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译文学习区 登录 注册
特朗普上台后,克鲁格曼专栏似乎成了批判特朗普专栏。

克鲁格曼:论糟透了所具有的力量

  • 1457阅读
  • 1
  • 0评论
译者:ringohan 原文作者:Paul Krugman
发布:2017-05-15 08:56:33 挑错

对特朗普执政百日政绩的评论来了,令人可怕。医改问题上跟头接二连三;其政府税收“计划”提供的细节还不及绝大多数超市开具的发票;他在对外贸易问题上咄咄逼人的承诺被吓了回去。吹出的大牛皮与微不足道的成就形成天地之差。

不过,据我统计,有7000多篇新闻报道——这只是粗略估计—反应特朗普支持者如何与他们所支持的人站在一起,对新闻媒体的刻薄吝啬表示愤怒,乐意再次投票支持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情?

我想,答案应该就在最新GDP报告的细节之中。其实并非如此。

在过去几个月里,跟踪短期发展的经济学家一直在关注“软”“硬”数据之间的特殊区别。所谓软数据是指类似消费者与商业信心的调查,而硬数据则指实际零售量之类的东西。一般来讲,这些数据会显示同样的内容(因此软数据可以用来作为未来硬数据的某种早期警告系统。)然而,2016年大选之后,两种数据出现分歧,据报道信心大幅飙升——还有,没错,股票上扬——但经济活动中却没有任何上升的真实迹象。

然而,有趣的是,信心飙升在很大程度上存在政党分野——在民主党人当中剧烈下降,但在共和党人中却大幅增加。这就提出了明显的问题:那些报道乐观情绪大增的人真的感觉到经济前景大幅改善,抑或他们只是将这种调查作为一次确信自己投票正确的机会?

好吧,如果说消费者真的感到信心超足,他们的行为中却没有这种感觉。第一季度的GDP报告显示经济增长放慢,但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差:包括库存以及季节调整(大家并不想知道)的技术问题意味着目前的经济增长尽管不十分好,但也许还行。但消费者支出却是绝对的低迷。

换句话说,证据显示,当支持特朗普的选民说他们很有信心,更多的只是为例显示其政治身份,而不是他们将要做什么,或者甚至他们真正相信的东西。

我也许可以说,研究组与对特朗普选民的民调挑选了相似的东西。

笔者在《纽约时报》多年来得到的一个基本原则就是,几乎无人承认自己在任何问题上曾经错过——错误越是严重,越是不愿意承认错误。例如,彭博社对曾经预测本·伯南克政策将让通货膨胀失控的一组经济学家当中进行调查,他们实际发现,尽管通货膨胀低迷已经多年,竟没有一个人愿承认曾经犯错。

现在想一想,投票支持特朗普到底意味着什么。在选战中,新闻媒体曾长时间沉迷于一种疯狂的虚假比对中。尽管如此,绝大多数选民也许得到的信息是,政治/媒体上的建制派认为特朗普愚蠢,性情上不适合做总统。因此,特朗普选票有一种强烈的“嗨,你们精英们认为自己聪明?我们将给你们看看”的成分。

果然,原来特朗普就是无知,就是性情上不适合担任总统。但是,要是您认为特朗普的支持者很快就是接受这一现实,那您一定对人性了解甚少。有悖常理的是,特朗普赤裸裸的糟糕表现倒给他提供某种政治保护:至少到现在为止,他的支持者还不愿意承认自己犯下了严重错误。

还有,公平地讲,到目前为止,特朗普主义对日常生活还没有多大影响。实际上,特朗普最为惨重的失败所牵涉的是还没有发生的事情,而不是已经发生的事情。因此,喜欢将糟糕的报道贬为媒体偏见的人很容易出现这种情况。

然而,这座堤坝迟早会垮的。

我选择这个比喻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我这把年龄的人还记得不适广受支持的日子——尽管911事件后其支持率逐渐下滑,但那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在我看来,真正促使其前支持者反思的是——民调可以证明这种感觉——在卡特里娜飓风期间的大溃败,人们在电视实况转播中可以看到布什政府的冷漠和无能。

特朗普的卡特里娜事件会是什么样子?因政府破坏医保出现崩溃?一场本届政府根本不懂得如何应对的经济衰退?是自然灾难或公众健康危机?不管是哪一种,一定会到来的。

噢,还有:到2006年,接受调查的大部分人宣称他们在2004年投了约翰·克里的票。从现在起到几年后,看看多少人会说他们投了唐纳德·特朗普的票,很有意思。

(2017年5月1日《纽约时报》)


相关译文来自无觅插件
共计0条评论
×提示

您已经赞过此文了。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