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译文学习区 登录 注册
美国的公共图书馆领域近年来开始讨论不再使用杜威分类法的可能性,本文介绍了这个过程中的各种尝试和观点。

杜威困境

  • 11158阅读
  • 0
  • 2评论
译者:Nalsi
发布:2009-11-16 20:11:21 挑错

为了实现更好检索效果,图书馆员正改变使用杜威的方法。

不久之前,一个母亲写了一篇博客,谈到了她不久之前访问了达里恩(Darien, CT)一家新建的公共图书馆。她表扬了这座图书馆高耸的屋顶,温暖的壁炉、惬意的咖啡厅和各种紧随时代的技术,但最让她激动的是图书的组织方式。“整个图书馆的书,但主要是儿童阅览室,排架、标签和组织的方式都让我不再觉得我像一个笨蛋,我现在可以自己去找我要的东西了,”她接着说,“我过去会觉得图书馆就像一个总会批评你的母亲,让我有点害怕,是它抓住了我。‘图书馆’跟我说她想要像我,但并不期待我还会像她。”

图书馆的读者对于排架系统表达这么强烈的感情并不常见,但近几年来,图书馆员确实深处分类的漩涡中。第一起冲突发生在亚利桑纳州的马里科帕县(Maricopa County, AZ),2007年,吉尔伯特的佩里分馆(Perry Branch Library, Gilbert)成立,它的非小说类图书采用了出版业的BISAC分类法(Book Industry Standards and Communications)排架。和杜威不一样,它使用字顺来排列从古物和收藏品(Antiques and Collectibles)到犯罪纪实(True Crime)的各个类别。许多图书馆都觉得BISAC更加简单并且用了更贴近用户的语言,因此它比起复杂的杜威分类法更有优势。

自足

BISAC分类体系是由图书工业研究小组(Book Industry Study Group)维护的,它把图书分为52大类,每一类下面又有进一步的细分。图书的类别是由出版社安排的(通常都是编辑,因为他们最了解这些书),其使用贯穿图书流通的各个环节,Amazon、Baker & Taylor、Barnes & Noble、Bookscan、Bowker还有Ingram这些公司都会使用这种分类。在许多方面,它融合了主题词和分类的功能。许多书店都用这种分类法来排架,但是它们也用这些类别和子类别来创建图书记录以便查找。尽管书商可能决定把这本书放到某一个类别下面,但是它在电脑系统里可能属于好几个BISAC的类别。和图书馆的分类系统不同,终端用户是看不到BISAC代码的,你可以在书架上看到这本书,但需要书店的工作人员来帮你找到某一本具体的书。

Marshall Shore是马里科帕县图书馆(Maricopa County Library District, MCLD)的顾问,他在Perry分馆的这次革命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他认为,问题并不在于哪一个体系比较好,问题在于用户的体验。他采访过不用图书馆的人:“我听到无数人说‘那些数字太可怕了’、‘我没法理解那些数字’、‘它们让我觉得我很笨’。”使用BISAC这个系统的目的就是让读者放轻松,让他们能够自己帮助自己,舒舒服服的使用图书馆。

佩里分馆的馆长Jennifer Miele说,变革受到了年度调查结果的激励。“我们有超过75%的读者说他们来到图书馆‘浏览’材料。”这个社区是全美成长第五快的社区,所以佩里分馆一时名声大噪,MCLD正考虑让它的所有新开的分馆都开始采用BISAC分类,并且在资金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让已经建立的图书馆改用新的分类法。Miele说,07-08财政年度“我们的平均流通量是28693,[08-09财政年度],这个数字是39693。”

“简单、舒适和灵活性是我们的计划的重要方面,分类法也只是各种考虑之一。”Shore说,“我们以用户为中心设计图书馆。”他们在大门口放着推荐的新书吸引读者,把长沙发的数量增加了一倍,创立了阅读角,并且增加标志帮助读者找书。Shore回忆到,“在开放的那一天,我们安排了比平常更多的员工来回答读者可能的问题。我记得我走近一位女士向她讲解这座图书馆,她指着前面,大声喊着‘gardening(园艺)’,然后就开始翻看那一架子书。”

