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译文学习区 登录 注册
传统工业衰退势不可挡,特朗普承诺挽回工作岗位纯属谎言。

克鲁格曼:为什么说不是所有工作岗位都很要紧?

  • 1159阅读
  • 1
  • 0评论
译者:ringohan 原文作者:Paul Krugman
发布:2017-04-18 20:39:57 挑错

特朗普总统仍在承诺,要挽回煤炭业的工作岗位。但煤炭就业衰落的潜在原因——自动化、电力需求降低、廉价天然气以及在风电与太阳能发电上的技术进步——将不会消失。

与此同时,财政部上周正式(并正确地)拒绝将中国列为货币操纵国,让特朗普所有重振制造业言变成一派胡言。

那么,特朗普政府会不会采取任何颠覆性措施,挽回开采业与制造业的工作?也许不会。

不过,在此我提出另外一个问题:为什么公众对工作岗位丧失的讨论如此强烈地聚焦于开采业与制造业,实际上却无视在某些服务部门的严重衰落呢?

周末,《时代周刊》发表一篇带图片的文章,描述传统的零售业面对互联网竞争而出现的衰退。这些图片对出现租户大撤离的“僵尸商场”和网上销售商存放货物的巨型仓库做了对比,效果相当惊人。经济现实也十分相当惊人。

想想百货公司发生的变化。就在特朗普吹嘘会在这儿或那儿为制造业挽回数百个工作岗位的同时,梅西公司宣布了关闭68个商场,辞退1万名工人的计划。另一家标志性的公司西斯尔也对自身是否能够继续经营表示“严重怀疑”。

总的来讲,现在百货公司的雇工人数比2001年减少三分之一。有50万个传统工作岗位已经丧失,是同期煤炭开采业丧失工作的约8倍。

零售业并不是遭受日新月异的技术重创的唯一服务业。另一个大的例子就是报纸出版业,从2000年至今,该行业就业人数下降了27万人,占其整个劳动力的近三分之二。

那么,挽救服务业的承诺为什么没有像挽救矿业与制造业就业的承诺那样,成为政治姿态的主题?

一个答案也许是,矿山与工厂有时候扮演当地经济支柱的角色,以至于其关闭对社区造成的摧毁超过了关闭一家零售商店。这种说法是有一定道理的。

但这并非全部真相。关闭工厂只是破坏当地社区的一种方式。来自超市与购物中心的竞争也摧毁了许多小城市中心区;现在许多小城镇的商场也出现衰败。小报长期衰落已经削弱了地方认同感,我们不应该对这个问题的严重程度做最小化处理。

矿业与制造业,而非服务业变成政治足球的一个不同但却不大令人相信的理由,与对坏人的需求有关。煽动者告诉矿工们,自由派利用环境保护规定夺走了他们的工作。他们可以告诉产业工人,他们的工作被卑鄙的外国人夺走了。他们可以承诺,将通过让美国重新环境污染以及在贸易问题上的强硬立场等手段夺回这些工作。这些都是虚假的承诺,但在某些听众当中却十分有效。

相比之下,真的很难因西尔斯这样的公司衰落而指责自由派或外国人。(该连锁公司那位喜欢从事资产倒卖、热爱艾因·兰德的业主是另一桩故事,但这个故事也许不会在中部地区产生共鸣。)

最后,很难逃脱这样的感觉,即制造业特别是矿业之所以得到特别考虑(真如Slate杂志的 Jamelle Bouie指出的那样),这些部门就业的工人更可能是男性,而且在整体劳动力市场中白种人所占的比例要高的多。

不管政治叙事喜欢给某些工作和某些行业给予特殊照顾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我们都应该抵制这种倾向。下岗零售商工作人员与当地记者们与下岗煤矿工人一样,都是经济变革的受害者。

但读者会问,为了制止服务业裁员我们能做点什么?做不了多少——特朗普的工人阶层支持很快就会明白,矿业与制造业也是一样。在一个不断变化的经济里,总有工作在流失:每个工作日就有75000美国人被解雇或下岗。随着口味或技术的变化,有时整个行业都会消失。

然而,尽管不能阻止失业的发生,我们可以限制失业发生造成的对人的摧残。我们可以保证为所有人提供医疗保健以及合适的退休收入。我们可以为新失业者提供援助。我们可以下去行动,保持整体经济强劲增长——这就意味着从事基础设施与教育投资的事情,而不是削减富人的税收,希望收入向下渗透。

笔者并不想让人感到不同情矿工与工业工人。是的,他们的工作岗位很重要。但所有工作岗位都很重要。尽管我们无法确保任何具体的工作岗位会得以延续,但我们可以并且应该确保失业时人们的体面生活能够得以延续。

(2017年4月17日《纽约时报》)


相关译文来自无觅插件
共计0条评论
×提示

您已经赞过此文了。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