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译文学习区 登录 注册
特朗普上台后,克鲁格曼专栏文章似乎专事反击新政府。

克鲁格曼:无知成了力量

  • 12536阅读
  • 5
  • 9评论
译者:ringohan 原文作者:Paul Krugman
发布:2017-02-14 11:45:24 挑错

我在亚洲旅行,接机者常常打“Mr. Paul (保罗先生)”的牌子。为什么?在亚洲地区,人的名字是先姓后名。日本首相在国内被称为安倍晋三。当然,在机场迎接一名教授的出租车司机犯这样的错误,是完全可以谅解的。

然而,如果美利坚合众国总统在迎接最重要的经济与安全伙伴时犯这样的错误,却不能轻易原谅。但事情竟然这样:没错,唐纳德·特朗普称安倍先生为晋三首相。

据我们了解,安倍先生并未相应地称主人为唐纳德总统。

琐碎小事?好了,如果这是一个孤立事件,那可能是件小事。然而,事情并非如此。在过去三周里,在各个方面,我们都看到蛮横无知的骇人表现。更为糟糕的是,没有任何迹象表明,白宫及其国会盟友认为这种表现存在问题。他们似乎认为,专业知识,甚至基本熟悉某门学科,是懦夫的事情;无知就是力量。

在法律方面,我们看到了:在一项广泛被引用的分析中,法律专家本杰明·维特斯(Benjamin Wittes)形容臭名昭著的难民禁令是“被无能减轻了的邪恶”。他还注意到,这道政令读起来“好像根本未经合格的法律顾问审查”——难怪在法庭上轻易失败。

在国家安全问题上,我们看到了:总统继续依赖一位首席顾问似乎总是从右翼阴谋论家那里获取自己的战略信息,暂且不说他与克里姆林宫的亲近让人生疑,。

我们在教育方面看到了。新任教育部长贝茨·德沃斯(Betsy DeVos听证会揭示,她连最基本的问题都全然无知。

在外交方面我们看到了。请国务院某位负责让白宫得到外国领导人的确切名字到底有多困难?显然是太困难了:安倍事件之前,在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国事访问中,美国官方的行程单上反复出现首相姓名拼写错误。

还有,在经济方面——好了,这是个没人管的地方。负责提供技术专业知识的经济顾问委员会被贬出了内阁,不过,倒没有多大关系,因为还没有提名任何人。还记得上万亿美元基础设施上的喧哗了吗?如果没有忘记,请提醒到现在还连个具体建议影子都没有的白宫。

不过,我不该对总推特师太苛刻了:鄙视专业知识在他的政党普遍存在。例如,共和党内最有影响的经济学家们就不是拥有保守爱好的严肃学者,这样的人很多;他们是公认的剽窃者,其实连数字都弄不对。

不妨在看看在医保问题上共和党当前出现的恐慌。该党中的许多人在明白废除奥巴马医保法中任何主要部分都会造成数千万美国人失去医保后,似乎感到震惊。其实多年前对此有过任何研究的人就该告诉他们,医改法各部分是互相配套的,这样配套是有道理的。事实上,我们许多人对此都反复地解释过。但是,够格的分析他们是不需要的。。

当然,关键问题就在这里。够格的律师会告诉你,你的穆斯林禁令是违宪的;够格的科学家会说气候变换是真实的;够格的经济学家会说减税不会自行补偿;够格的投票专家会说,不存在数以百万计的非法选票;够格的外交官会说伊朗核协定是有道理的,普京不是你的朋友。因此,合格与能力必须排除在外。

说到这里,有人一定会说:“如果如此愚笨,怎么能赢得选举?”部分答案在于鄙视专家——对不起,“所谓”专家——与选民中很大一部分人发生共鸣。在选举中,偏执并不是唯一的黑暗力量;还有反智识主义,以及对声称民意应该基于认真的研究与思考的“精英们”的敌对态度。

再者,选战与治理完全不同。当新闻媒体在对手的诸多伪丑闻上所化的时间竟然比在所有实际政策问题加在一起上的时间还多时,尤为如此。

但现在已经尘埃落定,种种迹象表明,在所有方面,台上的那些人对自己所做的事情一无所知。

在某些方面,这种无知也许是件好事:无能真的可以减缓邪恶。不仅仅是移民问题上的法庭失败;共和党的无知也让针对奥巴马医改原计划的闪电战变成了泥潭,这对数百万人有巨大益处。特朗普砸饭碗的支持率也许会减缓他走向专制的步伐。

但与此同时,究竟谁在负责?多重危机发生,最高层却出现知识真空。让人害怕,非常害怕。

(2017年2月13日《纽约时报》)


相关译文来自无觅插件
共计9条评论
ringohan发表于:2017-02-14 11:45:53

一篇很有意思的文章。欢迎挑错。

回复

lxdhk发表于:2017-02-15 01:11:25

Anyone who studied the issue could have told them years ago how the pieces of health reform fit together, and why. In fact, many of us did, repeatedly. But competent analysis wasn’t wanted/其实多年前任何对此有过的人就应该告诉他们,医疗改革的各部分是互相配套的,这种配套是有道理的。事实上,我们许多人对此都反复地解释过。但是,合格的分析没人需要。

Anyone who studied the issue 任何研究過這個問題的人,譯文中stutied這個詞漏譯了。
有些地方較隨意地變換了句子的順序,但其實跟着原文順序走可能更流暢。competent譯作【合格】,它的本意可能是更偏向【有能力】吧?聯係到下一段,也許譯作【夠格】更合適。

任何對此有過研究的人,都能在幾年前就告訴他們,醫保法是如何配套,及為何如此配套。事實上,我們許多人就反復解釋過。但是,夠格的分析他們是不需要的。

回复

passerby98发表于:2017-02-15 06:58:06

【在某些方面,这种无知也许是件好事:邪恶也许真是由无知锻造】In some ways this cluelessness may be a good thing: malevolence may indeed be tempered by incompetence,译句有些自相矛盾:tempered应该解作“made less intense or violent”(http://www.dictionary.com/browse/tempered?s=t);incompetence用“无能”可能更合适。“...无能也许的确能够减轻邪恶”。

回复

ringohan发表于:2017-02-16 10:43:14
lxdhk:Anyone who studied the issue could have told them years ago how the pieces of health reform fit together, and why. In fact, many of us did, repeatedly. But competent analysis wasn’t wanted/其实多年前任何对此有过的人就应该告诉他们,医疗改革的各部分是互相配套的,这种配套是有道理的。事实上,我们许多人对此都反复地解释过。但是,合格的分析没人需要。

Anyone who studied the issue 任何研究過這個問題的人,譯文中stutied這個詞漏譯了。
有些地方較隨意地變換了句子的順序,但其實跟着原文順序走可能更流暢。competent譯作【合格】,它的本意可能是更偏向【有能力】吧?聯係到下一段,也許譯作【夠格】更合適。

任何對此有過研究的人,都能在