从Perry分馆开馆以来,马里科帕系统又开办了四家不使用杜威的图书馆,他们计划,整个系统18家图书馆有朝一日都能够不再使用杜威分类法。

叛变开始

MCLD的革新鼓舞了其他图书馆。伊利诺伊州福兰堡地区公共图书馆(Frankfort Public Library District, IL)的图书馆员参加了公共图书馆协会(Public Library Association)2008年的全国会议,听到了MCLD作的报告,于是他们也开始计划变革。他们的“不用杜威”博客上说,他们“不是对杜威分类法说不,但是会慢慢的放弃它,我们以及其他的图书馆长久以来一直用这种方法处理传记和小说。”他们在Twitter上记录了他们的进展,最后在9月10号写到:“我们的成人书正式不用杜威了。”

在对佩里分馆进行了一次访问之后,位于科罗拉多州北格林的山景区图书馆(Rangeview Library District, Northglenn, CO)也决定加入变革,在2009年,他们成为第一个在其全部图书馆都采用BISAC分类的图书馆系统,尽管他们对BISAC分类进行了一些调整。他们的“WordThink”系列的书架,每一本书的书脊上都有用单词写成的书标,上面是一个大类的名称,比如说艺术,或者是一个比较小的类别,比如绘画。图书通过主题的字顺排列。馆长Pam Sandlian Smith说:“读者经常反映,他们去书店就能很容易的找到一本书,所以他们也想让图书馆变成这么简单。”这个改变花费了1000个工时,但也颇受到好评。“新系统的简单、优雅立竿见影。人们喜欢这个点子,他们可以在一个主题下面找到所有他们喜欢的书,这很容易找,”Smith说,“很多图书馆员都来我们这访问,他们立刻就爱上了这个新的系统。”

批评

马里科帕改变了分类的方法,人们很快就做出了反应,但也偶尔有人会在图书馆讨论列表上甚至于在Metafilter上表达他们的愤怒之情,2007年的一个关于放弃杜威的帖子有80多个回复。还在进行中的一个讨论就是,使用书店的分类方法是否背叛了图书馆的核心价值。Tom Eland是明尼苏达社区和技术学院(Minneapolis Community and Technical College)的图书馆员,他也教授信息政治学的课程,他认为图书馆转向商业模式表明人们毫无批判的接受了市场资本主义。“客户服务是私人公司出于赢利的目的进行的,和它不同,图书馆的公共服务是图书馆工作人员的公共职责所在,市民以及社区的居民资助了图书馆,所以图书馆为他们的利益服务。”他不惊讶放弃杜威分类法的图书馆通常都是用零售商的模式来展示资料。“这对于真正想做研究的人,或者对于想要在书架上探索某一知识领域的人来说实在是太糟糕了。”

Wayne Wiegand是佛罗里达州立大学塔拉哈赛分校(Florida State University, Tallahassee)图书馆和信息学以及研究美国的教授,他说:“总体而言,书店能够更好的识别顾客感兴趣的新书,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了解顾客的兴趣。他们只是在满足市场需求。”他认为图书馆应该满足读者的需求,而不应当期待读者适应图书馆的运行方式,他采取的是一种实用主义的立场。“杜威分类法存在不足,但是所有其他的分类法都是如此……现在谈论改变分类体系是不现实的。”

Joan S. Mitchell是杜威十进制分类法(Dewey Decimal Classification, DDC)的编辑,她支持想要进行试验的图书馆。“如果图书馆根据服务对象的需求进行改变,我决不会批评这样的做法。如果你面向公众的馆藏用书店的分类就足够了,那么这种方法在你的图书馆就够了。”但是,她又说:“如果你把‘使用杜威’等同于一种实际中排架的方式,你就错失了它丰富的可供检索的内容。”杜威比起BISAC能够更详细的区分大量馆藏。而且,完全使用英文的系统可能会给读者提供错误的信息,让人们以为公共图书馆只为英文读者服务。现在杜威正在建设一个网站(Dewey.info),这个网站可以用九种语言提供DDC简表。

图书馆员的想法

实践中的图书馆员正在积极行动,试图实现平衡。2009年8月,100多家公共图书馆参与了在博客、Twitter、FriendFeed和Rusa-L上进行的一次调查。一半以上的人说找到非小说的困难来自于以下三个方面:理解联机目录有困难、害怕他们感觉很陌生的分类系统、他们想要直接走到正确的架子上,不用抬头看架子上写了什么。半数参与调查的人相信索书号对于读者太复杂了,三分之一的人觉得排架的类别不能按照读者想要的方式汇聚相同主题的书。

