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译文学习区 登录 注册
美国众议院仓促通过特朗普医改法案,克鲁格曼对此发表评论。不过,由于参议院并没有废除与替换奥巴马的计划,特朗普医改法案目前仍难以成为法律。

克鲁格曼:共和党聚会,《1984》再现

  • 1887阅读
  • 1
  • 1评论
译者:ringohan 原文作者:Paul Krugman
发布:2017-05-15 20:03:23 挑错

美国历史上有许多坏的法律,有些构思拙劣,有些残酷不义,有些靠诈骗推销,有些上述毛病都有。

但史上有过上周共和党人在众院强行通过的特朗普医改之类的东西吗?这是一项设计极为糟糕的法律,充斥各种意想不到的后果的法律,是一场道德灾难,将夺走数千万人的医保,主要目的就是给非常富裕阶层近万亿美元的减税优惠。

然而,真正引人注目的却是在努力争取这种结果的过程中所体现出的奥威尔曾所描述的不诚实。据我所知,从特朗普向下,共和党人在所提法案上所说的一切话——为何要替换奥巴马医改,替换内容以及这样运作——统统是谎言,包括其中的冠词与连词。

美国的政治现状是,一家大党的多数议员附和这种恶梦般的进程,而前段所说的结论又能说明这种现状些什么问题?

在夺回白宫之前,共和党人曾多方面攻击奥巴马医改。首先,他们宣称,该法律是未经恰当辩论而匆忙通过的。

他们还宣称美国人得到的了不公平的待遇,免赔额与保费都过高。他们承诺要让这些成本降下来,以提供特朗普坚称会实现的“便宜得多,好得多”的医保。

同时,他们还承诺要保留奥巴马医改中人们喜欢的东西(不管选民懂不懂得正由于有了奥巴马医改他们才得到那些好的东西)。没有人会被从“医疗补助”甩出来;可支付得起的医保不能将任何存在先前病史的的拒之门外。

接着就是共和党人立法这一现实。奥巴马医改经过数月的分析和辩论;特朗普医改匆匆忙忙拼凑而成,很难相信投票支持它的很多人有时间认真阅读。当然,该项法律在众议院通过了,但国会预算局却没有机会对其成本、对医保的影响或者其它方面进行估算。

然而,即使未经恰当分析,显然,特朗普医改会违背共和党人在医保上曾经做出的所有承诺。免赔额会上升而不是下降,因为保险商有权提供低质量的医保。对少数年轻、健康和富裕的人来说,保费可能会下降,但对那些年龄较大,健康状况较差(因针对病史歧视的保护措施将被取消)以及更穷的人(因补助将会减少)来说,保费将上涨,而且在许多情况下是大幅上涨。

许多具有病史的人会发现要么完全没有医保,要么医保成为其经济能力完全无法承受的。.

“医疗补助”将受到削减,随着时间推移,其破坏作用会越来越严重。

然而,真正重要的是,不仅要认识到共和党人正在违背他们的承诺,而是认识到他们这样做是有目的的。情况并不是那些人力图促成他们曾说过要做的事情,结果再实施过程中功亏一篑。这是故意的背叛:特朗普医改的所有东西都是专门设计的,其目的就是要做与特朗普、保罗·瑞安和其他共和党人曾经的承诺恰恰相反的事情。

由此提出两个问题:他们为什么这样做?为什么他们认为可侥幸成功?

第一个问题的部分答案大概是纯粹的贪婪。数千万人将失去医疗保险,但——根据对特朗普医改方案的较早版本所进行的独立预测——收入超过1百万美元者平均每年可节约5万多美元。

共和党内有一个强大的派别,对他们来说,为富人减税在一定程度上是唯一要紧的事情。

更主观地来看,特朗普欺诈那些错误地信任他的人并从中获得绝对的快乐,难道您没有这样的印象?

至于他们为何认为可侥幸成功:嗨,难道最近的历史不在他们一边?长期以来,共和党人在医保问题上行动的总体框架(尤其是对白人工人阶层)一直都是显然易见的,但仍有许多肯定会遭受惨重损失的人投票支持特朗普。

为何共和党人不该认为,他们可以说服同样的选民若特朗普医改成为法律发生可怕的事情,怎么也是自由派的过错?

在这个问题上,您怎么能确认主流媒体会抵住两边主义诱惑,对特朗普医改实施后所形成的可怕现实这做出“平衡的”报道?”

不管怎么说,需要明确的是:医保问题上刚刚发生的事情不应仅仅被视为构成又一个愤世嫉俗的政治交易。这是一个“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的时刻。也许未来许多事情就是这个样子。

(2017年5月8日《纽约时报》)


相关译文来自无觅插件
共计1条评论
ringohan发表于:2017-05-15 20:03:43

欢迎挑错。

回复

×提示

您已经赞过此文了。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