这个吃过亏吗?

80年代是我的全盛时期,我从读者那里收获了赞美,但却在知识分子社会里受到了人民审批。甚至一天好几次感受冰火交替,被两边蹂躏。一边受到政治性的压迫,另一边还要受到民族文学阵营的压迫。虽然很痛苦,但也反倒让我变得坚强。

怎样克服那段时期的?

最终能相信的只有作品的力量。依附政治权利能尝到一时成功的甜头,但是永久性的评价最终还要靠作品。社会性发言只有通过小说才能做到,小说家就要写小说,发脾气不管用。

听了过去的事情,您好像受到很多伤害。

奇怪的是我并没有练就抵御伤害的内功,还是维持着很容易受伤害的状态。作为艺术家这是值得祝贺的,但对个人而言很痛苦。尹东柱看到风中的树叶都觉得痛苦,这就是对存在的怜悯之心吧?最近我在推特@上又受到了伤害,甚至想过为什么我就不能变得麻木呢,如果变得麻木了反倒舒服,不写字也挺好的,我想要获得内心的平和。

那种伤害会成为文学的养分吗?

我写小说是为了活着,如果不写会得忧郁症。我体内的野兽如果不写小说就会破血肉而出,我不想被体内的野兽吞噬掉,所以才写小说。

**


朴范信(中间)跟电影《银娇》的导演和演员合影留念。

电影《银娇》怎么样?

看完预告片后有点害怕,担心会被看成是老人色情片。(看了电影后)放心了。在没有损伤原著主题意识的同时成功电影化了。几乎没有含有存在论主题的韩国电影,因为卖不动。尝试这样的主题,这样的故事本身就是榜样。

听说您看了好几遍电影。

看了三遍。第一次看的时候真的很不适应,是个不幸的观众,对李适耀的感情也没有代入感。第二次是跟同行文人们一起看的,注意力主要放在他们是如何看待的。在家乡论山看第三遍的时候才放轻松看了。哭了好几次。

有没有遗憾的地方?

与其说是主人公李适耀的电影,可能更像是银娇的电影,希望给予走向衰老的悲伤关注,原著更压抑一些,所以会想电影如果再无视一些、再拆解一些、再揭露一些的话,这样超越了原著会怎么样。

演员们的演技怎么样?特别是出演李适耀的朴海日怎么样?

刚开始导演给我介绍朴海日的时候我以后是出演徐志友的角色。朴海日的演技没有问题,但是让不是老人的人演老人,为了看上去像老人一样演技就不会自然。为了看上去像老人这个本身就让我感到不舒服。衣服外面可以隐藏年轻,但是衣服里面是藏不住的。人们可以本能地感受到衣服里面藏着的年轻的肉体,再怎么穿着厚重的衣服人们也能感受到衣服里面的丰满性感。

那么谁比较适合演李适耀?

就那样站着也能找到李适耀的演员,但是为了维持自己的形象,能出演这种文学性电影的上了年纪的演员不多。想到金甲洙和朴根滢,外国演员的话演过《Damage》的杰瑞米·艾恩斯也不错。

扮演银娇角色的金高恩怎么样?

真是找对了。不是出众的美人但是却拥有纯天然美人的容颜,投身于纯情的人物,从资本主义的欲望奔向自由的人物,只要自己喜欢就不会在意年龄、背景、社会地位的人物,这点上很接近银娇。

由于电影的影响小说重回了畅销书排行榜。

喜忧参半吧,疑惑韩国的读者们到底都在哪儿。《银娇》是有很深主题意识和叙事力量的好小说,但是在没有拍成电影前读者们不去读,拍成电影后又去找,有点苦涩,对读者有点难过。

通过推特、脸书和博客也跟年轻读者互动。

年轻人是多么的阳光,我年轻那会也那么阳光。但是那时看不到阳光的一面,只看到阴暗的一面生活。为什么总想着死亡呢。。。

下一个文学作品方向走向哪里?

现在还是比较疑惑的过渡期。对本质的渴望没有什么可再说的了。“渴望期”结束后就搁浅了,不知道应该朝哪里走,应该写什么。一个时代结束后会进入另一个时代......会进入什么样的时代还不知道。


相关译文来自无觅插件
共计1条评论
爱上熊的猫发表于:2016-08-29 10:08:34

有些细节还是把握不准,欢迎大家挑错讨论。

回复

×提示

您已经赞过此文了。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