但是人们对于最佳的解决方案存在更大的分歧。10%的受调查者相信他们的图书馆不再使用杜威,转而使用书店的排架方式会更好。将近一半的人同意继续使用杜威,但是要做出一些类别上的调整,并且为索书号增加词语的描述。大概四分之一的人觉得用更好的标识来加强杜威可以满足读者的需求。另外10%的人同意这句话“想要放弃杜威的人不理解分类的细微差别,他们扔掉了广为使用的有价值的东西,却只是为了追赶一个潮流。”还有三个人觉得没有什么理由进行改变。

回答者的答案从“到时候了”到“这是我们社会一贯的降低标准”。另一些人认为没有什么能完全满足读者:“我们根据作者的姓氏排列小说,有时会根据文类,可是人们还是找不到。”

一些人怀疑这个实验是否会成功。“到目前为止,我看到进行BISAC系统试验的都是很小的图书馆,”一个回复者这样写到,“如果你的藏书更多,主题更多,我不知道你该怎样把它们都放到这么少的类别里面。”

当然,也有图书馆员认为图书馆现在做的比书店好。“杜威允许不同等级的‘粒度’,这是书店的主题不可能做到的,”一个人这样写到,“我发现在书店里找书比在图书馆要难。”但其他人觉得应该改变了。“这不是我的想法,这是读者的想法”,另一个人说,“这些日子以来,我觉得许多读者都不满意杜威——只要读者能找到书,而且很快、很容易的就能找到书,不需要任何人帮助,谁还会想念现在这个分类法呢。”

混搭的解决方案

在新建的达里恩图书馆,图书馆员决定继续使用杜威分类法。知识和学习服务馆员Kate Sheehan说:“现在成人的非小说作品按照我称之为杜威/书店的混搭方式重新排列。我们希望保持杜威的可查找性,还能让人们浏览得到,并且鼓励人们浏览。我们把杜威中相似的领域聚集成八大类,我们管它们叫作glade(林间空地)”,这个概念和明尼苏达州黑屏县的布鲁克戴尔分馆(Hennepin County's, MN, Brookdale Branch)创造的“neibourhoods”(临近)的概念很相似。“杜威分类法可以很好地组织作品,比如说,旅游书。根据杜威,旅游书首先按地区分,然后按国家分,你就可以很容易的浏览然后找到,”Sheehan说,“但是,杜威把语言类分到了整个体系的另外一个地方,这对于想要在图书馆获取信息的旅行者毫无帮助。所以我们把这些书都放到一起,并且称之为‘地方类’。这是一个灵活的体系,我们现在还在根据用户反馈进行调整。”

到底这个系统是如何运作的呢?“在操作中,”Sheehan这样解释,“我们让每一个glade都在我们的图书馆集成系统里有一个馆藏位置,然后我们用和我们贴在书脊上的标签一样宽度的标签,上面写着这一类的名称。然后我们把整个旧馆的杜威号都按照glade重新划分。在每一本书杜威号的上面贴上新的标签。我们根据索书号改变了书的馆藏位置。”但是她补充说,外面的这一层分类号是个问题。“300[社会科学]到处都是。每一个杜威号都可能出现在任何地方。”

在儿童区,改变更为明显。达里恩儿童服务的主管Gretchen Hams-Caserotti把家长们的问题当作图书馆重新设计的动力:“我们在儿童图书馆里最常听到的问题就是‘我儿子今年三岁了,他非常喜欢火车。你能告诉我关于火车的书都在哪么?’”她说,“趋势是标示出儿童的年龄(或包括报告颜色、自然或者交通——让人们更容易根据类别找到不同年龄段的儿童喜欢的书。还不认识字的小孩也知道关于卡车的书在红色的区域,每一本书的具体位置可以通过目录查到。

“如果你在一家大书店待一下午,”Sheehan说,“你可以看到人们用不同的方式来用它。有些人来图书馆是为了看书,他们到处看看,拿几本书,弄一杯咖啡,然后就找地方坐着看书去了。有些人是为了找书,他们会简单的看一圈,然后要么查电脑要么就问工作人员,找到他们想要的书就走了。杜威对于后一种人非常有用,我们也不希望失去这样的读者。但对于前一种人来说,杜威就没那么大的用处乐。烹饪在技术类,园艺在艺术和休闲类。可是这两个类别其实是有关联的不是么?”

