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译文学习区 登录 注册
特朗普突然解雇曾在竞选期间为他住过一臂之力的FBI头目科米,引来克鲁格曼的评论。克氏在以前的文章中,曾多次写到“Thank you, Comey”,以讽刺科米。

克鲁格曼:犹大、减税与大背叛

  • 1422阅读
  • 1
  • 0评论
译者:ringohan 原文作者:Paul Krugman
发布:2017-05-17 13:22:49 挑错

据说古罗马银币便士(denarius)曾用来支付体力工人的日工资。如果《平价医保法》遭到废除,美国1%最富阶层得到的减税额——显然减税才是废除该法律的真正原因——相当于每年500块银子。

是什么东西启发人们做出这种计算?是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对唐纳德·特朗普解雇詹姆斯·科米辩护这一场面。

众人周知,科米遭到解雇,原因并非他在竞选期间的不轨行为——正是这种行为将特朗普送入了白宫——而是因为他对特朗普竞选阵营同俄案件升级,据说已经非常接近底细。因此,看起来非常大的可能是,(特朗普)利用总统权力掩盖可能存在的外国势力颠覆美国政府事件。

显然,国会两位共和党领袖对这一掩盖行动表示认可,因为特朗普上台让他们有机会从事他们一直追求的事业:夺走数千万美国人的医保并为富人减税。

这样,您会明白我为什么情不自禁地想到了犹大。

一代又一代的共和党人都指谪其对手缺乏爱国主义。冷战期间,他们称民主党人对共产主义软弱;911事件后又指谪民主党人对恐怖主义软弱。

但现在我们有了可能十分真实的事情:间接证据表明,敌对的外国势力可能与美国一家总统竞选阵营勾结,也许对我们政府最高层一直具有不正当的影响。所有这些自诩为爱国者的人都失去了声音,或者表现更差。

需要澄清的是,我们不能十分肯定地知道,特朗普的高级官员,或者甚至特朗普本人就是俄罗斯的傀儡。但证据显然已很充足,需要认真对待——想想这样的事情:迈克尔·佛林在国家安全顾问的位子上只呆了数周时间,之后司法部官员警告他曾妥协过,事件在媒体曝光后,他受到解雇。

我们懂得如何解决遗留的不确定问题:拥有很大合法权力的官员从事独立调查,不受党派政治的影响。

因此,周四晚上出现了这样的情况:138名民主党人与独立人士要求任命一位特别检察官;只有一名共和党人表示拥护。另有84名民主党人要求进行独立的调查,只有6名共和党人表示拥护。

换句话说,此时此刻,几乎整个一个党似乎已经决定,在为富人减税过程中,潜在的叛国行为并不是罪恶。这几乎不是什么夸张。

这家政党为什么整体变得如此不美国?这件事情可以追溯到特朗普之前。

保守主义正在以多种方式返回其本源。特朗普重新提出“美国首先”受到广泛议论,而与这一运动的名称相对的是美国参与二战。经常不为人们提及的是,许多非常著名的“美国优先””论者不仅仅是孤立主义者,他们还积极支持外国独裁者;从查尔斯·林德伯格自豪地佩戴赫尔曼·戈林颁发的奖章,到特朗普与菲律宾实际上杀人的罗德里戈·杜特尔特总统关系亲密,在一定程度上,几乎是一条直线。

但是,更为直接的问题是共和党所经历的转变,它与过去的体系,譬如上世纪70年代白水事件听证期间的体系,几乎没有什么相像的。当时,国会的共和党人首先是公民,然后才属于党派。但当今的共和党更像一个激进而反民主的叛乱组织,而不是传统的政党。

针对仍在学术界占据统治地位的错误类比,政治分析家汤姆斯·曼恩(Thomas Mann)与诺尔曼·奥恩斯坦因(Norman Ornstein)一直在开展一场艰苦卓绝的战斗,力图解释共和党发生的转变。他们注意到,共和党不仅仅变得“意识形态上极端”,而且“拒绝承认其政治反对党的合法性”。

因此,期待共和党人与民主党人合作获得同俄丑闻的底细——即使这桩丑闻触及我们国家安全的根本——是天真的想法。今天的共和党人绝不会与民主党人合作!他们倒情愿与普京合作。

事实上,他们当中的一些人可以已经从事这样的合作。

也许我太悲观了。也许还有足够数量的有良心的共和党人——或者说,如果不是这样,则十分害怕出现选举出现反弹,试图扼杀通俄调查的努力将归于失败。我们只能希望如此。

然而,是面对可怕的现实的时候了。我以为,大多数人现在都已意识到,唐纳德·特朗普蔑视美国政治价值。我们需要认识到,其政党的大部分人也同样有着这样的蔑视。

(2017年5月11日《纽约时报》)


相关译文来自无觅插件
共计0条评论
×提示

您已经赞过此文了。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