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译文学习区 登录 注册
本文简述了斯坦福大学建立无书图书馆的背景和概况。

斯坦福大学准备“无书图书馆”

  • 5960阅读
  • 5
  • 0评论
译者:Nalsi 原文作者:Lisa M. Krieger
发布:2010-06-23 14:21:45 挑错

旧的一章过去了,新的一章到来了。斯坦福大学努力建立它的第一个“没有书的图书馆”。

过去几十年的学术资料,一箱箱的被打包起来,从两座古老的图书馆——物理馆和工程馆——清空,为了给未来做准备,在未来,这里是一座高度电子化的图书馆,更小但是更有效,它能够容纳物理学、计算机科学和工程学的文献,这些文献浩如烟海,内容在不断增加,又相互关联。

 “这座新图书馆的功能不是排架和借书,而是进行研究和发现。” 斯坦福图书馆通讯和发展部的主任Andrew Herkovic说。

图书馆是研究型大学的心脏,也是学术活动的中心。但是在线信息的增加正在改变图书馆的认同。

过去四十年里,规模适中的物理图书馆和工程图书馆的金属书架是吸引成千上万名学生和教员的磁场,这些人中包括诺贝尔奖得主Douglas OsheroffRobertLaughlinSteven Chu,后者现在是美国能源部的部长。

在物理图书馆的墙上有摄影家Ansel Adams作品的16副复制品,这些作品是为了纪念先驱的物理学家Russell Varian而拍摄的。一个面露笑容的爱因斯坦的纸板剪影和读者打招呼。一套有趣的钟表收藏装饰着墙面,它们描述了时间的偶然性。

未来的图书馆在“八边形”(学校新的科学和工程学四方院落中心的建筑,这个院落今年晚些时候开放)的第二层,它将和传统的图书馆提供一个鲜明的对比。

它的面积只有当前工程图书馆的一半大,但是空间都是给人设计的,而不是给东西设计的。它里面包括沙发坐、“头脑风暴岛”、一个电子公告栏以及一组活动空间。图书馆里面只有很少的书架,而且装备了自动借还的系统。

它开发了一个完全电子化的参考桌,这里会有四台Kindle 2电子阅读器。它的在线期刊搜索工具(叫做xSearch)能够搜索28个在线数据库,一个捐赠目录以及12千种科学期刊。

几个因素推动了这个转变。

斯坦福大学的空间有限,因为它们和圣克拉拉县(Santa Clara County)签署过协议,协议限制了学校面积的大小。所以它们越来越重视合理利用每一平方尺的土地。

稳定的图书流也增加了学校的压力。斯坦福每年购买10万卷图书,也就是每天273卷。

 “学校里的绝大多数图书馆都在趋向饱和,” Herkovic说:“每一本书进入图书馆,我们都要找到另一本书从图书馆里剔出去。”

学校空间的这种激烈竞争意味着许多,或许是绝大多数图书都要被送到38英里外Livermore的一个储存设施中。

斯坦福的困境并非偶然。在其杜尔汉姆校区(Durham, N.C., campus4英里外,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有一个高密度的储存设施,里面的书架高达30英尺,容纳1500万册图书。哈佛大学的仓储位于马萨诸塞州南镇(Southborough, Mass)郊区外35里的地方。

 “我们已经到了拥挤不堪的程度。” Lori Goetsch说。他是大学和研究性图书馆协会(Association ofCollege and Research Libraries)的主席以及位于堪萨斯州曼哈顿(Manhattan, Kan.)的堪萨斯州立图书馆的馆长——这座图书馆把图书储存在80英里以外的劳伦斯(Lawrence)。

科学是测试无书图书馆的最佳领域,图书馆员说。在数学领域,网络图书会把方程式弄得一团糟。而人文学、艺术和社会科学依然依靠研究者在浏览图书时偶然的发现。UCLA教授信息研究的教授Johanna Drucker提出这样一个问题:“我们应当为一个作品的什么版本进行数字化,来代表这个作品呢?”是列奥·托尔斯泰原始的俄文文本,还是Maude的翻译?我们是应当把马克·吐温经典作品的净化版进行数字化呢,还是它们原始的版本?

但是人们可以稳定而且方便的在互联网上获取技术信息。“一些学科真正开发出了强大的电子的呈现,物理学是最早的几个学科之一。” Goetsch说。

学习科学和工程的学生同意这个看法,他们说不会对纸质图书有什么怀旧之情。

 “对于研究文章来说,物理学的出版物已经基本都在网上了,”物理学毕业生Daniel Weissman说:“而且在互联网之前的期刊有很多也都被数字化了,你也可以在网上得到这些文章。现在就剩下参考书——而且对啊,你开始看到越来越多的参考书也有网络版本了。”

但是这个转变对于物理图书馆员Stella Ota来说是更困难的,她在准备69号物理馆的闭馆,因而要决定几千册旧书的命运。

 “这很有挑战性。我看到一本书会说:这是一个重要的作品,但是现在没人用’”她说。所以1937年版的《魏贝尔德英技术词典》(Webel's TechnicalDictionary, German-English)被送到了Livermore,同被送到密集书库的还有大部头的《卡内基星系图》(Carnegie Atlas of Galaxies),里面有光彩夺目的照片。

 “或者书被用旧了,用坏了”,那么这样的书就会被处理掉,她说。这就是《1970-79天文学书目》(1970-79Bibliography of Astronomy)以及破旧的《物理常数选》(Selected PhysicalConstants)的命运。

少数幸运的书将会被选择放到新图书馆的书架上。

 “回过头看,我当然会悲伤。任何改变都是困难的。但是也有欢乐的时光,尤其当我看到那些藏书票,这些藏书票属于原来拥有这些书的人,他们把这些书捐给了图书馆;有时候他们还会在书页边做笔记。”Ota说。

 “但是往前看,我看到了创造一些新事物的机会。”

  
相关译文来自无觅插件
共计0条评论
×提示

您已经赞过此文了。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