这个转变用了六个星期,过程并不简单。尽管不容易,Hams-Caserotti打心里面还是愿意再做一次的。“从2009年1月开馆以来,儿童图书每月的借阅量增加了30%,随着我们改进藏书和阅览室的状况,这个数量还在增加。”

其他方法

我们现在迫切需要新的方法,好让读者更容易的发现在许多图书馆中的书,包括托佩卡和肖尼县公共图书馆(Topeka and Shawnee County Public Library, KS)以及安娜波特公共图书馆(Anna Porter Public Library (APPL), Gatlinburg, TN),他们在9月份为农村和小型图书馆协会(Association for Rural & Small Libraries)组织了一次会前会,题目是“杜威还是不用杜威?”APPL的主管Kenton Temple这样解释:“我们并没有放弃杜威。我们把杜威号分解、转移,让他们更适合图书馆总体的排架位置。我访问过‘书店’图书馆和许多书店,观察哪些主题通常被放到一起,因为我觉得图书行业肯定进行过市场调查,他们会把书放到卖的最好的主题的下面。如果可能,我们会继续用杜威号给图书馆排架,但不会完全放弃它。”图书馆员想要维持杜威的精确,而且它还能定位到某一个排架位置。

圣何塞公共图书馆(San José Public Library, CA)也倾向于使用书店的方法,一方面是因为流通量和采访经费都越来越多,但是人员却没有增加。他们节约时间的一项创新是“直接排架法”,不用把书放回到书架上。图书馆的市场主管Lorraine Oback估计,多一半签到的书都没有放到精确的杜威号的位置上,因为它们放在了接近图书馆入口的“热门书架”,这说明它们是一般类别中的新书或者流行的书。

就在MCLD旁边,更大的菲尼克斯公共图书馆(Phoenix Public Library (PPL))采取了另一种方法把BISAC整合到图书馆中来。据技术服务的代理主管Ross McLachlan说:“我们并没有走‘让我们抛弃杜威吧’这条路。”这样不仅太贵了,而且杜威是有用的。“这是一个活着的事物,它在不断变化,总是试图追随人类知识的进步。”为了补充这个传统的“背后带有一整个系统的排架位置”,PPL决定使用BISAC让目录增加额外的元数据和分面检索功能。

2005年,PPL是继北卡州立大学之后的第二家使用Endeca取代之前的OPAC的图书馆。经过和OCLC以及系统商的合作,他们把BISAC标目导入到系统中。BISAC的等级补充了国会图书馆的主题词,让读者能够在带有导航功能的系统中进入某一个具体的主题。

尽管这项工作耗费了大量劳力,未来的图书馆做这件事会更容易。DDC的Mitchell说:“我们正在开发BISAC和DDC的映射表,为了用已经进入出版流程的元数据支持杜威号。”

在各种创新活动的另一端,LibraryThing也在进行一个实验,试图搭建一个自下而上的系统。这个开放书架分类项目(Open Shelves Classification project)意在创造“自由、‘简单’、现代、开源、众包的分类方案,替代杜威十进制分类法。”(杜威和BISAC都是注册商标)根据文字描述,这个项目似乎停滞不前,但是网络上的讨论说明,设计一个分类系统在概念上以及在实践中都存在很大的困难。

有多破碎?

毫无疑问,当下的图书馆界面对杜威分类法进退两难,但这个系统离死亡也还很远。在David Weinberger2007年的《新数字秩序的革命》这本书中,他率直的表示:“它没法修正。”尽管如此,杜威仍然是当前世界上使用最多的分类法,有138个国家的超过20万家图书馆正在使用它。但是佩里分馆的变乱以及面向浏览者和“拿了就走”的读者的实验让人们开始讨论,我们怎样才能在这个满是混杂的世界中创造出一个单一的知识体系。

相关译文来自无觅插件
共计2条评论
丘雨岑发表于:2009-11-17 07:04:18

感谢,感谢!

回复

陈小七发表于:2009-11-17 09:38:13

非常好的文章,以及特别专业!

回复

×提示

您已经赞过此文了。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