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译文学习区 登录 注册
费尔南达爱听“好音乐”,她透露仍然不懂互联网。“对我来说,是完全陌生的领域”。带着纳尔逊·罗德里格斯(Nelson Rodrigues)的作品周游国内,她表示舞台是拒绝死亡的,并且坦白她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这一代人还没有完。“我们中的很多人都经历了

费尔南达:我不知道我们这一代为什么还没完

  • 3554阅读
  • 0
  • 0评论
译者:CATTI 原文作者:glamurama uol
发布:2017-01-06 17:11:36 挑错

费尔南达:我不知道我们这一代为什么还没完

在里约举行的一场艺术画展中,费尔南达·蒙坦纳葛罗(Fernanda Montenegro)接受了Glamurama的采访,她和我们谈论了自己70年的艺术生涯。平静的说话方式、滑稽的动作以及蕴含着无限魅力的优雅范都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的出现引起了不小的骚动,她拉着我们的手就走,一直把我们带到旁边的一家咖啡店里。刚刚入座,她就迫不及待的谈起了要出两部书的计划,甚至还畅所欲言的谈论了当今文化的现状。“我们有着愚蠢的传统,那就是认为文化并不重要。这届政府的所作所为(撤销文化部)愚蠢至极,简直是世界末日”。

费尔南达爱听“好音乐”,她透露仍然不懂互联网。“对我来说,是完全陌生的领域”。带着纳尔逊·罗德里格斯(Nelson Rodrigues)的作品周游国内,她表示舞台是拒绝死亡的,并且坦白她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这一代人还没有完。“我们中的很多人都经历了暴力的演出、强有力的表演”。

报道 Denise Meira do Amaral

Glamurama: 您的回忆录将会是什么样?

费尔南达·蒙坦纳葛罗:作为公共人物有70年了,这一路走来我有一些照片分享。当然有我自己的照片,但是我想把陪伴我这一路走来的其他人也分享。有的照片是1945年1946年拍的,在电台工作时的照片,也有电视刚刚出现时的照片,以及后来的照片。我不知道我们这一代为什么还没完。我们中的很多人都经历了非常暴力的演出,强有力的表演,强有力的排练,只有三幕的戏剧。我们还参加电视剧场的演出--为了填饱肚皮,因为剧院的收入实在微薄。我大约演了10年的电视剧。同时我也参演了电影。

Glamurama:那么在回忆录里会包括个人生活片段吗?

费尔南达·蒙坦纳葛罗:会有一部分关于家庭的:我的第一个家庭、我和费尔南多组建的家庭(托雷斯,2008年去世)以及一路走来收集的各种文件,比如来自德拉蒙德的一封信、克拉丽瑟·利斯佩克托尔的小说集、毕比·费雷拉的一封神奇的来信以及卡耶塔诺·费洛索的介绍信等等,这本书将于明年出版(2017年)。我还有一本书,将由Letras出版报出版,是关于我和马塔·高斯访谈的。我一直不停的工作。

Glamrama:在我们谈话的时候,很多人停下了和您说话,尤其是最年轻的一代人......

费尔南达·蒙坦纳葛罗:那是因为我出道很多年了。(大笑)真的很高兴,因为感觉一切都值得。

Glamrama: 对于想要成为演员的年青一代,您会给他们什么建议呢?

费尔南达·蒙坦纳葛罗:如今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你永远不知道演员是想去舞台表演还是去演电视。这是两条完全不同的路。一个是古老的技艺,而另外一个是电子的,你将为一个按钮而存在,那是一种可操控的产品,可预览,完全不需要具备演员的水准,因为任何人都可以来演出,只要导演有足够的耐心。演员只是用来长期使用的,明白吗?假如你不哭,滴几滴眼泪,就成了。现在的剧场也是有组织的。假如你想去剧场表演,我总是说要拒绝。但是如果你自己有心结,那么不管是心理学家还是精神病分析师都爱莫能助,因此需要你自己来调整。

Glamurama:剧院有哪些非凡的魅力呢?

费尔南达·蒙坦纳葛罗:那是一种特别激动人心、能够感受到人类血脉喷张的东西,有好 也有 坏吧。有些艺术你可以一路独行,但是在剧院你需要其他人。或者你和另外一个人在为第三个人表演,尽管观众席上的人数比你预期的要少,但是这个人是必要的。

Glamurama:如今剧院的功能是什么呢?

费尔南达·蒙坦纳葛罗:剧院式拒绝死亡的。话剧已经走下坡路,日见衰落。在大多数情况下,单口、双口、和三人话剧都被减少了,有更多的团队成员,才能给写剧本。但是这并不是说剧院已经完蛋了。如果对文化怀有不良的念头,或者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那么就没有钱来做所有这一切。政府这么说,表明政府不懂的什么是文化。是衰落和无知文化的代表。

Glamurama:特梅尔政府计划关闭文化部您怎么看呢?

费尔南达·蒙坦纳葛罗:全部都一样。自从/费尔南多·恩里克·卡多佐(FHC)以来,所有执政的政府都一样。总是有巴西民主运动党(PMDB)在中间搅和,起决定性作用的都是PMDB的选票。除了民主运动党是最大赢家,其他人都输了。迪尔玛政府中有多少个民主运动党成员?!

Glamurama:从历史进程来看,文化总是处在无足轻重的位置?

费尔南达·蒙坦纳葛罗: 我活了87岁了,文化一直什么也不是。这本身就是一种非常恐怕的文化。否定文化的文化。我们的文化传统愚蠢至极,这届政府所作所为简直就是世界末日。现在,政府中总有人说有其它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因此,他们早就该解决了做事的顺序问题。到了我这把年纪,还总是听说重要的事情先来。好像要不是因为文化的原因,政府做事的顺序根本无法实现一样。因为,其他重要的事情正在等待去处理。巴西50%的人口生活在没有基本的卫生条件下,排泄物得不到处理,整个国家的文化就像一坨屎。

Glamurama:您平常的一天生活是什么样的?您最终选择里您女人更近的地方居住,不是吗?

费尔南达·蒙坦纳葛罗:是的,我搬家了。现在我离南达(费尔南达·托雷斯)更近。我还是不停的工作,当没什么事可做的时候,我喜欢听听音乐,任何类型的音乐都可以。只要是好听的音乐。有机会,我还喜欢读书。知道看的精疲力尽才入睡。我几乎不怎么看电视,因为没有时间。我也搞不懂互联网,对我来说,是完全陌生的领域。将来还得学习。我有两个人专门负责帮助我搞懂互联网。我想,如果将来没有人帮助我的时候,我就不得不自己来了。我每天坚持走很长的路。在我的住所,我不停的步行上楼下楼。那是一座两层小楼。为了让自己能够上下楼,我就没有安装电梯。当我在依帕内玛居住的时候,我喜欢在海滩上走很远。一边走路,一边欣赏面前的大海。

*

结束采访后,她的一个问题再一次证明了她的仁慈。她问道:“现在,说说你自己吧。你已经完全融入里约了吗?”

(完,有几处没有理解透彻。待日后再修改。)


相关译文来自无觅插件
共计0条评论
×提示

您已经赞过此文了。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